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蔡霞受訪稱中共是世界威脅 輿論關注對其懲罰的公正性


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資料照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55 0:00

被整肅的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說,中共是對世界的威脅。與此同時,輿論繼續關注蔡霞事件,聚焦其“退休待遇”被取消的有關內情。

繼續發聲談中共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 8月23日報導,蔡霞接受專訪時說,“中國是對世界的威脅”,“中美關係不是兩國人民之間的衝突,而是兩種制度、兩種意識形態的較量”,“中共的目標是用自己的治理模式,取代美國為代表的現代人類的自由和民主制度,以及和平、民主、自由和公正的價值觀與秩序”。她“呼籲美國政府強化針對中國的強硬路線”。

蔡霞還說,她支持特朗普政府對中國電信巨頭華為的禁用令。

蔡霞對CNN說,去年她以旅遊者身份進入美國,後因冠狀病毒疫情爆發而受困滯留。因擔心個人安全,蔡霞沒有透露現況和今後打算。

蔡霞回顧了自己作為紅二代的成長歷程,包括1966年參加紅衛兵,串聯到北京,去見毛澤東的狂熱往事,不過,文革中許多老師被毒打的場面,深深觸動她的心靈。對無法無天時代可能複闢的擔憂與日俱增,因為習近平上台後的言行和思想,都在向文革時代倒退。

“退休待遇”謎團

輿論關注蔡霞事件的政治層面外,也聚焦其“退休待遇”被取消的相關問題,而這方面的矛盾說法很多,解讀空間也很大。

8月17日,中央黨校以發表嚴重政治問題和損害國家聲譽言論,性質極其惡劣、情節極其嚴重為由,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和《事業單位工作人員處分暫行規定》,“開除蔡霞的中國共產黨黨籍,取消其享受的相關退休待遇”。

有網友寫道,現在經常看到對某犯錯誤的退休人員“取消退休待遇”的處理。這話是什麼意思?是取消養老金發放?還是取消原退休待遇級別,只給最低標准養老金?決定往往語焉不詳。

還有網友說,“退休待遇”真的等於“退休工資”嗎?應該不是。退休人士的退休金,早就由社保直接打卡,中央黨校跟社保不是一個系統,它發的文件如何能取消蔡霞的退休金?如果是取消養老金,那麼被處理的退休人員以後靠什么生活?黨的“給出路”政策何以體現?

另外,處罰蔡霞所指的“退休待遇”,是否是指退休金以外中共黨政幹部的種種非平民化特殊待遇嗎?例如,額外醫保、用車、旅遊、閱讀黨內文件、參加各種秘密會議等。顯然“退休待遇”內容很寬泛。

懲罰內涵不清

網上流傳的消息說,蔡霞原先每月退休金是1.7萬多元(人民幣,下同),遭處罰後降至3700元。對此蔡霞發推駁斥稱這是“公然造謠”,並說,“我從來就沒有享受過每月17000的高額退休金”,中央黨校“至今連個決定文件照片都不肯給我,我真不知道按照什麼規定、我以後能拿到多少退休錢?”

資深媒體人、原中國青年報冰點周刊主編李大同提供了另外一種說法,他對美國之音說:“中央黨校通知她(蔡霞)的結果是,把她退休時候的職(務)級(別),從教授降為助教一級,也就是最低一級的技術職稱,還要再減去25%,其他的補助待遇一律取消。”

獨立媒體人高瑜對美國之音說,她自己因政治原因遭整肅後,長期記者職業生涯應得的退休金被取消,目前生活上也就靠每月“三千出頭”的社會保障金,而且還要養活前不久被株連而失業的兒子。她說,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被免教席,不讓帶學生後,每月也就是三千塊錢,許章潤今年被開除後連三千元也都沒有了,所以當局給了他一個“失業證”。

網上有輿論認為,蔡霞事件涉及個人隱私,民間流傳數字有待核實和佐證,不足據此得出結論,蔡霞退休待遇問題目前的確很混亂,存在不同說法和猜測。

基本法理何在?

不過,就基本法理問題而言,有網上輿論說,中共政策歷來是對犯錯誤的人“懲前毖後,治病救人”,政治上嚴要求,生活上給出路,並說這項政策挽救了很多人,如果生活上不給出路,犯錯誤的人豈不是只有死路一條?

高瑜說:“中共現在就是按照中共的道理,第一步我要懲罰你,掐你脖子。對蔡霞不是還沒有開除公職嗎? 這可能是中國行政處罰的一個規定。這個規定符合不符合法理?中國它有它的法,它的法就是黨最大,法第二,什麼都得聽黨的。”

六四學生領導人王丹說,“開除蔡霞的黨籍並不稀奇,特意取消退休金是比較新的做法,充分體現習近平小肚雞腸的格局”。

有網友認為,現在動輒取消退休待遇,那他們以後怎么生活?如果都要靠子女救濟,這不是變相的株連嗎?如果沒有子女,是不是就只能等死了?這不是又回到殘酷鬥爭、無情打擊的年代了?

李大同說,取消養老金的做法完全違法:“因為養老金和工資是不一樣的,養老金不是工資,你解聘我的工作,停發我的工資這是可以的,養老金是一個人一生的工作當中扣除的部分,是預先扣除的部分,退休後支付給他的那部分收入,這部分錢本來就屬於她的,不是工資。任何機構,任何組織,都沒有權力減少這筆錢,這是憲法保證的一筆錢,中央黨校當局因此沒有任何法理依據剝奪蔡霞的這筆錢。”

香港作家顏純鉤近日在《蔡霞的終極抉擇》一文中說,蔡霞已退休,為中共做了四十多年,按法律規定應該得到足夠的退休金,以維持退休後的生活。這等於與中共簽了一紙合約,現在中共單方面撕毀合約。不過,中共單方面撕毀合約早有前科,對英國尚且如此,對七百萬香港人尚且如此,蔡霞又算什麼?

他寫道,中共的體制是,十四億人都在他的體制內謀生,體制給你一份工作,你要效命一輩子,然後體制給你薪金,你可以維持生活。體制也控制你的升遷之路、住房分配、工作調動、子女教育、生活福利等等,總之你賴以生存的一切資源,都控制在體製手上。你聽話賣力,可以維持基本生活,你敢亂說亂動,體制隨時可以剝奪你擁有的一切。大陸人不敢反抗,很重要的因素與此有關。

顏純鉤認為,蔡霞目前人在美國,安全和生活應該沒有問題,因此她膽敢與一個邪惡的體制決裂,作一次終極的抉擇。

另有網友說,中共就是要逼蔡教授就範,經濟上卡住異議者、反對者的脖子,阻止、恐嚇更多人站出來發聲。

追討養老金

蔡霞先前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表示,要通過法律途徑討回屬於她的權利:“不管這個官司打下來是什麼結果,但是我的權利不允許任何人輕易地侵犯。”

蔡霞為此發推說,中國國內質疑取消“退休養老待遇”的合法性。這不只事關我個人的切身利益,實質是社會公共利益問題。沒有法律依據,卻頻頻出現取消養老待遇,斷老人養命錢,豈非又回到殘酷鬥爭、無情打擊的年代了? !養命錢誰都不能剝奪!

高瑜則表示:“蔡霞肯定要訴訟,按照行政法可以告黨校,就看法院受理不受理。不過,我相信不會那麼順利。”

高瑜還說,對比許章潤的狀況,中國宣傳機器對蔡霞的討伐十分猛烈,什麼難聽的罪名都用上了,“假如蔡霞繼續上訴、告狀、繼續講她對中共的認識,那麼下一步連出路都不給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有網友說,如果蔡霞糾結於退休金的事情,就正中了中共下懷,希望蔡霞能夠“考慮考慮”上訴的做法和實際意義。

然而,也有網友說,蔡霞不是已經在海外了嗎?那些醫療保險、用車待遇如何用到?講出那麼大逆不道的話,中央發一道命令,取消某人社保是很難想像的事情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