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如何縮小貧富差距?民主黨主要總統參選人立場大不同


資料照: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在佛羅里達邁阿密進行辯論。(2019年6月27日)

在喧鬧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角逐戰中,二十幾位參選人每天都在艱難地吸引外界聽到自己的聲音。不少參選人提出了解決美國收入和財富不平等的計劃。這個話題既解決美國面臨的一個切實問題,也讓民主黨人能夠在政策上顯示自己與特朗普總統的截然不同。特朗普的招牌減稅措施把大量金錢輸往最富裕的美國人,而較低收入的納稅人只得到了少許的好處。

這是一個為競選演說量體定制的話題,還有令人瞠目結舌的數據,能讓參選人的支持者翹首期待著某種實際行動。

今年早些時候,非黨派的經濟政策研究所的高級經濟師埃莉斯·古爾德(Elise Gould)在眾議院籌款委員會作證說,“頭1%的家庭收入自從1979年以來增長了229% ,遠遠超出底層90%家庭較慢的46%、按年計算只有1%的增長。“

財富差距比收入差距的問題更為明顯。根據政策研究所的數據,美國三大富翁---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比爾·蓋茨(Bill Gate)和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加在一起的財富比美國收入倒數50%的人口的總財富還要多。最富裕的5%的美國人的財富加在一起,佔國家財富的三分之二。

主張縮小財富差距的開路人桑德斯

如果有誰能誇口說,正是由於自己,收入不均和財富差距才成為民主黨參選人中間的重要話題之一,那此人非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莫屬。桑德斯是佛蒙特州的聯邦參議員,這是他第二次角逐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他實際上並不屬於民主黨,而是自稱“民主社會主義者”。桑德斯長期主張對富人徵收懲罰性的稅,並誓言從他所說的美國目前將近600名身價十億美元以上的富豪那裡募集2萬2千億美元,方式包括把遺產稅的最高稅率增加到77%。他長期支持15美元的最低時薪。

桑德斯2016年與希拉里·克林頓(Hilary Clinton)角逐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但是沒有成功。桑德斯如今的競選初選對手的許多政策也是由他打下的基礎。

拜登處在進步派與溫和派的主張之間

前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縮小貧富差距的建議試圖在民主黨極左翼人士的“劫富”方案與他在奧巴馬執政期間幫助推動的更為溫和的立場之間取得平衡。拜登將把目標對准保護巨額遺產不被高額收稅的法律。他還批評特朗普政府執政初期通過的減稅嚴重偏袒富人。另一方面,他一再誓言不會對富人懲罰性地徵稅。

沃倫推動徵收超級百萬富豪稅

在最積極主張把目標對準超級富豪的民主黨參選人中,麻薩諸塞州聯邦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提出了她所說的“超級百萬富豪稅”,將對所以淨值超過5千萬美元者徵收2%的財富稅,並對所有淨值超過10億美元者徵稅3%。她說,由此得來的數万億美元將用於緩解較低收入家庭財務負擔的項目,方式是提供全民育兒並出資建造平價住房。

賀錦麗的可返還稅收抵免

加州聯邦參議員卡瑪拉·哈里斯(賀錦麗,Kamala Harri)的辦法是自下而上。她提議是“可返還稅收抵免”,每年將向家庭返還最多達6千美元的退稅。她支持每小時15美元的最低工資標準,並建議設立項目,保護人們不會把自己收入的30%以上用於房租以及7%以上用於育兒。她還呼籲取消特朗普的減稅。

皮特市長支持15美元最低時薪

印第安納州南本德市的市長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的排名在目前靠前的參選人與多數敬陪末座的參選人之間遊走。與其他參選人相比,他提出的有關收入與財富的方案相對模糊。他支持15美元的最低工資以及加強對加班的保護。他還希望加強工會以及工會談判增加工資的能力。布蒂吉格還對帶薪家庭假以及讓更多的人得到育兒服務表示了支持。

奧洛克所言不詳

在所有民調支持率超過2%的參選人中,前德克薩斯州聯邦眾議員貝托·奧洛克(Beto O'Rourke)在財富和收入不均的問題上是立場最為模糊的。他的競選陣營宣布要打破“美國財富、權力和特權史無前例的集中”,但在如何實現目標的問題上並沒有多少細節。在他的競選網站列出的奧洛克對各項問題的政策中,沒有包括經濟不平等問題。

布克推動嬰兒債券

有些解決財富和收入差距的最獨具一格的方案出自那些到目前為止未能吸引大批選民支持的參選人。新澤西州的聯邦參議員科里·布克(Corey Booker)的招牌政策是他所說的“嬰兒債券”。這個設想是給每一位在美國出生的嬰兒每年1千美元(低收入家庭的孩子2千美元),這筆錢將存在財政部管理的賬戶中不斷增加,直到孩子成年為止。這筆錢屆時有可能總計4萬6千美元,可以用來買房、付學費或用於退休投資。

楊安澤自由紅利

靠打造並出售一家教育測試輔導公司而發財的楊安澤(Andrew Yang)雖然是初出茅廬的政治新人,但卻靠他的全民基本收入設想吸引了眼球。楊安澤稱之為“自由紅利”。照他的想法,政府每個月為每位美國成年人發放1千美元。按照他的計劃,部分資金來源是金融交易稅,以及取消對投資收入的特殊稅收待遇。

不管是誰在民主黨的初選爭奪戰中脫穎而出並最終在2020年對陣特朗普總統,幾乎可以肯定的是,目前初選征途中各方提出的某些政策方案在某種程度上會整合到一起,形成民主黨在縮小收入和財富差距方面更為具體明確的施政綱領。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