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紐約悼念李文亮:要言論自由、要真相


近300人2月9日(星期天)在中央公園舉行了海外首個悼念死於新冠病毒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追悼會。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17 0:00

在紐約的中國留學生和許多年輕華人,星期天在中央公園舉行了海外首個悼念死於新冠病毒的 “吹哨人”李文亮醫生追悼會。

近300位身著黑色服裝的年輕人,星期天在紐約中央公園聚集,向臨時掛起的李文亮醫生遺像獻花、默哀和獻悼詞。

“悼念本身就是一個行動、一種發聲、一種凝聚。” 活動組織者哥倫比亞大學究生梅奇琦發言指出。

武漢眼科醫生李文亮生前在社交媒體大膽說出新冠病毒疫情,卻被武漢警方以謠言傳播者訓誡。 2月6日他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他被人們譽為武漢疫情的“吹哨人”。

他讓我敢於實名露臉

與會者在追悼會上一起吹響哨子紀念他。 250只哨子被與會者一領而空。

梅奇琦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 “訓誡後,他(李文亮)實名接受媒體採訪,並且說出了讓我們每個人都很有感慨的話'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 。我覺得這對於一個關注社會議題的人來說是個非常大的勇敢。所以我今天會實名做、會露臉做也是李醫生給我的一個引導。”

自發參加追悼會的年輕人都不是紐約常見的勇敢的政治異議人士。

不再欺騙時疫情才會消失

“我要講一個關於我的一些恐懼的故事。“ 行為藝術家張海燕說。

“我覺得挺害怕的,我們家里人在微信跟我說不要說這些話,會被抓起來的。”來自內蒙現為Gettysburg College哲學與藝術雙學位研究生的李健睿在發言中也如是說。

花六小時從外州趕來與會的一位女生激動地表示:“李先生的事情讓我們看到一個人會因為分享了一些並不失實的消息而因言獲罪。這讓我們每一個人恐懼,也讓我們每一個人對於真相感到憂慮重重。“

但他們都意識到了李文亮醫生的死證明了言論自由的至關重要。

“我認為除掉疫情最好的方法就是每個人開始說真話。當我們不再欺騙的時候,疫情才會消失。”從歐洲來紐約旅遊的王小姐對美國之音說。

“如果你不說的話,大家永遠等明天,等明天,明天不可能到來,我覺得。” 李健睿如是表示。

沒有言論自由害死了他

來自深圳的紐約大學學生蘇曉瑜認為,當局箝制言論是殺死李文亮的兇手, “如果當時有言論自由,就是大家會提早知道疫情爆發的話,疫情就不會擴散的如此之嚴重,可能就會有幾例,即使像李醫生第一批染病了,他也可以得到足夠充足的醫療資源,他就不會死,所以是沒有言論自由害死了他。”

“我要言論自由,我要真相!“一位與會發言者帶領大家呼喊口號。

自從網絡上爆發對李文亮醫生之死的憤怒後,中共當局採取了前所未有的嚴厲措施箝制言論。這激起與會者極大憤慨。

“現在全中國最有效率的是什麼?最有效率的是新浪微博和朋友圈的刪帖速度” 紐約律師魏凡自問自答地指出。

“今天上午我就轉發了一個清華法學院教授勞東燕寫的文章,裡面沒有任何煩反黨反社會主義,只是對這個問題從法律角度的很客觀地理性分析,但是30分鐘之內就給我留言說看不到了。”魏凡對美國之音說。

一位與會者呼應道:“我非常悲哀,……昨天晚上轉發了幾位北大、清華、人大還有很多教授聯名給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聯名信,要求言論自由,我就是發了幾張圖片,然後就朋友圈被禁止,然後我現在再怎麼樣都沒辦法發朋友圈了。”

刪帖,這非常丟臉

“我希望政府能把你手中的技術、把你手中的人力用到在這個國土上生活的人民對的地方去,而不要把這些都浪費在刪帖上面。這已經是21世紀了,你還用一九三幾年的方式來統治這個國家。這非常丟臉。”魏凡補充道。

他說,他的要求只有四個字:“停止刪帖!” 與會者響亮地跟著他呼喊。

現居住紐約、94歲高齡的中國抗艾滋病第一人高耀潔,請人代讀了她為李文亮寫的一首詩:

“你的人生道路坎坷、短暫而又勞累,……你的義舉向掩蓋者示威,李文亮醫生安息吧,歷史永遠記下你的行為。”

許多不能前來與會的人通過網絡寫下的悼詞和感言被貼在李文亮醫生遺像的兩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