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專訪格雷厄姆參議員談伊朗北韓等問題

  • 美國之音

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成員、南卡羅來納州的聯邦參議員琳賽·格雷厄姆

川普總統本月初拒絕認可伊朗遵守了2015年簽署的伊朗核協議,從而將這個問題交給國會處理。 根據美國2016年1月通過的立法,如果沒有重新確認,國會可以恢復對伊朗的經濟制裁。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成員、南卡羅來納州的聯邦參議員琳賽·格雷厄姆本周接受了美國之音的採訪,他表示,伊朗的不良行為導致必須通過談判達成一項新的協定。他還談到川普政府在伊拉克、敘利亞和北韓問題上需要採取哪些行動。下面是採訪問答。

伊朗核協議

美國之音記者:參議員,再次見面很高興。

格雷厄姆參議員:謝謝。

記者:你認為國會將如何處理伊朗核協議問題?

參議員:我認為現狀是不能接受的。你必須明白,川普總統認為伊核協議對世界來說是一個很糟糕的事,這是他的一個競選主張。我也這麽認為,讓我告訴你為什麼。根據伊核協定,伊朗15年後就可以提煉濃縮鈾和重新加工鈾,不管伊朗的表現如何。我認為,阿拉伯人將會看到,伊朗會不可避免地獲得核武器,或是製造或是購買,總之他們會有核武器,會出現核軍備競賽。

所以更好的交易是:伊朗人可以繼續以有限的方式提煉和加工濃縮鈾,可以有一個和平的核電計劃。在檢查方面,他們不能禁止國際原子能機構檢察人員進入軍事基地。如果他們繼續開發洲際彈道導彈,旁邊寫著“以色列滅亡”,那就沒有任何交易。日落條款需要修改;我們需要監控他們的程式,直到他們改變做法,不再是恐怖主義最大的國家贊助者。

所以這是我認為國會需要做的事情:國會將考慮為伊朗國內的交易增添新的條件。我們要說,如果伊朗繼續發展違反聯合國決議的洲際彈道導彈,我們將重新制裁。如果伊朗不許檢察人員進入,那麼我們將重新施加制裁。順便說一下,如果你仍然是恐怖主義最大的國家贊助者,15年後,我們將繼續核查。

記者:你如何克服這樣一個障礙,那就是這是我們與伊朗達成的協議,總統並沒有說他們違反了與前政府達成的協議。奧巴馬總統和歐洲都表示不滿。甚至連我們自己的內閣官員都說,伊朗沒有違反協議。

參議員:這是政府間的協議,而不是條約。我說:“讓我們把它變成條約吧。” 他們說,“不”因為條約對下一屆政府有約束力。這是奧巴馬總統、約翰·克裡與國際社會和伊朗人的交易。我以為這是一個糟糕的交易。我認為這是我見過的最糟糕的交易之一。川普總統完全有權改變或撕掉它。我很高興他沒有把它撕掉。

他說:“鑒於伊朗得到的好處,我不能確認我們從協議中得到的是值得的。”看看協定簽署以來所發生的事情:他們在公海上劫持我們的水手並羞辱他們;他們違反了聯合國對發展洲際彈道導彈的限制 - 他們製造的導彈上寫著“消滅以色列”,他們仍然是恐怖主義最大的國家贊助者,他們違反國際法,向葉門的胡塞武裝組織運送武器,他們不斷呼喊“消滅以色列和美國”,所以他們並沒有改進。

這是我要做的:我要和科克和科頓參議員一起,在國會有關伊朗的立法中,就伊朗國內政策提出新的條件。如果你繼續發展導彈,我們就要制裁您。而這從來都不是前政府與伊朗核交易的一部分。這是奧巴馬做的最愚蠢的事情。

記者:這意味著美國與別國達成的每一個協議--如果你是金正恩,如果你對某個協議感到擔心,如果你要就核武專案進行談判,該協議最好是個條約,否則其有效性只限於總統執政期間。

參議員:是的,這是真的,因為一位總統不能綁定另一位總統。 我們舉行選舉是有原因的。選舉的綱領是什麼? 有很多東西,包括伊朗。總統說:“我認為這是一個糟糕的交易,我要推翻它,結果他贏了。

記者:這對美國人民有好處。他們理解。 這不是條約,是個協議,但是伊朗國內的人民不這麽看。

參議員:我一點兒也不同情伊朗政府。

記者:不是政府,是伊朗人民。

參議員:是的,伊朗人民有一天可能會成為我們的盟友。他們被政府殺害。他們走上街頭,反對選舉舞弊,結果被當局像狗一樣開槍打死。我說的是伊朗核協定需要被換掉。這件事從開始就很愚蠢。我很高興我們在設法達成更好的協定。 我願意接受一個更好的協議,不願意接受目前的協議。

記者:按照目前的協議,我們能進行檢查。當然在我們是否能檢查軍事基地的問題上有爭議。當然了,我們要通知他們,顯然,提前通知他們,讓他們有時間做動作,這引起很多懷疑。但如果最終不確認了,我們連檢查也沒有了。我們什麼都沒有了。告訴我,接下來會怎樣呢?

參議員:OK,如果我們退出了,我們會告訴各公司,如果你們跟伊朗做生意,你們就不能使用美國的銀行。我們將爭取達成更好的協議。

記者:您說的是制裁。制裁有效嗎?

參議員:制裁發揮了效力。我們之所以能有這項協議,他們之所以願意達成協議,唯一的原因就是制裁確實有效。所以,我們將重新實施制裁,希望我們能夠爭取國際社會支持這樣的想法。阿亞圖拉是中東的癌症。所以,我們要做什麼呢?我們將制止他們獲取核彈。我們將把一切選項都擺在桌面,包括使用武力。我們將重新實施制裁。我們將爭取讓伊朗政權改善自己的行為,有那麼一天,我希望這個政權能夠被取代。有那麼一天,我希望看到伊朗人民選舉他們的領導人,有一位不在街頭向他們開槍的領導人。

伊拉克庫爾德問題

記者:我想問您目前的庫爾德問題、庫爾德人和伊拉克人的問題。我們向伊拉克軍隊和庫爾德軍隊“敢死軍”都提供了資金和協助,現在他們打起來了。如今怎麼辦呢?

參議員:川普政府需要有一個更連貫的政策。“伊斯蘭國”的問題就是過早離開伊拉克的體現。所有的軍隊指揮官都說,奧巴馬總統,請留下一些部隊,再留下一萬部隊。如果是那樣,我不認為“伊斯蘭國”會捲土重來。但他們捲土重來了。那麼,川普政府要做什麼呢?必須要派人回去,必須要讓美國外交官和軍人回去,避免巴格達和埃爾比勒之間發生衝突。必須。。。

記者: 您怎麼做到呢?我們向雙方提供了資助,跟雙方都是朋友。

參議員:嗯,庫爾德人是伊拉克的一部分,他們不是單獨國家。。。

記者:可他們想獨立。

參議員:是的,但我不支援這點。我希望做的是,讓美國影響力重返伊拉克。伊朗人正在操縱著局面,對此你怎麼辦呢?他們想從我們這裡得到什麼?他們希望軍事設備、軍事培訓。如果我們重新回去,不是派兵10萬,但增加我們的駐軍,並說這次我們不會走了。在這些爭鬥中,我們要居中裁判。基爾庫克是多民族城鎮,阿拉伯人和庫爾德人世世代代都在爭,在我們離開之前,伊拉克狀況挺不錯的。現在卻很糟糕。不過你覺得伊拉克一團糟?看看敘利亞吧。我們收復拉卡,接下來又會怎樣?如果阿薩德還在掌權,你怎麼能夠防止敘利亞不再四分五裂?

敘利亞問題

記者:您現在想怎麼辦?

參議員:我想有一個取代阿薩德的戰略。

記者:怎麼做?奧巴馬總統當初劃了條紅線,但卻沒有執行那條紅線。。。

參議員: 所以,這是我要做的:我會摧毀“伊斯蘭國”。我會起用更多阿拉伯人。。。

記者:他們正在丟城失地。

參議員:是的。

記者:他們正在丟城失地。

參議員:可你怎麼能夠守住拉卡呢?庫爾德“人民保衛隊”在土耳其眼裡是恐怖組織。他們是作戰主力。他們是馬克思主義者,是共產黨組織。我們把我們所有的雞蛋都放在這一個籃子裡,而這個組織的人並不是在敘利亞土生土長的群體。土耳其恨他們,伊拉克的庫爾德人其實也不尊敬他們。所以,我們要做的是改變成分。我們必須讓更多的阿拉伯人參加戰鬥,這樣他們就可以守住城鎮,然後從頭訓練“自由敘利亞軍”,他們想推翻阿薩德,因為阿薩德殺害了45萬人,都是他們的家人。所以,阿薩德是招引遜尼派極端分子的磁鐵。如果他在台上,他就是伊朗的傀儡,是“基地”組織和所有其它激進團體拿來招兵買馬的工具。我會怎麼辦呢?我會宣佈建立一個安全區,告訴俄羅斯人和伊朗人,我們會保護這些人,如果他們想跟本地區其他所有人一道參戰,我們將訓練他們。如果他們想打擊阿薩德,我們將幫助他們。

朝鮮核問題

記者:說說北韓的金正恩吧。我們該怎麼辦呢?

參議員:不要讓他獲得裝上核彈頭、能打到美國本土的導彈。

記者:怎麼能夠做到呢?

參議員:說服中國發生這種事情不符合他們的最佳利益。讓他們相信這點的唯一辦法是,如果川普能夠讓中國相信,他將使用武力來制止北韓開發出一枚能夠裝載核彈頭並打到美國本土的導彈。川普要讓該地區相信,他不希望戰爭,但戰爭如果爆發,會發生在該地區,而不是美國。

記者:您真的覺得中國有經濟影響力嗎?我覺得,他們之前有,但失去了自己的經濟影響力,因為別的國家進去了。

參議員:不,我不這樣認為。我認為,北韓90%的經濟是由中國人擁有的。我不認為,沒有中國的幫助,北韓會擁有核彈。我認為,中國如果想做的話,明天就可以制止北韓。沒有中國的幫助,北韓生存不了一個星期。中國認為,北韓對他們有好處。北韓不是民主國家,對中國友好,是我們的心病。中國必須明白這一點:朝鮮是個負擔。我們不是在爭取讓北韓實現民主,不是在爭取讓朝鮮半島南北方人民統一。我們只想一件事:我們希望保護我們的本土,不讓一個瘋子擁有能夠打到我們的導彈。我最擔心的是,他如果有了一顆氫彈,以後就會有50顆,因為沒有人制止他,而且他還會賣。我最擔心的是北韓開發了導彈跟核彈之後,會向外賣。對伊朗,我的擔心是他們有宗教動機,阿亞圖拉有排斥以色列和阿拉伯人的宗教觀,他有宗教使命。北韓不是。他們試圖生存,是個與世隔絕的國家,由一個瘋子政府統治。我不想讓他們掌握一大堆武器,然後某天出售這些武器。

記者:最後一個問題,如果世界各地的人們想知道,川普外交政策與奧巴馬外交政策有什麼區別,簡短的答案是什麼呢?

參議員:我們讓軍隊去放手一搏,而不是把他們的一隻手捆在後面。我們直接面對北韓,而不是把問題甩到今後。我們試圖跟伊朗達成更好的協議,而不是這個糟糕的協定。我認為,在川普領導下,美國是更好的朋友,也是更厲害的對手。

記者:謝謝參議員接受我們的採訪。

參議員: 謝謝。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