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鎮壓迫害空前嚴酷 白俄羅斯危機仍在繼續


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2021年2月11日在議會發表講(美聯社)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03 0:00

白俄羅斯經過了大規模的民眾抗議示威後,盧卡申科政權加緊鎮壓公民社會,媒體人士首當其衝。盧卡申科政權依靠鎮壓手段能支撐多久仍是未知數。

醫生記者揭露真相 當局瘋狂迫害

在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當地一家法院2月22日繼續開庭審判記者博利謝維奇和醫生索羅金。2月19日開始的這場審判深受各方關注,因為它標誌著盧卡申科政權對公民社會,尤其對媒體記者鎮壓的瘋狂已經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博利謝維奇是白俄羅斯網絡媒體TUT.BY的女記者。這家媒體因為半年來報導白俄羅斯局勢,特別是民眾抗議活動出名。急救醫生索羅金不顧當局壓力,向記者博利謝維奇透露了名叫邦達連科的遇害人士的真實死因,那就是邦達連科的血液和身上都有被施暴的痕跡。但警方和盧卡申科本人都聲稱邦達連科因為酗酒喪生。當局指控醫生索羅金非法對外界公佈醫療資料。

去年11月12日的邦達連科遇害事件曾引發白俄羅斯新一輪抗議風暴。那天晚間,在明斯克的一個小區中,有人試圖扯下象徵民眾抗議運動和白俄羅斯獨立的紅白相間的旗幟。31歲的邦達連科當時上前與被懷疑是警察便衣的那些扯旗人理論,雙方爆發衝突,他後來被人推入停在一旁的汽車帶到警察局。邦達連科因為深受重傷當天晚間在醫院去世。醫院的醫生說,邦達連科被送到醫院時,已經沒有搶救希望。

2月22日當天,位於東部的白俄羅斯第二大城市戈梅利的法院還判處3名示威人士5年,6年和8年的徒刑。他們的年齡從17歲到29歲不等。當局指控3人在去年8月的反政府示威中準備燃燒瓶和襲擊警察。

法院如同車間流水線 各方關注“白俄衛視”記者被判

白俄羅斯現在每天都會有針對活動人士的各種審判和判刑。許多媒體認為,盧卡申科所控制的各地法院就如同生產車間上流水線。另一起備受各方關注的案件是,明斯克的一家法院2月18日判處“白俄衛視”的兩名記者各自兩年徒刑。這兩名年輕的女記者在住宅公寓中現場直播去年11月的民眾抗議活動時,軍警突然衝入住宅逮捕了她們。

“白俄衛視”的總部在華沙,由波蘭外交部資助。這家媒體使用白俄羅斯語和俄語通過衛星向白俄羅斯境內播放節目,影響巨大。反盧卡申科示威浪潮爆發後,白俄羅斯當局一直拒絕給“白俄衛視”,自由電台和其他一些媒體發放記者登記採訪證。“白俄衛視”負責人羅馬舍夫斯卡婭說,這家電視台記者去年在白俄羅斯被拘捕的次數已多達160次。

波蘭總統杜達當天要求立刻釋放兩名女記者。杜達同時呼籲歐盟,北約和聯合國回應盧卡申科當局踐踏自由的行為。

迫害達高潮 記者協會也遭搜查

白俄羅斯軍警2月16日還大規模搜查了數十名媒體和人權,以及工會活動人士的住宅、辦公室。白俄羅斯記者協會主席巴斯屯茨說,軍警搜走了記者協會的電腦等辦公設備,還有文件甚至印章。他說,雖然沒有人被捕,但搜查行動顯示了當局在加緊鎮壓各種獨立媒體。

明斯克的一家法院2月17還開庭審判前總統候選人巴巴利科和他的一批同事,以及他競選總部的志願者。巴巴利科是白俄羅斯天然氣工業銀行的行長,曾被認為最有希望能在去年夏季的總統大選中挑戰盧卡申科。但58歲的巴巴利科在大選投票前兩個月就被逮捕。

巴巴利科的兒子,他競選總部的其他幾名主要成員也先後被捕,其中包括被認為是去年示威活動中主要領軍人物的女音樂家卡列斯尼科娃。卡列斯尼科娃的辯護律師,還有其他多位律師幾天前被盧卡申科當局取消了律師執照。

歐盟、英國、瑞士和美國駐白俄羅斯外交使團2月17日發表聲明,呼籲盧卡申科政權停止迫害行動。白俄羅斯鄰國烏克蘭的外長和文化部長發表聯合聲明,譴責盧卡申科政權打壓媒體和迫害記者。

一些白俄羅斯人權組織說,半年多的抗議示威活動中,已經有3萬多人遭到拘捕,256人被列入政治犯。總部在華沙,有影響的波蘭法制日報認為,這是自從盧卡申科1994年掌權後,政治迫害浪潮最高的一次。盧卡申科尤其想懲處記者,許多獨立媒體因此首當其衝。

反對派失掉主要街道 快閃取代大規模抗議

在2月21日和20日兩個休息天,白俄羅斯一些地方仍然出現了一些快閃形式的示威。主要訴求以支持被捕人士和抗議迫害為主,抗議活動集中在居民小區等地。目前在白俄羅斯已看不到幾個月前市中心大街上的那種大規模民眾遊行。今天的這些示威活動也僅有數人或是幾十人參加。許多示威者更不願意向採訪媒體透露真實姓名,甚至遮擋自己的面孔。

在去年8月總統大選中曾挑戰盧卡申科,目前流亡立陶宛,作為白俄羅斯反對力量象徵的吉哈諾夫斯卡婭2月21日表示,由於很難抵抗軍警施暴,反對派現已無法在主要街頭組織大規模示威。她強調,應維持對盧卡申科政權的壓力,春季以後,大規模的抗議活動有可能恢復。

她還批評包括歐盟在內的西方世界的製裁輕描淡寫,因為盧卡申科政權對這些制裁嗤之以鼻。她呼籲西方更多支持白俄羅斯的獨立媒體,工會和人權活動人士。立陶宛總統瑙塞達就不久前已推舉吉哈諾夫斯卡婭作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候選人。

在國際社會壓力下,國際冰球協會一個月前決定,原計劃今年春夏季在白俄羅斯舉行的世界冰球錦標賽改在鄰國拉脫維亞。

擔心白俄羅斯重複烏克蘭命運

西方不敢加大對盧卡申科的製裁一般被解釋為可能擔心會把盧卡申科更推向普京懷抱。白俄羅斯媒體人傑尼科認為,2014年基輔廣場革命後,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蠶食烏克蘭東部,讓烏克蘭主權受損,無論支持還是反對盧卡申科人士,白俄羅斯社會現在都非常關注俄羅斯因素,盡量避免烏克蘭悲劇在白俄羅斯重演。

傑尼科說,首都明斯克目前局勢平靜。但長期執政的盧卡申科一直操縱選舉,讓很多民眾喪失信任。

他說:“白俄羅斯的大選就如同過去蘇聯解體前,許多社會主義陣營國家的那些走形式選舉一樣,解決不了問題,局勢根本無法通過選舉獲得改變。”

在去年8月的總統大選中,盧卡申科再次高票當選。但許多鄰國和西方國家都不承認盧卡申科是合法總統。中國則是最早祝賀盧卡申科當選的國家。白俄羅斯隨後爆發了大規模反政府示威。

不滿仍在 危機持續

白俄羅斯政治學者耶格洛夫說,半年多來,從退休人員,到演藝、體育界、工人等幾乎所有社會階層都表達了對盧卡申科的不滿,國家所面臨的問題沒有解決,至今看不到盧卡申科有改革的意願,白俄羅斯的政治危機在持續。

他認為,盧卡申科僅單純依靠鎮壓手段維持政權,但人們的不滿和憤怒,以及抗議示威網絡仍然存在,反對派也有組織性。當局的任何失誤和一些偶然事件都會激活大規模的抗議活動捲土重來。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