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新冠疫情終結美國世紀?


2020年3月30日美國空軍國民警衛隊成員在芝加哥麥考密會議中心搬運醫療設備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17 0:00


在中國的新冠疫情基本上平息下來的時候,美國的疫情正在進入急速蔓延階段。到目前為止,美國的確診病例以及死亡人數均超過了中國官方公佈的數字,位居全球第一。美國外交界的一些人士認為,美國沒有通過這次疫情對美國領導力進行的檢測,為中國在全球發揮領導作用提供了機會。中國有學者甚至斷言,這次疫情終結了自二戰以來持續了近80年的美國世紀。不過,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中國正在發布有關抗疫的虛假信息和宣傳。

美國外交界以及不少中國問題專家認為,儘管中國當局在疫情爆發之初應對不力,而且隱瞞疫情,但是後來採取果斷措施,扭轉局勢,在自己的疫情得到控制之後,向其他國家提供抗疫的經驗和物資上的援助。相比之下,美國的表現卻乏善可陳,沒有發揮它一貫在全球危機時刻所扮演的領導者的角色。

戴利:中國的成功與美國的做法有關

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基辛格中美關係研究所”負責人羅伯特·戴利(Robert Daly) 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中國的確在向很多國家提供公共物資,是口罩、呼吸機、檢測試劑盒等物資供應的主要來源,儘管中國提供的有些物資的質量存在問題,在某種程度上對它造成了損害。但它正在力圖對此做出調整。”

在他看來,中國基於公共產品的積極公共外交,尤其是在發展中國家或欠發達國家,很可能會提升中國的軟實力,而這種結果與美國在疫情上的表現以及之前的一些做法有關。

他說:“中國在提供公共產品上取得的成功部分是因為美國沒有提供那麼多的公共產品,而且美國加徵的關稅與言辭等疏遠了很多朋友和夥伴,以至於在世界的很多地方,儘管不是所有地方,它自己有一個信譽的問題。”

坎貝爾:利用美國的不作為,中國領導全球抗疫

前美國助理國務卿坎貝爾(Kurt Campbell)和布魯金斯學會的中國問題專家杜如松(Rush Doshi)最近在《外交事務》雜誌上撰文說,美國過去七十多年在全球的領導地位不僅僅是建立在財富和權力上,而且同樣重要的是,它也建立在來自美國的國內治理、全球公共產品的提供、召集和協調全球應對危機的能力和意願上的合法性上。 ”

這兩位作者說,這次的國際大流行病“正在考驗美國領導力的所有這三個組成要素”。在他們看來,到目前為止,華盛頓沒有通過這個檢測。

他們在文章中寫道:“除了那些最狹隘的黨派人士外,現在所有人都清楚,華盛頓最初的反應是拙劣的。從白宮、國土安全部到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等關鍵部門的失策削弱了人們對美國治理能力和素質的信心。”

坎貝爾和杜如松指出,與此同時,北京正在極力宣揚自己體制的優越性,向其他國家提供重要的資源,甚至把其他國家的政府組織起來,應對疫情。

文章說,“在華盛頓跌跌撞撞之際,北京方面正迅速而巧妙地利用美國失誤造成的機會,填補這一空白,使自己成為全球流行病應對的領導者。”

來自密蘇里州的共和黨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也認為,中國正在利用這次疫情,為它的戰略野心服務。

他在接受美國福克斯電視台的採訪時說:“他們顯然把這視為一個戰略機遇,就像他們看待一切事物一樣。他們有一個計劃,他們想成為處於世界中心的大國,主導世界的大國。”

新冠疫情可能成為美國的“蘇伊士時刻”?

坎貝爾和杜如松認為,對疫情造成的地緣影響的考慮應當次於健康和人身安全問題,但是這些影響,從長遠來看,可能證明是同樣的重大,特別是當它涉及到美國的全球地位的時候。在他們看來,它可能會重塑國際格局。

他們把美國目前的情況與英國的衰落進行明確的比較。他們認為,英國1956年佔領蘇伊士運河的行動失利,“暴露了英國實力的衰落,標誌著英國作為全球大國統治的結束”。

他們在文章中說,“今天,美國的政策制定者應該認識到,如果美國不迎接這一刻的挑戰,這次的冠狀病毒大流行病可能標誌著另一個‘蘇伊士時刻’。”

美國世紀的終結,中國世紀的開始?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Lee Hsien Loong) 最近也警告說,美國在抗擊疫情上缺乏領導力會帶來地緣政治上的後果。

他說:“如果美國在遏制病毒方面不發揮領導作用,別的國家可能會轉向其他地方。”

馬來西亞資深外交官伊格納迪爾斯(Dennis Ignatius)認為,李顯龍的這個警告來得太晚。

他在一篇文章中說:“歷史學家很可能會認為這是世界歷史的一個轉折點,甚至可能是美國世紀的結束和中國世紀的開始。”

“美國世紀”的說法是美國《時代周刊》創辦人亨利·盧斯首次提出並普及。從1941年美國領導世界抗擊反法西斯戰爭, “美國世紀” 就轟轟烈烈的開始。美國所主導的這個世界秩序一直延續到今天。

王文:美國在疫情上的重大失誤標誌“美國世紀”結束

馬來西亞外交官伊格納迪爾斯還只是說眼下可能是“美國世紀”的終結,但一位中國學者則果斷的下結論說,這場疫情終結了美國世紀。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研究院執行院長王文3月31日在《環球時報》英文版的“變局”專欄上發表的文章中說,新冠疫情是美國1941年以來第一次沒有全面介入的全球事務。他說,與1941年美國開始領導全球反法西斯戰爭截然相反,“這次堪稱世界大戰級別的病毒抗擊戰爭,美國連自身都難保。”

王文說,美國大規模爆發疫情,是在中國、日本、韓國、伊朗、意大利、法國、德國、英國全面受到病毒入侵之後,本應有足夠的防禦時間。但是,特朗普政府盲目自信,錯失良機,“還不斷抱怨與甩鍋他國,以至於到3月底美國感染人數就躍升至世界第一,本土死亡人數也超過了“911事件”,成為美國歷史之最。”

他還暗示,美國陷入了失道寡助的境地。文章說,“更令人惋惜的是,自稱世界領袖的美國,在人類共同災難面前,非但幫不了他國,也沒有任何國家的政府爭相去幫助與捐贈美國。”

這位中國學者說,“全世界不應該輕視這個曾經引領二戰後全球發展的偉大國家,但疫情終結了美國世紀,這恐怕沒有爭議。”

美國反擊中國領導全球抗疫的說法

特朗普政府的一些高級官員正在反駁有關中國正在領導全球抗疫的說法。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3月31日在國務院對媒體介紹美國對抗新冠病毒疫情的努力時說,美國對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國難民署、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世界糧食計劃署等國際機構提供的資金與資助金額遠超過中國,這些機構正在採取緊急行動,幫助全球對抗新冠病毒。

他舉例說,美國去年對世界衛生組織提供的資助超過4億美元,是中國資助份額的十倍;美國去年對聯合國難民署提供的資助將近17億美元,中國祇提供了190萬美元;美國僅在去年就向世界糧食計劃署提供了價值80億美元的資助,佔其年度開支的42%。

他說,美國也是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首批為國際抗擊疫情提供援助的國家。 2月初,國務院將18噸民間機構捐助的物資運送到武漢,並承諾向其他受疫情影響的國家提供1億美元援助,包括向中國提出援助提議。他說,美國目前的援助已遠超最初承諾,向多達64個國家提供了共計2.7億美元的援助。

蓬佩奧還多次表示,中國、俄羅斯和伊朗等國正在發布有關新冠病毒的虛假信息,它們不僅涉及疫情開始的時候,還涉及到各國如何抗疫以及如何提供國際援助的問題。

他3月30日在與來自亞洲或者對亞洲進行報導的記者舉行的電話圓桌會上說:“他們試圖拿出某種話語方式,這些話語方式各有不同,但都有同樣的成分,那就是迴避責任,而且試圖在全世界混淆視聽,不僅在病毒起源問題上混淆視聽,而且在各國如何抗擊病毒以及哪些國家正在真正在全世界提供援助的問題上混淆視聽。我們認為,重要的是,要糾正這些話語方式。”

蓬佩奧還告誡大家要警惕中國目前有關病例數字的準確性以及中國政府目前有關援助各國的宣傳。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對蓬佩奧的有關說法做出回應說,“我們無心、無暇也不屑於發起所謂的虛假信息運動。”

特朗普總統:支持中國幫助其他國家抗疫

針對中國正在向世界其他國家捐贈或是出售抗疫物資以及中國正在領導全球抗擊疫情的敘述方式,特朗普總統4月1日在白宮舉行的記者會上回答美國之音駐白宮資深記者對此提出的問題時表示,如果中國想這樣做,他並不介意。

他說:“如果中國幫助其他國家,我把這看成是積極的事情。眼下有151個國家都遭到病毒的圍攻。有的國家做得很糟糕。你知道,他們不知道保持社交距離。這些國家不是很發達。他們與世界其他地方沒有良好的溝通。我的意思是,他們不知道我們正在做的事情,而其他一些國家能做這些事情。”

特朗普總統與彭斯副總統3月31日在白宮舉行的有關新冠疫情的發布會上。
特朗普總統與彭斯副總統3月31日在白宮舉行的有關新冠疫情的發布會上。

特朗普說,如果中國能夠幫助這些國家,他對此表示全力支持。他還表示,美國正在生產呼吸機等急需物資,而且會把剩餘的送到其他國家。

他說:“我們將把多餘的分發到世界各地。我們會去意大利,我們會去法國。這些機器會去西班牙,那裡受到疫情的嚴重打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