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人2020大選投票率創120年來新高


美國人2020大選投票率創120年來新高。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12 0:00

儘管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結果還面臨可能的法律訴訟,可以肯定的一點是,特朗普與拜登之間的激烈角逐使得這次選舉投票率創下120年來的新高。這次的高投票率是否可能延續下去,專家表示,提高對年輕一代的民主教育以及完善選民登記制度將有助於維持選民的高度投入。

根據佛羅里達大學政治學系教授、選舉專家麥克·麥當納的統計,有超過1.59億美國人在2020年總統大選中投下了選票,投票率為66.9%,創下120年來的新高。 2016年前國務卿希拉里和現任總統特朗普的對決中,投票率為56%。 2008年總統大選的投票率為58%。

截至週六晚間,拜登共獲得了7500萬張選票,超過了美國歷史上任何一位總統。特朗普總統的票數緊隨其後,達到7000萬張,實際上也超過了任何前總統所獲得的票數。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政治學教授丹·舒紐爾(Dan Schnur)是著名的政治戰略師,他曾為四次總統競选和三次州長競選陣營服務,並在2000年任共和黨候選人約翰·麥凱恩(John McCain)競選陣營的通訊主管。

他對美國之音說,這次的高投票率與特朗普總統說話直接的個人風格息息相關。

“特朗普總統是美國政治的'激勵將軍'。他以前所未有的程度激勵自己的支持者,也以前所未有的程度激勵自己的反對者,” 舒紐爾說,“我認為總統在民主共和兩黨陣營帶出的強烈情緒是此次大選參與人數眾多的原因。”

詹姆斯·博格(James Berger)是伯盛仲合法律事務所(JLG)國際監管與合規部合夥人。他對美國之音說,2020年的不確定性,包括新冠疫情、經濟衰退、高失業率以及社會動盪,也給人們提供了很大的投票動力。

“我認為大家希望重獲安全感。他們想為自己做一個決定,去除一些不確定性,即使只是投票這樣一個很小的舉措”他說,“我認為這是一個應對不確定性的健康方式。”

也有專家認為今年的高投票率與大量的郵寄選票和提前投票有關。由於新冠疫情,很多州放寬了郵寄選票的限制。而在提前投票中,美國人投下了超過1億張選票,比過去多得多。

提高投票率

雖然今年的投票率創下記錄,但是與世界其他國家相比,美國大選的投票率並不高。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11月3日公佈的一份報告,瑞典、澳大利亞、比利時和南韓是全球投票率最高的國家, 投票率在80%上下。而美國的投票率大約在55%,在35個民主國家中排名第30位。

華盛頓的選舉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Election Innovation & Research)主任大衛·貝克(David Becker)說, 總統選舉的投票率已經是所有投票中最高的比例。在中期選舉中,投票率一般只有40%,而到了黨內初選,投票率一般降到25%到30%。

低投票率的部分原因是一些美國人根本沒有投票意願。總部設在邁阿密的非營利組織奈特基金會(Knight Foundation)今年2月的研究顯示,有38%不投票的人認為選舉系統受人操縱,他們的票數沒有影響力,美國政府也不代表人民的意志。與此同時,不投票的人一般不太關注新聞,認為他們沒有足夠的信息來投票。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銷的舒紐爾教授對美國之音說,從研究來看,有兩個因素促成高投票率。一個是巨大的外來威脅,一個是相對單一的人口組成,而目前美國在過去幾十年都沒有碰到巨大的外來威脅,並且是一個人口複雜,關注選題多元化的國家。

“在如此一個多元化的社會中,我們需要克服的障礙之一是如何讓人們站到更統一的議題背後,以鼓勵來自截然不同背景的人們參與選舉過程,”他說。

除了選民心理上的問題,專家認為美國還有一些制度上的問題。

在其他一些民主國家,例如投票率高的澳大利亞和比利時,都實行強制投票法。這項法律規定公民有投票義務,否則就面臨罰金。

雖然一般國家不會像執行其他法律那樣嚴格執行強制投票法, 但是法律存在本身就會對投票率產生巨大影響。智利在2012年從強制投票轉變為志願投票,並且開始自動登記有資格投票的選民。結果是,智利2013年總統大選的投票率降到了42%,2010年這個數字是87%。

然而博格律師認為,美國在近期內不太可能實行強制投票。

“這種改變會涉及到修憲,難度非常大。我認為美國社會目前沒有這方面的共識,”他說,“這也與美國文化衝突:那就是人們在乎自己的選擇權。美國人不願意別人告訴他們該做什麼。”

他以第一修正案舉例說,言論自由保證人們陳述自己意見的自由,而同時人們也有不發表意見的權利。

“相同的,我認為絕大多數美國人會說,我們也有不投票的權利,”他補充。

專家說,當一些人長期不投票之後,政客在制定政策時會將他們的利益排除在外。

舒紐爾教授認為,提高投票率的關鍵在於加強教育,培養公民從小參與民主活動。他舉例說,在美國,公立學校的學生在11年級或是12年級,也就是高中時才會接觸到一個學期的公民教育。

“這是一個為期15週教育有關公民義務、政府組成和美國地理的'速成班'。這意味著我們不經意地向我們的下一代領導人傳達了一個信息,那就是民主這個東西並不重要,在你上學的頭10年裡都不會有這方面的課程。然後,我們期望這些年輕人在18個月後就能成為參與投票的選民和負責任的公民。”

舒紐爾說,提早民主教育除了帶來有助提升投票率,也將提高年輕一代對民主的認知。

還有專家認為,美國應當建立自動選民登記系統,並實行當日選民登記制度。在今年的大選中,一共有21個州和首都華盛頓特區實行當日選民登記制(SDR),讓該州的合格選民在投票日當天登記和投票一併進行,鼓勵更多選民出來投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