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默克爾訪日 展示中國觀異於以往


2017年3月19日德國總理默克爾訪日時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35 0:00

剛結束訪問日本的德國總理默克爾,執政13年來這次首次專程訪日,過去4次默克爾都是或訪問中國時途經日本、或出席日本主辦的國際峰會。日本輿論廣泛相信,曾頻繁奔走中國的默克爾開始重視日本,與近年德國與中國經貿交往的苦果令她反省有關。

德國總理默克爾剛結束的兩天訪日,是默克爾執政13年來首次非訪問中國時順道而來,而是專程到訪。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歡迎默克爾的致辭開端就說:“非常高興默克爾總理遠道專程訪日”。

日本各大傳媒在並不太熱的報導中也都廣泛介紹,迄今為止默克爾訪問中國已11次,而包括這次訪日總共才5次,其中還有為出席日本主辦的國際峰會而來。

雖說默克爾這次訪日是籍2月1日起日本與歐盟發動《經濟合作協定》(EPA)之機,來強化與日本的經貿合作,但默克爾這次訪日展示出對中國與以往不同的立場與觀點,還是引起一些日本內外傳媒、輿論關注。尤其是默克爾在與安倍召開的聯合記者會上表明:“德國支援日本致力於印度太平洋的和平與安定,這也與中國的領土野心有關,我們必須與中國緊密合作,但簡單地推進則令人困擾”。

默克爾曾明顯冷落日本,2015年默克爾出席日本北海道峰會時,安倍問默克爾:“你去過中國多次,但為甚麼總是不來日本”,默克爾答:“日本每年更迭首相,我想見了也沒用”。默克爾過去4次訪日,幾乎每次不是以二戰後德國與周邊國家和解的過程來奉勸日本向中國及南韓誠懇道歉,便是在核電政策上與安倍爭論,以至於中韓傳媒輿論大作文章、日本傳媒輿論冷眼相看。

日德關係

日德交往的歷史記錄超過300年,官方正式交往也超過150年。儘管日本明治維新時期起就積極學德國的法律、科技和藝術等,但日本也伴隨歷史上歐洲各國興衰,與德國關係或敵或友,例如一戰時日英聯盟對德國宣戰,二戰時日本卻又與德國、意大利結盟。

二戰後1951年日本與西德建交,兩國也都作為戰敗國實現了奇蹟般的經濟復興並在世界佔有重要地位。 1973年日本也與東德建交,1990年東西德統一後,日德關係主要以與西德的外交系統延續至今。

日德國土面積、人口、政治體制相近,國際地位和經濟發展模式類似。日本GDP(國內生產總值)雖比德國略高,但日本對德國較“熱”、德國對日本較“冷”。德國是日本對歐洲貿易的最大對像國,而中國是德國對亞洲貿易的最大對像國,日本居次。例如日本進口汽車量排行榜前3位全是德國汽車,但比起東京大馬路上比目皆是德國車,日本車僅佔德國汽車市場10.2%(2017年的統計)。

日本對德投資一向也比德國對日投資多,英國決定脫歐後,日本2017年對德投資增至高出德國對日投資7倍多的懸殊。同年旅居德國的日本人近4.6萬人,而旅居日本的德國人僅約7千。

改變政策

不過伴隨近幾年德國與美國疏遠、英國脫歐、法國內政不安等歐洲境內經濟低迷與局勢飄搖,默克爾自身在德國的威望也開始遜色,她開始重視原來視為競爭對手的日本和已執政6年的安倍政權。去年6月默克爾在德國議會演講時,首次展示了重視日本的外交政策。

對這次默克爾沒訪問中國並在東京展示不同以往的對中國觀,日本自由記者森本毅還指出:“促成默克爾這次專程訪日並改變對中國不同立場與觀點的關鍵原因,還是默克爾過去幾年吃足了德國高科技被中國竊取的苦頭,連國家安全技術也面臨被中國竊取的威脅。”他認為,默克爾在國內支持率下跌,被迫放棄執政黨魁地位並謀求所有利於國家利益的途徑來爭取政績,也是默克爾這次專程訪日並與慶應大學的學生對話等首次討好日本輿論、顯示重視日本政策的變化背景。

默克爾2月4日通過與安倍約45分鐘會談,確認了加強兩國合作夥伴關係,為國際社會和平與繁榮作貢獻、緊密合作維護自由開放的經濟系統和法治下的國際秩序、反對單方面試圖用力量改變現狀等雙方意向,決定利用2021年日德交流160年的契機來加強兩國相互理解和交流,推進日德盡快締結《軍事情報保護協定》(GSOMIA),加強兩國安全和國防合作等政治關係。

傳媒議論

《產經新聞》2月4日引述外務省官員的分析說,針對中國通過收購德國企業等盜取德國技術的手段,默克爾一方面加強了限制歐盟以外國家對德國的投資手段,一方面雖比英、法“慢半拍”,但也把與日本加強兩國國防關係作為重點國策。分析還說,默克爾表示理解日本批評中國東中國海、南中國海的行動是試圖單方面改變現狀,說明了歐盟已加強了涉入印太地區的關心。 《產經新聞》形容“曾‘親中’的默克爾在東京指名牽制了中國”。

日本銷量最大的報紙《讀賣新聞》2月6日的社論指出,日德作為共享自由民主價值觀的主要國家,必須攜手維持國際秩序安定,默克爾訪日是修正曾過度傾向中國的姿勢並縮小疏遠了美國而需要靠近日本的距離。

《日本經濟新聞》的社論說,“德國曾展示與經濟高速增長的中國經濟合作的強烈關心,但最近中國強迫外國企業技術轉移的姿態和收購德國企業的憂慮,引起德國社會的警惕正在擴大,使得默克爾開始了需要更好平衡外交的意識。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強硬通商政策和中美貿易摩擦激化之中,為了尋找守護自由貿易的合作夥伴,默克爾看來重新評價了日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