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旺角行人專區殺街 民主派質疑當局滅聲


有「民主街」之稱的旺角西洋菜南街行人專區7月29日晚上10時後停止運作。(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07 0:00

有18年歷史的香港旺角行人專區將於星期六(8月4日)取消,恢復週末及公眾假期全日通車。 2014年底雨傘運動旺角佔領區被清場後,一批佔領人士在旺角繼續聚集成立「鳩嗚團」,並將行人專區稱為「民主街」,繼續爭取真普選。有鳩嗚團成員及民主派人士認為,旺角行人專區近年有大批中國「大媽歌舞團」進駐,引發噪音及中港矛盾等問題,導致當局「殺街」,他們質疑當局可能是乘機消滅反對聲音。

香港運輸署為了改善九龍最熱鬧的購物區旺角的步行環境,2000年12月15日起,將旺角心臟地帶的西洋菜南街分路段劃為行人專用區,每逢星期一至六的下午4時至午夜12時,以及星期日及公眾假期的中午12時至午夜12時,禁止車輛駛入。

中國大媽歌舞團令旺角噪音更嚴重

有大叔與大媽團成員旺角街頭共舞。(美國之音湯惠芸)
有大叔與大媽團成員旺角街頭共舞。(美國之音湯惠芸)

十多年來旺角行人專區成為香港市民及遊客逛街的熱點,亦聚集了大批街頭表演者,噪音問題日趨嚴重,影響附近商戶及居民,油尖旺區議會交通運輸委員會在2013年底通過,縮短行人專用區開放時間的動議,從一星期七日,變為只於星期六、日及公眾假期開放,於2014年1月20日生效。

旺角行人專區除了聚集大批街頭表演者,亦是不同政黨擺街站及街頭論壇的集中地。 2014年底雨傘運動旺角佔領區被清場後,一批佔領人士在旺角繼續聚集,以普通話「購物」的廣東話諧音成立「鳩嗚團」,諷刺時任特首梁振英指佔領行動妨礙市民及遊客「購物」,並將行人專區稱為「民主街」,超過3年半以來風雨不改,在旺角繼續爭取真普選。

不過,旺角行人專區的噪音問題,沒有因為2014年1月開始縮短開放時間而改善,近年進駐的中國「大媽歌舞團」,令噪音問題日益嚴重。

鳩嗚團殺街後仍堅守旺角街站

今年5月24日,油尖旺區議會討論由建制派區議員陳少棠提出的「取消西洋菜南街行人專用區」的動議,在15票贊成、1票反對、1票棄權下大比數通過。運輸署在7月20日刊憲,宣佈西洋菜南街行人專用區將於8月4日起終止俗稱「殺街」,在周末及公眾假期恢復全日行車,開放18年的旺角行人專區劃上句號。

上星期日(7月29日)旺角行人專區「殺街」前最後一夜街頭表演,吸引大批市民、遊客及傳媒到場採訪,氣氛非常熱鬧。

在旺角擺街站超過3年半的「鳩嗚團」,上星期六的主題是呼籲各界關注香港地鐵工程最近被揭發的沙中線等多項工程涉嫌「豆腐渣」。

鳩嗚團成員細儀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當局「殺街」之後,鳩嗚團成員仍然不會放棄在旺角擺街站,他們會將街站的規模縮小,搬到不會阻礙行人及車輛通過的路邊位置。

質疑當局沒規管大媽歌舞團

鳩嗚團成員細儀質疑當局藉「殺街」消滅民主派反對聲音。(美國之音湯惠芸)
鳩嗚團成員細儀質疑當局藉「殺街」消滅民主派反對聲音。(美國之音湯惠芸)

細儀表示,鳩嗚團2014年底雨傘運動旺角佔領區清場後,超過3年半以來一直在旺角行人專區擺街站,據她觀察近兩、三年由於多個中國「大媽歌舞團」進駐,令旺角行人專區的街頭表演文化有所改變,以往香港本土懷舊及新進唱作人為主的表演,加入喧鬧的普通話歌曲,並引入廣場大媽舞,引發中港文化矛盾。不過,細儀質疑,香港政府沒有著力規管。

細儀說:“我覺得是政府縱容,政府不是不知,其實政府看到很多大媽歌舞團是在這裡唱歌,唱歌之餘是真的有收利是、有收錢,簡直很表面看著他們行近一些大叔、阿伯面前,真的有伸手問他們拿利是,有些阿叔真的是唱歌走過去給她(大媽)是很明顯。”

根據香港法例「除非獲得發出的牌照,否則任何人不得在街道上販賣」,因此,街頭藝人向觀眾收錢,或者售賣紀念品、CD等,都有可能犯法。細儀質疑當局沒有按法例規管中國「大媽歌舞團」,她甚至懷疑有些中國「大媽歌舞團」可能涉及不道德交易。

細儀說:“因為我親眼(見到)、我在這裡3年多了,親眼見過有些大叔真的走近那些大媽,整張一千元(約130美元)鈔票給那個大媽,那個大媽立即在手袋取一張卡片給他,你說甚麼意思呢﹖你說沒有不道德交易都沒有人相信吧我覺得,為甚麼要給他卡片呢﹖我覺得政府縱容到這樣,我覺得不是看不到,因為每個星期六日及公眾假期,很多警察都來這裡巡邏,其實我們市民看到,應該警察都會看到這件事情是不可以的,是這個政府縱容它才導致這條街變得很混雜及亂,搞到要「殺這條街」,很可惜啊。”

憂當局藉殺街消滅反對聲音

細儀又表示,「殺街」後旺角行人專區不能夠再舉行街頭論壇,她認為很多地方都可以遍地開花,例如港島區的銅鑼灣行人專區,不過,細儀質疑當局藉「殺街」企圖消滅民主派的反對聲音。

細儀說:“政府是藉著「殺街」、「殺這條街」根本是想趕絕我們這班民主人士,即是反政府的,如果真的有行人專用區我們可以名正言順在這裡擺論壇,如果這裡要通車就不可以再擺論壇,這樣就扼殺了我們的發聲自由,我覺得這個政府可能是有預謀,可能是故意搞到這麼混亂、這麼吵,逼於無奈要「殺街」,政府就可以這樣滅絕了我們香港人的聲音。其實這條街可以讓很多人發聲,即是一個表演地方以及可以講出你自己的訴求、你的心聲讓政府知道,其實這條街是很好的,不過是政府可能有預謀想殺了這條街,滅了香港人的聲音。”

李卓人指旺角街頭現中港文化衝突

工黨前立法會議員李卓人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民主派政黨在旺角行人專區舉行街頭論壇已有多年歷史,這裡亦有「民主街」的稱號,他認為近年由於中國「大媽歌舞團」進駐,她們在街上高聲唱歌,不理途人是否歡迎這些喧鬧的歌聲,才令這條街變質,更引發中港矛盾,甚至文化衝突。

香港工黨前立法會議員李卓人。(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工黨前立法會議員李卓人。(美國之音湯惠芸)

李卓人說:“中港是有文化衝突,而我們覺得這個文化衝突如何去互相尊重是很重要,但是在互相尊重的情況之下,香港人都會覺得我們尊重你的表達,但是不要來香港表達,或者我們喜歡聽的人就去聽,但是不要在街頭那裡,好像行過的人都要迫著去聽。所以我覺得這個中港矛盾確實是存在,而要解決的是大家要在自己的範圍裡面,不要去別人的範圍裡面,要別人一定要聽中國的文化。”

籲政府加強規管或成香港海德公園

李卓人建議香港政府應該規管旺角行人專區的運作,甚至作出分區管理,將唱歌、賣藝,與發表政治訴求的政黨街站及街頭論壇區隔,令到旺角可以成為香港的「海德公園」。

李卓人又表示,旺角是最多香港市民及遊客聚集的鬧市購物區,這裡的「民主街」有無可取代的地位,他認為由於政府沒有妥善規管,導致很多市民支持「殺街」,他覺得非常可惜。

李卓人說:“當然其實這條街是一個「民主街」,以前有很多不同的表達,變成政府是拿到藉口,市民亦很清楚覺得現在已經是變了質,所以亦支持(殺街),所以我覺得很可惜,其實這條街應該回到人民好像一個「海德公園」那樣,是一個表達意見的自由,而不是一個所謂娛樂的地方,我覺得還菜街一個原來面目是更加好的。”

黃夏蕙冀政府安排其他表演場地

在旺角西洋菜南街參與街頭演出18年的香港本土藝人黃夏蕙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與很多旺角街坊留下了感情,到了最後一夜的表演,她感到依依不捨,但是天下無不散之宴席。

香港本土藝人黃夏蕙。(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本土藝人黃夏蕙。(美國之音湯惠芸)

黃夏蕙表示,西洋菜南街是香港本土街頭音樂文化的集中地,她希望當局「殺街」之後,可以作出規管,安排其他地方讓街頭藝人表演。

黃夏蕙說:“但是有時我們講句真心話,這裡人家做生意,我們真的不可以這樣做,我真的希望政府給我其他地方,不會妨礙別人做生意的地方,別人要做生意嘛,日日將一些時間去聽你唱歌,妨礙別人做不到生意,我們不應該這樣做。希望政府真的撥一些地給我們,不用我們付錢租場地,我們又義務唱,很多夜晚沒有節目的老人家以及年青人,他們很少付錢買票去聽唱歌,希望有一個平台,大家可以聚在一起,你說多麼開心呢。”

旺角街頭藝人指劣幣驅逐良幣

幾年前跟隨黃夏蕙在旺角街頭表演的藝人楊峰,上星期日舉行「細細聲殺街前夕音樂會2018」,演唱他填詞的流行歌曲。

楊峰唱歌:也許這一刻因你日夜相思,埋藏的愛意怎去與你開始,沉淪一百次如何改寫這故事。

楊峰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西洋菜南街好像平民夜總會一樣,他堅持免費提供歌唱表演,甚至送禮物給觀眾,讓市民有免費的娛樂。他認為近年有中國大媽歌舞團進駐,令旺角街頭表演變成商業化的收費打賞,可以說是劣幣驅逐良幣。

記者問:“你會否覺得是所謂的劣幣驅逐良幣﹖”
楊峰說:“是的,會呀。講到底都是政府沒有好好去管理這條街。”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香港市民,在旺角行人專區最後一夜參觀鳩嗚團的街站,他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香港政府現在只是看北京的意思去施政,他認為香港無可能出現倫敦海德公園這樣,讓市民發聲的公共地方,他在雨傘運動後對香港的言論空間感到悲觀。

香港市民說:“在雨傘運動後這幾年,政府做了很多明顯是不對的事,所以我不看好社會可以循自由的方向發展,我並不看好。”

旺角行人專區殺街後,很多街頭藝人以及中國大媽歌舞團移師到尖沙咀天星碼頭巴士站附近的空地,噪音問題影響附近的辦公室。如果香港政府不立法規管街頭藝人表演,相信噪音等問題只會在香港各區不斷發生。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