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馬丁路德金遇刺50週年 首都華盛頓的變遷


马丁·路德·金遇刺50周年 首都华盛顿的变迁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42 0:00

馬丁路德金遇刺50週年 首都華盛頓的變遷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35 0:00

1968年4月,一名槍手殺害了馬丁·路德·金,美國民權運動失去了一位著名的領袖。在馬丁·路德·金遇刺後的幾天裡,數百個美國城市爆發了示威和暴動。首都華盛頓是是騷亂最嚴重的地區之一。50年後的今天,華盛頓發生了很大變化。

1968年,在馬丁·路德·金被刺殺之後,美國100多座城市發生騷亂,華盛頓是其中之一,全城四處起火。

五十年後,華盛頓騷亂的痕跡蕩然無存。

這裡曾經被稱為“黑人百老匯”,因為有許多著名的有色人種藝術家在這裡登台表演。

“1968年,金博士遇刺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那是一個非常具有破壞性的時刻。 我特別記得那天晚上,有人衝進門來說,'金博士被槍殺了! 金博士被槍殺了!'我們甚至都不相信,” 維吉妮婭·阿里回憶說。

維吉妮婭·阿里擁有標誌性的華盛頓餐廳Ben's Chili Bowl。隨著騷亂的開始,市長宣布宵禁,但阿里的餐館仍舊營業,為救護人員和社區領袖服務。阿里記得這一切是如何開始的。

她說: “當天晚上那個人衝擊來說金博士遇刺了,後來又有一個人進來說金博士被害了。我們想'這怎麼可能'。”

她接著說:“我們找到了半導體收音機,家裡有人有半導體收音機……所有的音樂節目都停止了。各家電台都呼籲民眾回家保護自己的孩子,保護家裡剩餘的東西。7天24小時不停地廣播。”

杜威·休斯1960年代初在美國之音做電台主播。他1968年在華盛頓的WOL-AM廣播電台工作。那時候手機還沒有發明出來。他的同事們根據可信的消息來源,從華盛頓的各個地方通過付費電話發來報導。

目前在WOL-AM廣播電台公關部工作的休斯回憶說:“有幾次,他們不得不放下電話,躲避一下。 ......他們說人們有種靈魂出竅的體驗。我的意思是,人們有著瘋狂的表情,能量大得可以撿起任何東西,打破窗戶。你阻止不了任何人。這個局面會走多遠?“

馬丁·路德·金被刺殺在華盛頓和全美各地引起暴動,但是歷史學家認為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持續了多年來的緊張關係一觸即發。

史密森尼安娜克斯提亞社區博物館策展人薩米爾·梅格里說:“有多種因素已經在重塑這個城市。人們要求在公立學校廢止歧視,結果造成白人家庭大批、快速地從城市遷往郊區。”

梅格里說,隨著白人離開城市,公共資金也就沒有了。

他說:“實際上聯邦和地方也不再向城市投資,結果城市設施及社區所需的維護和保養都無法進行。 學校學生人數過多,資金不足; 校舍的狀況很差。”

休斯說:“首都華盛頓特區是個非常舒適,修剪整齊的地方。 但在底層,人們醒來之後,沒有東西吃。“

華盛頓1968年的動亂持續了近兩週,造成十三人死亡。一千二百多起火災使數万人無家可歸。財產損失約為2400萬美元。按今日美元計算,損失為1.74億美元。

然而,50年來發生了很多變化。華盛頓自1968年以來先後有八位市長,他們都是黑人。現任市長是第二位女性市長。白人遷往郊區的趨勢已經逆轉,華盛頓不再是黑人佔多數的城市。在1968年的火災灰燼和店鋪遺址上重建起來的華盛頓已經“士紳化”了,是全國住房費用最貴的城市之一。

“我們都必須學會像兄弟一樣一起生活,否則我們都會像傻瓜一樣一起滅亡,”馬丁·路德·金說。

馬丁·路德·金在田納西州孟菲斯遇害幾天前在華盛頓的國家大教堂發表了他最後的禮拜日佈道。他在那次佈道中呼籲團結。他的風範和遺產在他去世後持續了半個世紀。

他說:“我們將帶來正義、兄弟情誼與和平的新的一天。 那一天,晨星會一起歌唱,神的兒子們會一起歡呼。 願神祝福你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