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評論:新聞與文化封閉導致中國人缺乏對蒙古人了解


一名蒙古年輕人在臉上塗上蒙文“母語”連個字,抗議政府用漢語取代蒙文的教學計劃。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27 0:00

中國共產黨當局力圖在中國內蒙古地區推行弱化蒙古語教育的所謂“雙語教育”招致當地人的強烈抗議和反抗,但中共當局的訊息封鎖使大多數中國人不了解內蒙古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同時,蒙古族人權活動人士指出,中共以及中國傳統的文化封閉做法及心態使大多數中國人缺乏對少數民族困境的理解。

蒙古與蒙古語成為敏感話題

在表達自由受到嚴密控制乃至禁止的當今中國,數不清的話題被中共輿論管控當局認為是敏感話題並受到封殺。最新的這種敏感話題包括蒙古語。

在過去的幾天裡,中國的一個社交媒體上出現了一則有關蒙古語的帖子:

- 在蒙古語裡,花兒是tsetseg,我們把幼兒園叫做tsetserlig,即“花園”。

一位網民隨後發出跟帖評論:

——好美的語言。這裡所謂的美是指語言的多樣性讓讀者得以認識到,使用其他語言的人對這世界,對很多很多事物有跟我們大不一樣的表達方式。我們只有通過學習其他語言才會豐富我們自己的語言,才會豐富我們的思想。否則,我們將永遠是坐井觀天的井底之蛙。實際上,語言就是思想。

不到一小時之後,這則帖子連同跟帖評論一道被刪除。

與此同時,中共當局在中國內蒙古地區即蒙古族人權活動人士所說的南蒙古地區強迫推行所謂的雙語教育激起當地蒙古族學生、教師和家長的強烈抗議。他們擔心所謂的雙語教育的目的是弱化並最終取消蒙古語教育,使蒙古語最終成為蒙古族的外語。但蒙古族人的抗議在中共嚴密控制下的新聞媒體中沒有任何報導。

關心蒙古族抗議活動、關心中國政治的人只能在通過中共新聞封鎖的狹窄縫隙,從中國的互聯網上看到一點零星的語焉不詳的消息讓他們得以知道內蒙古地區可能發生了什麼事情,例如,在過去的幾天裡,人們在中共嚴密控制下的中國互聯網上看到這樣一則不起眼的消息:

“據科爾沁區公安分局,2020年8月31日,在內蒙古通遼市科爾沁區轄區內發生尋釁滋事案,現向社會廣泛徵集線索。(後附照片)如發現以下人員,請及時與公安機關取得聯繫,提供線索查證屬實後獎勵人民幣1000元。同時科爾沁區公安分局鄭重敦促以下人員投案自首。凡是在公共場所聚集的,公安機關一律徹查。”

在另外一方面,從內蒙古傳到國外的消息和視頻顯示,8月31日通遼市發生大規模抗議雙語教育的示威活動。分析人士指出,在當今中國,中共當局可以任意將一切當局不喜歡的活動稱作尋釁滋事並予以治罪。尋釁滋事既可以使群體上街遊行抗議活動,也可以是幾個朋友在家裡私下聚會討論當局不喜歡的話題。

中國當局稱,在中國,少數民族的權益,包括使用自己的語言的權益得到不容質疑的充分保障。中國現行的法律明確規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機關保障本地方各民族都有使用和發展自己的語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者改革自己的風俗習慣的自由。”

蒙古族人對中國所謂的照顧不以為然

蒙古族權益活動人士指出,中共政權是一個毫無道德底線的政權,可以為了統治的方便而肆意踐踏它自己制定並且大力吹噓的法律,其中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該法明文規定保障少數民族以自己的民族語言獲得教育的權利。

儘管掌控當今中國的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沒有就當前的蒙古族學生雙語教育的問題直接發表公開的評論,但在民族平等和少數民族語言權利的問題上,一些中國的少數民族權益活動人士認為,習近平實際上是帶頭公開歧視少數民族,歧視少數民族的語言和語言權利。他們指出,習近平2014年視察新疆,要求當地維吾爾族學生學漢語,聲言“學好漢語找工作方便” 。

總部設在紐約的蒙古族權益組織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主任恩和巴圖表示,可悲的是,大部分中國人看不出這是習近平作為中國的國家元首公開公然跟中共制定的法律唱對台戲,公開提倡文化歧視、語言歧視。

恩和巴圖說,“大部分中國人都認為,嘿,你們都是落後的,幫助你們發展也是必要的,而且你們的語言也是落後的,找工作什麼的還是用漢語好。這都是普通的中國人的觀點。”

恩和巴圖認為,佔中國人口絕大多數的許多漢人不理解漢人到蒙古的土地上強行推行大漢族文化是鵲巢鳩占,壓抑少數民族文化,由此抑制了少數民族的發展,使蒙古族在蒙古的土地上成了二等公民,成了外國人;還有很多漢人認為,蒙古族作為少數民族已經在教育等方面得到許多照顧,應當感恩。

從小在內蒙古長大並接受教育的恩和巴圖說,且不說北京對少數民族的照顧多是紙上談兵甚至是子虛烏有,即使是真的,蒙古族和其他少數民族也不願意要、也不需要這樣的照顧。他說,“我們是在我們自己的土地上,如果我們可以用我們自己的語言學習,不需要學漢語,我們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什麼照顧。”

蒙古族人眼中的漢族文化封閉

蒙古族人正在抗議中共當局推行的在他們看來是壓制其語言並最終消滅其文化的語言教育政策。在這一消息成為國際新聞和中共當局對內嚴密封鎖的話題之際,來自中國的許多少數民族活動人士以及一些漢族人權活動人士指出,中共當局之所以可以樂此不疲地少數民族進行鎮壓和迫害,一個原因是太多的中國人或漢族人不認為強迫少數民族跟漢族同化有什麼不對。

居住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的蒙古族權益活動人士圖門烏力吉表示,許多漢族人喜歡說自己的文化博大精深,包容力強,但身為少數民族,他強烈地感受到漢人和漢族文化自大、偏狹,喜好恃強凌弱,不屑於了解其他民族文化,更不屑於學習其他民族文化和語言。

圖門烏力吉說,“比如說,在南蒙古,本來蒙古人是土著人,是土地的主人。蒙古人在街道上說蒙語的時候,漢人明明知道人家是在自己的土地說自己的語言,他非要轉過頭來給你白眼,意思是你們這是在說什麼話?你們怎麼能講這種語言?這就是漢文化的包容性大到什麼程度。我們都知道,在中國人的文化中,只有漢字方塊字才是文字,蒙古文豎寫,對他們來說這不是一種文字,是一種落後的標誌。”

在圖門烏力吉和許多其他中國少數族裔活動人士看來,中共當局熱衷於強迫少數民族與漢族同化、同化不成就鎮壓的做法和心態跟幾千年來的漢族文化的自大和封閉一脈相承,

圖門烏力吉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在幾千年的漫長文化里,中國人怎麼就發展出這樣一種文化,如此狹隘,如此單一標準的文化。相對而言,我們蒙古人,雖然現在只有幾百萬人,我們在(最輝煌的)成吉思汗時代,成吉思汗的兒媳婦,就是忽必烈皇帝的母親,就是一個基督徒。這就是我們的文化的包容性,包括宗教,包括其他文字,其他人。”

活動人士的擔心與當局的宣傳

在中共嚴密掌控的中國,儘管當局宣揚中國是擁有56個民族的、文化多樣性豐富的大家庭,各個民族在中共的統治下擁有平等的權利,但中共當局長久以來對少數族裔的文化、語言和宗教的鎮壓記錄使蒙古族活動人士擔心,中共當局在語言教育問題上對蒙古族的壓制是今後更多的壓制和迫害的先導,就像是中共當局在新疆對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所做的那樣。

截至目前,中國官方媒體沒有發表任何關於雙語教育目前在內蒙古地區引發爭議的任何報導。但中國官方一直堅持表示重視保護少數民族語言文化。2018年12月,中國官方的新華社報導說:“今年是廣西壯族自治區成立60週年。60年來,廣西高度重視保護包括壯語在內的少數民族語言文化,通過雙語教育推動民族文化傳承與發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