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約首次認定中國構成“系統性挑戰” 中方警告不會對北約對華政策調整無動於衷


美國總統拜登和其他北約成員國領導人在布魯塞爾出席北約峰會時合影。 (2021年6月14日)
北約首次認定中國構成“系統性挑戰” 中方警告不會對北約對華政策調整無動於衷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33 0:00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三十個成員國在星期一(6月14日)峰會結束後發表聯合公報說,中國對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以及與北約有關的領域構成“系統性挑戰”。這個軍事聯盟同時表示,尋求在可能領域與北京開展建設性的對話。一些分析人士認為,這意味著北約願意在中國問題上採取更強硬立場,但多大程度上能在行動上達成共識,還有待觀望。

北約在星期一發布的聯合公報中說:“中國明確表述的野心及強勢行為,對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以及與聯盟安全相關的領域,構成系統性的挑戰。”

這是1949年為應對蘇聯集團威脅而成立的北約聯盟在其聯合公報中第一次把中國公開視為“系統性挑戰”。北約在2019年的聯合公報中僅提到,中國日益增加的影響力和國際政策“帶來機會和挑戰”。

星期一的聯合公報包含79段內容,其中“中國”一詞出現10次。三十個北約成員國在這份聯合聲明中對中國的脅迫政策、軍力擴張、與俄羅斯的軍事合作以及虛假信息行動表示關注。他們說:“我們對那些違背華盛頓公約中基本價值觀的脅迫性的政策表示關切。中國正在快速擴充其核武庫,研製更多核彈頭和大量先進發射系統,以建立核三位一體。中國在落實軍事現代化和公開聲稱的軍民融合戰略時缺乏透明。中國還與俄羅斯進行軍事合作,包括參與俄羅斯在歐洲-大西洋地區的軍事演習。我們對中國缺乏透明度和使用虛假信息保持關切。”

北約盟國敦促中國遵守國際承諾,以負責任的方式在國際體系中行動,“包括在太空、網絡和海上領域。”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在峰會結束後的記者會上表示,中國在從巴爾幹到非洲日益增長的軍事存在意味著,北約必須要準備好做出回應。他說:“中國在接近我們。我們在網絡空間看到他們,我們在非洲看到他們。我們還看到中國在我們自己的關鍵基礎設施上大舉投資。”

中國駐歐盟使團星期一晚間針對北約公報發表聲明,稱這是北約冷戰思維延續和集團政治心理作祟。聲明說,中國始終不渝奉行防禦性國防政策,推進軍事現代化是正當合理、公開透明的。中方還表示,“我們會始終密切關注北約對華政策調整。我們不會對誰形成‘系統性挑戰’,但如果誰要對我們進行‘系統性挑戰’,我們不會無動於衷。”

美國企業研究所(AEI)戰略研究項目研究員加里·施密特(Gary Schmitt)認為,北約最後聲明將中國認定為安全挑戰將為其未來政策提供基礎。他通過電子郵件對美國之音說:“一些人可能會表示這只是言辭上的,但實際上,這為未來幾個月和幾年在應對中國問題上推進更加實質性的聯合決策提供了外交支撐,中國正在以各種方式扭曲國際體系和規則以符合其威權利益和野心。”

在聯合聲明中納入涉及中國的強硬措辭,被認為是美國總統拜登的外交勝利。這是拜登就任總統後首次出席北約峰會。拜登將與中國的競爭視為自由與專制之間的較量,但他強調聯合盟友來製衡中國在全球日益增強的影響力。

拜登對歐洲盟友說,美國致力於北約的共同防禦原則,那對美國來說是一項“神聖的義務”。他說:“我想讓整個歐洲知道,美國就在那裡。”

蘭德公司國際防務問題專家何天睦(Timothy Heath)博士表示,此次北約峰會顯示,北約願意在中國議題上採取更強硬的立場,可能會在相關問題上增加與美國的合作,但是能在多大程度上採取實質行動,還有待觀望。

他在電子郵件中對美國之音說:“在中國問題上,各成員國的確有相當大的差異。最容易的部分已經達成---發表聲明批評中國構成'系統性挑戰'。遠為困難的是如何在實質行動上達成共識。因為有太多歐洲國家在增長方面依賴中國市場,要落實到行動可能會特別困難。北約的聲明是否會導向任何真正讓中國惱火的實質行動,還有待觀察。”

北約聯合公報在指出中國構成挑戰的同時,也表示將“從捍衛聯盟安全利益的視角出發與中國接觸”,以及“在可能的情況下與中國保持建設性的對話。”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北約峰會上表示,將中國視為潛在威脅是重要的,但應恰當對待。她說:“如果看網絡威脅和混合威脅,如果看俄羅斯和中國之間的合作,你不可能忽略中國。但是人們也不能將其誇大---我們需要找到恰當的平衡。”

還有一些成員國,尤其是與俄羅斯接壤的國家,則希望確保,對中國的更多關注,不會讓北約從傳統的威脅上分心。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前法國外交官皮埃爾·馬爾科斯(Pierre Morcos)認為,北約在中國問題上所採取的策略與歐盟是類似的,就是將中國既視為競爭對手,又作為合作夥伴。他說,雖然聯合公報提到中國,但是這尚未根本上改變北約作為歐洲和北美軍事聯盟的核心使命和優先事項。

他對美國之音說:“我認為,重要的一點是北約聯合公報中大部分的內容。公報有30頁,79個段落,中國祇佔兩個段落。所以從聯盟的優先事項來看,中國不是北約關注的核心。對北約來說最迫切的議題是俄羅斯,在反恐中所發揮的角色,包括阿富汗議題,還有氣候變化這類新挑戰。”

但他指出,北約各國以及七國集團在聯合公報中都就中國議題達成一致,反映出歐洲國家在中國問題立場上的“凝聚與趨同”。

在北約峰會舉行的前一天,拜登總統參加的七國集團峰會在聯合公報中譴責北京侵犯人權,首次對台海問題發表看法,並要求對新冠病毒展開充分和徹底的溯源調查。

拜登政府一名匿名高級官員在七國集團峰會結束後向記者介紹情況時證實,七國集團領導人都認為一個愈發咄咄逼人的中國是真正的威脅,但在應該如何進行積極回應的問題上存在分歧。拜登總統承認他自己希望七國集團聯合公報有關中國的內容更強硬一些,但他對最終結果感到滿意。

美國企業研究所的施密特認為,讓歐洲國家在涉及中國的戰略問題上反轉立場不是易事。他說,過去美國兩屆政府都弱化了與歐洲和北約的關係,因此需要重建信任之後才能產生大的變化,但是他指出,歐洲近來對中國的看法變得更為負面,“我預計他們的政府將會開始反映這種變化,讓歐洲更容易聽得進拜登政府的倡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