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約國防部長會議將就中俄威脅進行廣泛討論


時任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與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2020年2月12日在布魯塞爾共同見記者(美國國防部照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27 0:00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星期三(2月17日)將舉行拜登政府上台後的首場國防部長會議,討論這個擁有三十個成員國的組織面臨的挑戰。

在五角大樓星期二舉行的一場會議背景簡報會上,美國國防部一位高級官員證實,這次視訊會議討論的一個主題是如何共同應對中國的安全挑戰。這位官員在回答媒體有關提問時說,在過去兩年裡,北約在中國問題上已經展開了一些良好的工作,但需要為形成新的戰略思想做出更多努力。他說,由於地緣政治的變遷,北約需要確保將中國問題視為一項工作重點。

北約秘書長延斯·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星期一說,本次北約部長會議將就中俄威脅進行廣泛的討論,因為中俄威脅著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

北約應就中俄進行更密切的磋商

斯托爾滕貝格說:“中國和俄羅斯位於威權主義壓制的最前沿,反對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因此,我們應該與志同道合的伙伴加強政治對話和務實合作,以推進我們的價值觀和保護我們的利益。”

斯托爾滕貝格說,北約應該就經濟、技術等對安全有著明顯影響的廣泛議題進行討論,不僅僅限於軍事問題。

他還說:“更廣泛的磋商還意味著,我們應該與我們的伙伴進行更加密切的磋商,特別是在我們在如何應對崛起的中國和更加強勢的俄羅斯可能帶來的後果時。因此,與志同道合的民主國家合作是加強北約內部政治議程和政治磋商的一部分。”

斯托爾滕貝格說,會談還將集中討論北約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任務,氣候變化對安全的影響以及“共同解決不斷變化的戰略環境”和“加強跨大西洋聯繫”的努力。

拜登政府試圖重建與北約的關係

這是拜登政府就職後北約首次舉行國防部長會議。美國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汀(Lloyd Austin)也將出席。

美國和北約一些國家的關係在特朗普總統任內出現緊張。特朗普曾稱“北約過時”。後來,他還在多個公開場合抱怨說,北約盟友的軍費分攤不均,美國付出太多。在2018年北約峰會上,特朗普更是要求北約成員國將4%的GDP用於國防支出,比當前2%的目標多了一倍。這次會議也會討論北約盟友的軍費“更公平分擔”的問題。

2020年,特朗普政府還採取了與北約立場相反的行動,包括退出《開放天空條約》。《開放天空條約》由美國、俄羅斯和北約大多數成員國等國家簽署,2002年起生效,旨在提升軍事透明度、降低衝突風險。簽署國可按條約規定對彼此領土實施非武裝空中偵察。

2021年1月,在特朗普總統離任前,美國還宣布將削減駐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美軍人數。

分析人士指出,因為特朗普總統的這些措施,未來拜登政府要重新獲得歐洲盟國的信任將是一個挑戰。法國總統馬克龍2019年曾譏諷北約已經“腦死亡”,歐洲需要自己的防務戰略。

為了扭轉這一局面,奧斯汀在出任美國國防部長的上任當天,就首先與斯托爾滕貝格通電話。這顯示了北約同盟對美國的重要性。美國總統拜登後來在與英國首相通電話時,也強調北約對美國防務活動的重要作用。

為了強調拜登對北約的看重,白宮甚至罕見公佈了拜登與斯托爾滕貝格通電話的視頻。在視頻中,拜登描述美國對北約的承諾是“神聖的。”他說,他要重建與北約的關係。

斯托爾滕貝格在拜登宣誓就職的當天在推特上發文說:“強大的北約對北美和歐洲都有益。我們都無法獨自解決我們面對的挑戰。今天翻開了新的篇章,我期待我們的密切合作。”

他在給拜登的就職賀詞中表達了他在2月15日記者會上的觀點:北約盟友需要共同應對一系列挑戰:包括中國崛起、恐怖主義、阿富汗和伊拉克問題以及強勢的俄羅斯。他說,沒有國家可以單獨應對這些挑戰,但是,北約國家攜手,將會有10億人口和世界一半的軍事和經濟力量。

中國逼近北約,北約近年對中國的擔憂加劇

北約是因為應對前蘇聯的威脅才建立起來的跨大西洋軍事聯盟,但是,近年來,北約對中國的擔憂增加。

北約2020年12月的一份報告說,俄羅斯在今後10年內仍將是北約的主要敵手,但是北約聯盟要更多聚焦中國,因為中國對北約的潛在威脅在加強。報告建議北約對中國的太空活動形成威懾。

斯托爾滕貝格在去年12月的北約外長會議上說,“中國不是我們的敵人,” 但是,“中國的價值觀與我們的不一樣……並試圖恐嚇其他國家。”“我們需要與盟友,也和志同道合的國家一起,共同面對這一問題。”

他說,中國的崛起“為我們的經濟和貿易提供了重要機會。我們需要在軍備控制和氣候變化等問題上與中國接觸。但是,我們的安全也面臨著重大挑戰。” 他說:“中國正在大規模投資研發新武器。從北極到非洲,並通過投資我們的基礎設施,距離我們越來越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