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納瓦爾尼 - 普京政權掘墓人?


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在法庭上與律師談話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40 0:00

納瓦爾尼:普京是小人和投毒沙皇

莫斯科市法院2月2日判處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徒刑,他的實際刑期為2年零8個月。判刑所依據的是多年前審判納瓦爾尼兄弟兩人的一宗案件。但後來歐洲人權法庭判定,俄羅斯當局捏造此案。

長期代理各種上訴歐洲人權法庭案件的俄羅斯律師馬斯卡里克娃說,儘管俄羅斯當局承認了歐洲人權法庭的判決結果,但還是以那宗偽造的案件為基礎現在治罪納瓦爾尼,這樣做不但荒謬無恥,更說明俄羅斯司法體系如何被人為操縱,毫無公正可言。

納瓦爾尼當天在法庭上發言說,歐洲人權法庭的判決書中已提到那宗案件中沒有犯罪行為,俄羅斯當局甚至還向他支付了賠償金。

納瓦爾尼認為,儘管如此,他仍然還是被定罪判刑,說明了普京的懦弱,而恰好是普京下令毒殺他。納瓦爾尼認為,普京如此惱怒,就是因為普京看見他不但沒有被毒死,反而活了下來。納瓦爾尼還把普京稱為躲在碉堡中,已喪失理智的的投毒小人。他說,普京將以投毒沙皇的名稱載入俄羅斯歷史。

納瓦爾尼還表示,許多普通俄羅斯民眾生活目前困苦,收入下降,只有俄羅斯富豪和億萬富翁的人數在上升。

納瓦爾尼的發言受到許多不滿普京的俄羅斯知識界人士的稱讚,發言內容目前在社交網絡和媒體上廣泛流傳。

抹黑西方 納瓦爾尼或給普京帶來更多麻煩

俄羅斯官方一直否認有關毒殺行為,同時指責西方對俄羅斯指手畫腳。外長拉夫羅夫說,西方不但拿不出有關證據,在納瓦爾尼事件上已經歇斯底里。

追踪報道當天法庭審判的俄羅斯媒體人士說,美國和歐盟等10多個西方國家駐莫斯科的外交官旁聽了審判。普京當局藉此大做文章抹黑西方干涉俄羅斯內政,幾家俄羅斯官媒電視台記者當時對那些西方外交官們緊追不放。

目前流亡國外的納瓦爾尼總部負責人沃爾科夫說,西方外交官旁聽審判,這為他們提供了必不可少的道德支持。他說,納瓦爾尼總部和納瓦爾尼所領導的反腐敗基金會將繼續運轉,向普京施加壓力,各種抗議示威活動將持續。他認為,當今的這場反普京運動目前佔據了道德制高點。

沃爾科夫說,納瓦爾尼從德國啟程返回俄羅斯前夕,兩人討論預測過各種可能的形勢發展,被判刑入獄是其中之一。但儘管如此,普京選擇實施的是最為愚蠢和可恥的行動方案。

政治學者馬卡爾金說,普京把納瓦爾尼治罪下獄非常容易,但未來如果出於政治需要,想釋放或是流放納瓦爾尼可能很難,當局的周旋空間將很小。

親共的前國家杜馬議員和政界人士阿爾克斯尼斯認為,判刑納瓦爾尼因此鑄成大錯。無論是普京當局,還是俄羅斯社會,未來都將為此付出巨大代價,因為採用國家恐怖主義搞暗殺,清除政治異議人士的手法,能讓所有人都面臨危險。

親克里姆林宮的政治學者馬爾科夫說,納瓦爾尼作為反普京抗議活動的領袖,具備了政治智慧,勇氣、冒險和獻身精神。他認為,納瓦爾尼的其他優勢還包括強烈的企圖心,豐富的政治經驗,國際知名度,受到大城市中產和知識階層的支持,以及他周圍的親信都是專業精英等等。

反對派象徵 如同當年薩哈羅夫和葉利欽

在俄羅斯社會圍繞納瓦爾尼事件的討論中,許多人還把他與薩哈羅夫和葉利欽相提並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和氫彈之父薩哈羅夫曾是蘇聯持不同政見力量的象徵。葉利欽曾作為反對派領袖當年受到各方廣泛支持,蘇聯解體後成為俄羅斯總統。

著名作家阿庫寧說,蘇共當局曾把薩哈羅夫流放,薩哈羅夫一直讓克里姆林宮十分頭疼。如今,判刑後的納瓦爾尼只會給普京帶來更多的麻煩,何況今天的俄羅斯處境更加內外交困。

但媒體人阿里巴茨認為,納瓦爾尼與葉利欽的不同在於,圍繞葉利欽發生的事情標誌著蘇共統治集團的內部分裂。但納瓦爾尼一直都處在體制之外。

納瓦爾尼被判刑也促使俄羅斯反對派更積極推動西方針對普京政府實施新的制裁。批評普京的前杜馬議員和前律師,目前擁有大量粉絲的社交媒體政論節目主持人菲根說,對普京集團的制裁不應再僅集中幾十人,而應擴大到千人,除了財閥、秘密警察、高官外,也應包括他們的家屬。

時事評論人士馬里金說,普京如果認為現在把納瓦爾尼投入監獄就開香檳慶祝的話,這樣做為時過早,因為遊戲才剛剛開始。

俄羅斯進入政治動盪期

2月2日審判納瓦爾尼時,法院周圍的大片區域都被警方封鎖。當天夜間,在首都莫斯科、聖彼得堡等地,納瓦爾尼的許多支持者紛紛走上街頭抗議,他們立刻遭到大批軍警的驅逐鎮壓。莫斯科紅場周圍和附近的4家地鐵站都被關閉。

人權組織“內務機構-信息”說,2月2日夜間全國共有1400多人被拘捕。 1月31日的示威活動被捕人數現已超過5700人。莫斯科等地的拘留所都已經人滿。

時事評論人士波普科夫說,反對派現在組織反普京集會一般不會被批准,但許多人仍然參加當局認為的非法遊行示威,說明了人們心中的憤怒。

波普科夫:“參加那些不被當局批准的示威活動都會面臨很大風險,包括受到軍警的暴力對待,被拘捕,遭受行政、甚至是刑事處罰,但人們仍然不顧這些,前仆後繼和鋌而走險,這說明社會中的不滿情緒大大升溫。”

但許多政治學者認為,只要普京集團內部不出現分裂,軍警系統仍然效忠普京,普京仍然能繼續穩固執政,而且普京手中仍然掌握有很多執政資源。親官方政治學者馬爾科夫說,他不認為由納瓦爾尼所引發的反普京抗議示威活動最終能取得成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