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在美國受追捧的News Break 能否不受中國政府控制?


NewsBreak 手機應用(截圖來自蘋果應用商店)
在美受追捧的News Break 會否不受中國政府影響?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40 0:00

由中國“一點資訊”創始人鄭朝暉在美國創立的新聞信息平台News Break近年來在美國頗受歡迎,不過在其下載率急劇攀升的同時,News Break與鄭朝暉的連結也引發觀察人士對其是否會受中國政府控制的擔憂。News Break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們是美國創立、美國投資的公司,遵守美國數據安全和隱私相關法規。

拜登總統星期三(6月9日)撤銷了特朗普時期針對中國應用程序TikTok和WeChat的禁令,同時要求對來自中國等外國對手的應用程序構成的安全風險展開評估。近年來表現突出的News Break引起美國國內的關注。

初出茅廬打敗業界大佬

News Break是“一點資訊”創始人鄭朝暉2015年在矽谷二次創業建立的Particle Media公司推出的,被稱為是美國版“今日頭條”。它與美國傳統新聞媒體相比是不起眼的小傢伙。但自創建以來就受到了追捧,根據移動應用數據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的數據,自2019年一月以來,News Break多次在美國應用商店上的iPhone免費新聞應用程序中排名第一,超過紐約時報、BBC和谷歌新聞。在2020年,它的下載量超過了2300萬次。而本週,它的排名穩定在第三的位置。

雖然News Break也傳播國內和國際新聞,但它的口號是“Local Everything”(傳播本地的一切),承諾"恢復當地新聞生態系統",標榜自己為全國第一智能本地新聞平台。它通過算法傳遞新聞,根據讀者的瀏覽歷史來選擇文章,是一個由AI驅動的基於讀者興趣的新聞引擎。

其網站宣稱News Break 的使命是“連接並增強本地用戶、本地內容創作者和本地企業的能力,旨在幫助世界各地的人們過上更安全、更有活力、更真正連通的生活。通過與全國數千家當地出版商和企業建立緊密的合作關係,News Break的首要任務是幫助新一代讀者找到當地出版的重要內容和信息,並與其互動。”

強調美國資本、美國經營、遵守數據安全法規

與包括TikTok和微信在內的由中國人創建的手機應用不同,News Break強調自己是美國創立,美國投資的公司。

該公司品牌營銷副總裁格雷格·維德曼(Greg Vederman)在給美國之音的回復中說:

“News Break是一家美國企業,是在矽谷快速發展的初創公司……我們的董事會主席是前微軟高管哈里·舒姆。雅虎聯合創始人、前首席執行官楊致遠是我們的首席顧問。鄭朝暉、哈里·舒姆和楊致遠都是美國移民,共同建立了這家美國公司,目前在美國擁有近200名員工。……所有美國客戶數據都託管在美國亞馬遜網絡服務的服務器上,我們遵守所有美國數據安全和隱私法。”

維德曼還強調,該公司最近籌集的C輪融資是由美國投資公司Francisco Partners牽頭。

里科寧:北京若想插手,並非不可能

但一些專家表示,中國政府並非完全不可能向Particle Media施壓試圖控制這個應用。

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技術和國家安全項目的研究助理艾尼基·里科寧(Ainikki Riikonen)對美國之音說,要看一家公司是不是受到中國政府的影響時,不僅要考慮公司的總部在哪裡,員工在哪里工作,投資者是誰,還要考慮哪些人在跟公司互動以及對公司造成影響的手段。

她說:“因此當談到中國影響,人們立刻想到的是法律和監管,看這個公司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或不可以拒絕政府的要求,但也要看金融因素,如市場准入(market access )。”

里科寧說,如果還要考慮到投資者和資金注入,News Break當然不能免於中國壓力。

布萊斯·巴羅斯(Bryce Barros)是德國馬歇爾基金保衛民主聯盟的中國事務分析師。他在回复美國之音的郵件中說,News Break受到中國政府或中共實體的影響或事實上控制的可能性,取決於Particle Media的所有權。

他說:“過去,鳳凰新媒體是香港一家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傳媒集團,擁有Particle Media的很大股權(而不是多數)。現在鳳凰新媒體的所有權要小得多。然而,如果所有權再次大幅擴張,那麼是的,這確實為中國和中共可能施加的影響敞開了大門。”

不同於中國官媒在美國的分支,如CGTN和人民日報海外版,聚焦於國際新聞和涉及美國全國的新聞,News Break聚焦於受眾身邊的本地新聞。里科寧認為,中國政府有可能通過News Break對美國民眾從更切身的角度進行影響,在海外“講好中國故事”。

她說:“我絕對明白為什麼中國政府可能有理由去想,有沒有辦法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影響算法?是否有某些類型的當地新聞可能會導緻美國人和政府機構之間的不信任?這里當然有風險,但我認為情況還有待觀察。”

美國政府和媒體應如何看待News Break?

巴羅斯說,美國政府需要對像News Break這樣的應用程序進行更多的審查。

“像News Break這樣的應用程序的迅速成長顯示美國急需在國家一級制定更多的立法,明確實益所有權(beneficial ownership)的重要性,”他說。“一些大型中國民營企業通過香港在開曼群島或英屬維爾京群島等海外司法管轄區擁有實益所有權的情況十分尋常,並允許它們與中國政府和共產黨存在潛在的不透明聯繫。”

初出茅廬的News Break受歡迎程度超過了美國傳統媒體和在線媒體,巴羅斯說,這樣的成功凸顯了中國國內科技產業變得更加創新,美國政府需要思考如何制定政策,促進美國自身更多的創新。

他說,美國新聞媒體和平台應該從News Break受歡迎的現像中學到的是,美國各地的受眾仍然渴望了解他們的當地新聞。所以關鍵是要加大對地方新聞媒體、出版物和應用程序的投資。

但他強調:“要確保它們所有權結構明確,不會和與中共或中國政府關係密切的個人或實體掛鉤。”

里科寧則認為,這個現象應該給美國傳統媒體敲響警鐘,重建美國公眾對它們的信任。

“美國人天生願意質疑,我認為這不一定是壞事。但我肯定希望美國媒體和公眾的關係改善。我認為人們去尋求另一個新聞來源, 只是因為它證實了你的觀點,這可能是一件壞事。話雖如此,我認為說到底,要有分析工具能夠查看一條報導,評估來源,評估其可信度,然後將其與其他新聞進行比較,”里科寧說。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