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分析人士:中國大國外交遇挑戰與挫折

  • 美國之音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資料圖片)


分析人士說,中國的外交成就可能是下個月中共五年一度的領導人會議的重點。但預計中國領導層不會談論有關自習近平上台以來所遇到的挑戰和挫折,儘管越來越多的學者正在討論這些問題。

自從習近平在2012年開始主政以來,中國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足跡和影響力迅速遍及全球。北京規劃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和近萬億美元的“一帶一路”等倡議,正在進行和尋求在國際事務中發揮更加突出的作用。

習近平訪問了近30個國家,五大洲,並倡導中國國內所稱的“大國外交”。習近平也一直在倡導他的所謂“中國解決方案”,就是北京對世界上最棘手的問題提出的建議和答案。

外交政策的重點如此重要,以致一些分析人士說,在中共十九大會議期間,中國要在全球事務中發揮更重要作用的必要性以及其他一些改變可能會進入共產黨的黨章。

中國國家媒體最近在十九大會議前發表了一個六個部分的系列文章,敘述“大國外交”,稱作為一個崛起的大國,中國應該可以隨時隨地做任何它認為正確的事情。

不過有些分析人士認為,這種做法在過去五年中受到一系列挫敗,包括中國在東中國海單方面宣布防空識別區(ADIZ),還有與北韓和南韓的麻煩等問題。

上海復旦大學政治學教授沈丁立說:“中國在南中國海、東中國海、中印邊界爭端、與南韓的關係、與北韓的關係等方面都失敗了。一句話,中國睦鄰政策沒有受到鄰國的歡迎。”

沈丁立表示,北京儘管做出努力,但是一直無法讓北韓停止其核武和導彈的發展,或說服南韓不部署美國的薩德反導系統。沈丁立和其他一些人指出,北京處理薩德一事不但失敗,而且疏遠了首爾,讓首爾離華盛頓更近。

他還說,不僅美國和日本沒有理會中國在東中國海的航空識別區,俄羅斯也沒有理會。海牙國際法庭的裁決不支持中國對所有南中國海及其人造島嶼的聲索,北京無法說服國際法庭承認其15項聲索中的任何一個。

沈丁立說:“習近平一定明白中國(的外交)已經失敗了。所以中國做出了妥協。”這包括允許菲律賓漁民在南中國海斯卡伯勒淺灘捕撈,也不會對違反北京單方面宣布的東中國海航空識別區的行動作出軍事反應。

也有和沈丁立一樣認為政策適得其反或者未能實現目標的批評人士。

華東師範大學教授沈志華認為,北京的北韓政策不但矛盾,而且適得其反。他指出,中國對韓國部署薩德進行懲罰的決定不僅使南韓更靠近日本和美國,而且錯過了與首爾建立更密切關係的機會,就是他所稱的“有價值的潛在合作夥伴”關係。

他認為最終朝鮮半島的緊張局勢只對朝鮮和美國有好處。

西方談論的中國對北韓的政治影響力,沈志華說已不存在。

沈志華說:“北韓認為中國是其主要的敵人之一。如果核戰爭爆發或發生重大變化,第一個受害的將是中國。”

在談到與印度的邊界爭端時,中國軍事戰略分析家喬良少將最近在“環球時報”發表文章說,有時這不僅僅是一個正確與錯誤的問題。

喬良說:“我們需要明白,在任何時候做正確的事並不總是正確的。只是在正確的時間做正確的事情才是正確的。”

有分析人士說,中國本月初勉強讓步,所以印度總理莫迪可以到北京出席金磚五國領導人首腦會議(包括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學教授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表示,這些批評越來越多,比習近平前任胡錦濤時期更引人注目。

他說,部分原因是習近平對不少國家和鄰國表明中國在區域內的強勢時採取的對抗姿態,比如對日本、南韓、越南、印度等國。

他說:“現在除了菲律賓和柬埔寨、老撾等非常依賴中國的國家與中國的關係有所改善之外,亞太地區的其他國家越來越擔心中國的賦權。”

高敬文還說,一度與中國密切合作的國家,如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亞,正在努力捍衛自己的海事權利。

他說,“另一件方面是,習近平推動的一些項目,如一帶一路,已經如此雄心勃勃、政治化,但是這背後缺乏經濟邏輯,已經投資很多錢,卻不知道是否能有收益。”

高敬文說,共產黨不大會在報告中對外交政策提出任何批評,最值得關注的將是報告是否對習近平的一些倡議和受到挫折提出辯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