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上海律師無奈發出跳江公告引起關注

  • 海彥

上海律師彭永和10月底發起“還我律協”聯署(網絡圖片)

自2015年709拘捕案中國當局對維權律師群體進行大規模拘捕和打壓至今,各地仍有一些律師遭受被干預轉所、吊銷律師執業證、行政處罰,以及威脅恐嚇等境況。而一位上海律師近日在受到一系列打壓後聲稱被逼上絕路,發布將要“跳江”的公告,引發外界嚴重關注。

上海律師彭永和
上海律師彭永和

自今年5月宣佈退出上海律協後一直受司法部門打壓而無法轉所執業的維權律師彭永和,11月7日晚間在微信朋友圈發出“跳江公告” 和“強制傳喚留下紀念”的文章。

彭永和在“跳江公告”中稱,將於2018年1月15日下午1點跳黃浦江,並詳細列舉了跳江的十大原因,主要是指控上海市司法局“彰顯淫威” 打壓,上海市律協不作為,上海幾家法院不依法立案等等。

彭永和要求國家和有關部門能解決他所提出的問題,主要是上海律協2018年1月15日前,制定出選舉和財務公開的規範性文件,從法律角度釋放所有法輪功學員,以及對無辜的訪民,國家應該有個說法。

彭永和律師星期四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因不滿律協受官方操控而退會後,遭原律所解聘,後來先後簽約轉所到兩個律所,都因受到上海司法局的逼迫和乾預而告吹,而其他律所也不敢聘用,使他成為了像北京的曾是709案王全璋律師代理人的余文生律師那樣的無所律師,不能正常執業。再加上其它政府部門不作為或者濫作為等情況,這些都是他發布“跳江公告”的考慮。

他說:“本來所涉及到的對上海市司法局、上海的徐匯區人民法院和上海中級人民法院,維權的一個過程,都是希望他們能夠遵循法律的規定,不要說自己在那裡知法違法,不作為或者是濫用權力,濫作為。全國我不是首例,北京的余文生也是這樣。還有一些其他的律師也出現過同樣類似的情況。”

彭永和表示,他星期二還遭到所居住的浦東新區當地派出所兩位民警和兩名便衣國寶,在沒有合法手續下的強制口頭傳喚,手機和電腦等被扣查,原因是他曾在境外媒體上發表法輪功不是法律上的邪教組織的言論。彭永和還在微信上貼了一張手指受傷的照片,稱是強制傳喚留下的紀念。

彭永和說:“綠豆大小面積的皮外傷,是因為在強制傳喚過程當中我的掙扎發生的肢體衝突導致的。至於為甚麼要強制傳喚,你給我強制傳喚的理由是什麼?他們給出了口頭理由就是說,你發過了一個甚麼法輪功不是法律上邪教組織的這個東西,我們要求你接受調查。”

除此之外,繼山東維權律師祝聖武因代理招遠網民王江峰在社交媒體上轉發諷刺中共領導人的言論案,不久前遭省司法廳吊銷律師執業證之後,曾代理709抓捕案的湖南維權律師文東海,近日也收到長沙司法局的告知書,稱文東海涉嫌擾亂法庭秩序、干擾訴訟活動,因案情重大,已報請上級司法行政機關處理。

2016年6月開始代理法輪功學員案件的文東海被立案調查,直接原因是他在雲南、廣東分別代理法輪功學員案件時,為了維護當事人的利益,在法庭上與法官據理力爭,被法院投訴。而文東海律師認為,兩個法庭都存在嚴重侵犯辯護律師和當事人訴訟權利的情形。

彭永和律師表示,他本人發出“跳江公告”是迫於無奈,相信外界會理解他的處境。而他們這些在第一線維護公民權利的律師,近年來為維護法律尊嚴所付出的代價和遭受的打壓越來越嚴重,應當引起外界的警惕。

他說:“你要問我為甚麼要發這個東西,我相信大家內心深處都有一個自己的解讀。這個解讀應當是在理性的分析下自然得出的。全社會都應當關注律師這個群體,因為律師這個群體在依法治國,在任何一個國家,是對法治這一塊最有發言權的群體。在他們身上都感覺到這個國家的法治不完善、欠缺,甚至是擔憂的話,那麼這個國家的法治狀況,實在是要全體的國民進行思考。”

此外,代理浙江溫嶺一起狀告政府的重大維權案件的北京知名人權律師李柏光,在10月17日晚遭到當地黑幫成員劫持及毆打後,近期又接到來自溫嶺的死亡威脅。當地警方已立案調查。不過,初步證據顯示,那些打手很可能是當地官員所僱,與他不顧有關當局阻撓,堅持代理該案有關。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