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人權律師高智晟“家獄”三年 網友發起探訪

  • 海彥

人權律師高智晟牙齒脫落(推特圖片)

在中國最知名的維權律師之一的高智晟刑滿出獄被軟禁陝北老家3周年的前夕,中國維權人士和網友近日發起“高智晟看牙,自由高智晟”的公民行動,要求當局立即停止對高智晟自由權、健康權等基本人權的侵害,還高智晟看病求醫、自由走動的權利。

今年8月7日是高智晟刑滿出獄,從小監獄轉入實際上大監獄的3周年。據維權組織消息,面對高智晟目前所處的惡劣生存環境,有網友近日發出“關注高智晟的自由和就醫問題” 呼籲書,要求當局恢復高智晟的看病求醫、自由行走的基本人權,而如果當局繼續剝奪他外出看牙的權利,便準備徵召能夠上門的牙科醫師以及網友前往陝北,一起探訪高智晟。

網友發起探訪高智晟(推特圖片)
網友發起探訪高智晟(推特圖片)

生存環境惡劣

消息表示,幾年來一直被軟禁在老家陝西榆林市佳縣的高智晟,此前曾因長期失聯和牢獄酷刑折磨,牙齒基本鬆動脫落,吃飯困難,缺乏營養,體質差,高智晟曾幾次準備外出看牙都遭阻止。而目前在榆林地區不久前爆發洪水後,一種小蚊蟲氾濫,高智晟渾身被蚊蟲叮咬,奇癢無比,手抓撓後感染流出黃水。熱心網友為他寄送的蚊帳、蚊香等物品,又被看管人員截扣。

2009年帶著未成年兒女逃亡美國的高智晟的妻子耿和星期六發推文,對網友關注高智晟表示感謝,支持網友探訪他的行動。美國之音記者星期天下午聯繫上高智晟的大哥高智義:

記者:“能跟他說兩句話嗎?問他一下情況?”

高智義:“哎呀,他休息著,最好不要有什兒事。現在……惹麻煩呢。”

記者:“那他最近身體怎麼樣呀?”

高智義:“身體,身體好著呢。”

記者:“那他的牙吃東西也沒法吃,也不讓看去,對吧?”

高智義:“哎,咋說,那個牙都幾年了,就那麼過。”

記者:“說他被蚊子咬得厲害?”

高智義:“那蚊子咬就沒有辦法了,蚊子咬還有辦法了,那蚊子咬也正常的。”

記者:“網上說那個有國內網友給寄的蚊帳什麼的,都拿不到?”

高智義:“不太清楚,好像沒有那回事吧?”

擔心困死消滅

中國人權活動人士、歐盟薩哈羅夫人權獎得主胡佳星期三對美國之音表示,被當局視為眼中釘的高智晟,過去3年一直處於非法被剝奪人身自由的“家獄”中,而在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因在獄中被查出肝癌末期一個多月後便病逝,更是引發外界對高智晟生存環境的擔憂,擔心他會成為下一個當局有意令他長期“困死”在陝北的犧牲品,無法獲得基本的醫療和營養。

胡佳說:“高智晟和劉曉波作為特別重要的對手,它(當局)認為是特別需要打壓、禁錮,我認為甚至是消滅的物件。然後經過劉曉波這件事情,我們不能再讓劉曉波的悲劇再在高智晟律師身上出現。所以我們就在網上發起到陝北去看高律師。”

胡佳表示,外界希望爭取幫助高智晟真正成為一個自由人,打破對他的任何非法禁錮。

他說:“第一個目標是,他連蚊帳、蚊香,治療皮膚瘙癢、潰爛的藥物呀,無法獲取,寄過去的東西都被攔截簽收,我們要給他送去這些東西。然後第二個階段性目標就是說,他到本省內的地方去治療牙齒,讓他有咀嚼力,能夠有基本生命營養攝入的保障。第三個階段性目標的話,高智晟律師在北京有住宅,畢竟是他的家。他是個自由的公民,不管他們用什麼實際的措施去限制他,非法侵害他的權利,但是他有法律意義上的資格,我們就需要去配合去爭取。高律師有權回來,他也應該回來。”

今年53歲的高智晟曾被中國司法部選為“中國十佳律師”,1996年起,開始為弱勢群體維權打官司,處理過多起民間維權案件,2004年底起,多次上書高層,要求改變對法輪功等群體的非法處理手段。高智晟隨後開始受到嚴重打壓報復,2006年8月,被吊銷律師執業證。後又被秘密綁架並遭約4個月酷刑。

高智晟2006年12月被北京一中院以“煽顛罪”判處3年,緩刑5年。因高智晟仍然堅持發聲,2009年2月失聯,一年多後才被釋放返京。高智晟因接受美聯社採訪,再次被失聯,很長時間後外界才獲悉,高智晟緩刑被撤銷,要繼續服刑2年7個月,至2014年8月7日刑滿出獄。

高智晟在新疆沙雅監獄服刑期間遭酷刑折磨,被單獨囚禁,長期營養不良,牙齒鬆動脫落,身體健康欠佳。出獄後高智晟被送回陝北老家遭軟禁。不過,高智晟秘密撰寫《2017年,起來中國》書稿,2016年6月在臺灣正式印刷,令當局十分惱怒,監控愈加嚴密。高智晟仍不斷就一些時事議題在網上發表文章,尤其是聲援一些被拘捕的維權人士和公民。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