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本對川普的《國家安全戰略》半信半疑喜憂參半


美國總統川普(左)在他的亞洲之行期間訪問日本時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舉行聯合記者會。 (2017年11月6日)

日本主流輿論週三(12月20日)起,開始廣泛議論美國總統川普發表的《國家安全戰略》。儘管按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的話說,川普的《國家安全戰略》“與日本政府的認識有一致部分”,但日本對川普政權實行這一戰略持有疑慮並且喜憂參半。

日本銷量最大的報紙《讀賣新聞》週三的社論標題是“米國國家安全戰略用‘重視力量’來牽制中俄”。在日本被視為最擁護日美同盟、最親美的大報《讀賣新聞》的社論說:針對企圖強行改變二戰後國際秩序的中俄兩國,美國明確展示加強用軍力和同盟關係謀求和平與安定的戰略意義重大。社論讚揚川普這一戰略重視日美共有的印度-太平洋地區利益、把日本放在針對北韓等“不可欠缺的同盟國”位置,並明確記載與日韓的導彈防禦合作與日印澳合作維持美軍前方活動的內容。

社論還讚揚說,在美國歷代政權中,成立第一年就策定了外交、安全政策的基本方針還是首次,一定程度上令人期待能抹去疑慮川普言行難以預測的不安。

社論指出川普安全戰略引人矚目的部分,“是強烈牽制挑戰美國力量來改變現狀的中俄勢力,並把中國定義在美國的戰略競爭國位置,批評中國通過在南中國海構築軍事據點和擴大貿易、投資來取代美國在印太地區的地位。”社論認為“美國基於冷酷的現狀認識,以維護美國利益和美國主導世界秩序的形式來轉換與中俄關係的戰略妥當。”

《讀賣新聞》也顯示贊成宣導用力量來維護和平的美國要求“同盟國增加國防費並公正地分擔責任”的川普主張,呼籲日本在明年修改《防衛大綱》前,有必要加深探討包含攻擊敵方基地能力在內的整體安全保障政策。

疑慮實施戰略

不過《讀賣新聞》也在社論中批評川普把糾正貿易不平衡作為促進美國繁榮的重點,可說是“露骨地體現了‘美國第一主義’”。社論說,通商問題在國際規則裡有別於安全保障框架的定義,把兩者混為一談,只會導致同盟國不信賴和混亂,妨礙實現安全戰略。

主張日本加強防衛能力的《產經新聞》週三的社論標題呼籲“美國去實行國家安全戰略的超級大國責任”,內容也讚揚川普明確了要通過世界最強的軍力來維持現行的國際秩序和價值觀,“雖沒改變美國第一主義的基本方針,但把目光投向世界和平值得讚賞”。

社論要求美國實施戰略,指出“如何填補亞太的力量空白很重要”。社論說乘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沒能在亞太部署軍事行動,中國在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擴張軍事並施予北韓開發核武器的時間,直接導致威脅日本的因素升高、安全環境惡化。

《產經新聞》也認為,作為與美國民主和法治價值觀共有同盟國的日本當然有公平負擔的重大責任,不僅要迅速增強自我防衛,還應與美國合作加強防衛、提升抑制能力。

《產經新聞》也同樣批評川普“經濟安全是國家安全”的觀點,指出“這種無視國際規則和既定協定,拿貿易赤字來恐嚇物件國的手法,與中國等競爭者的手法無異”。

主張多國同盟

政治上中立的經濟界大報《日本經濟新聞》週三的社論標題是“打造不光依賴美國的廣域安全網”,顯示懷疑川普實施戰略的能力,主張日本捕捉所有可能的機會與英國等民主、法治、支持現行國際秩序的“准同盟國”合作,打造完備的國家安全網。

謹慎看待日美同盟關係的《每日新聞》週三的社論則以“光靠力量不能構築和平”為標題,指出川普政權正在回歸類似美蘇(俄羅斯前身-蘇聯)冷戰時期的“大國競爭時代”。

社論說,雖然不是不能理解以“令美國再次強大“口號當選的川普,把用力量來維護和平作為國家安全基礎,“但說美國正走向窮途的危險世界也許沒錯,例如對朝鮮和伊斯蘭國等恐怖組織,強調決鬥和競爭不能解決問題。”社論指出國際社會不可欠缺協作,川普不傾聽他國意見地推進戰略是一種危險傾向。社論最後說:“希望美國想起無謀的伊拉克戰爭已令美國喪失國際信用、陷入財政困境的教訓,世界最強的美國不可欠缺的是謙虛”。

與《每日新聞》立場接近的《朝日新聞》週三社論也持類似主張,批評川普熱心宣導武力優先和固執經濟利益的想法,指出不能因中俄兩國近年矚目地挑釁既存的國際秩序行動,所以就認定把中俄引入國際合作的框架是錯誤,社論同時指責川普邊說美國第一與國際合作,邊在不到一年期間退出TPP等自由貿易框架、單方面批評與伊朗達成的協議等,輕視多國間幾經深思熟慮達成的國際約定和協定。

疑慮戰略搖擺

除了社論,《日本經濟新聞》等部分傳媒、輿論形容川普開始了對中俄的強硬政策,轉換了過去20年美國持續努力把中俄引入國際社會的姿態。但部分輿論則認為,川普政權的戰略可能不穩定,對中俄依然可能根據一時需要轉換面孔。日本放送大學國際關係教授高橋和夫指出:“川普政權從一開始就內部意見不一,對政權內廣泛指俄羅斯是美國的威脅,川普不認同,堅稱普京是好人。這次對中國的語氣在某種程度上是嚴峻了,但同時又說要合作,我的印象是不知道川普哪個才是真心話,至少他仍曖昧,這可能意味著給今後對中國的政策留個變數。”

到週三為止,安倍政權仍沒對川普的《國家安全戰略》作出正式反應。除了小野寺承認川普剛發表的戰略與日本政府的認識有一致部分外,日本外相河野太郎週二在記者會上被追問看法時說:“我認為這是美國要徹底地發揮領導維護國際秩序的作用”。

政府喜憂參半

日本政府內透出消息說,日本政府早就開始研究到手的美國《國家安全戰略》並感到喜憂參半:喜的是川普要讓強大的美國介入亞洲事務,令面臨朝鮮開發核武器、導彈威脅和中國在東中國海、南中國海擴張威脅的日本增加了安心感;憂的是川普對中俄政策是否穩定並實施和川普要求同盟國增加相應負擔,可能意味著美國即將要求日本增購軍備。日本政府剛決定引進美國長程巡航導彈和地基宙斯盾系統,預計明年防衛費大增的財政支出形勢還沒獲得國內輿論消化和國民普遍支持。

立命館大學特任教授藪中三十二指出,前景不透明的川普政權其實給了日本認真地思考今後獨自外交的契機。他說:“日本也許是時候擺脫光依賴美國的外交‘單行道’,有必要去探索以日美安保條約為基礎的日美同盟下,推進與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各國合作、發揮構築和平的外交能力的三軌道並行外交”。

拓殖大學教授佐藤丙午則反映了重視培育日本國產防衛裝備的意見,他說川普要求日本增購美國軍備,此舉會打擊日本防衛產業。曾身為防衛研究所主任研究員的佐藤說:“日本自己擁有生產防衛裝備技術的能力,迄今為止與美國共同研究、生產,但如果今後被美國奪走更多市場,日本國產技術和製造能力就會衰退,而美國軍備如出現薄弱不良,日本就不得不面臨弱勢危機。”他認為,與多國企業合作開發、生產是時代潮流,也是日本企業求存的明智抉擇。

在議論川普的《國家安全戰略》中,日本不少輿論不經意地透露了謹防美國衰退、鋪墊退路的意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