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大連兩名劉曉波悼念者獲釋劉霞依然下落不明

  • 葉兵

姜建軍(左)、王承剛在大連老虎灘海邊祭奠兩天前海葬於附近海域的劉曉波。(2017年7月17日推特圖片)

大連海邊哀悼劉曉波去世而被行政拘留10天的姜建軍和王承剛於週六和周日先後獲釋。7月17日,這兩名中國公民在大連老虎灘用鮮花和蠟燭祭奠被兩天前海葬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劉曉波7月13日去世後,15日骨灰被撒入大連附近海域,官方稱海葬是家屬自願且符合當地風俗。當局宣稱的“自由的”劉霞至今去向不明。

家住大連的薑建軍和王承剛在海邊祭奠劉曉波後,在網上發布了照片。他們分別於次日和第三天被傳喚至派出所,後關押在大連第二看守所。兩人被處以行政拘留10天的處罰,理由是“擾亂社會秩序”。

在劉曉波頭七晚間廣東新會海邊祭奠的多名人士三天后被公安抓捕,後傳出被刑事拘留的消息。律師稱當局所指控的罪名是“擾亂社會秩序”。當時香港有線電視在Facebook上對公祭活動直播。香港有線新聞駐廣州辦事處後被搜查。26日,香港有線新聞駐廣州辦事處司機李肇強被帶走,29日獲釋。

王承剛對美國之音記者表示,他在派出所的第一天被上手銬,夜裡又帶到警車上雙手被銬在背後,同時警察對其家人進行騷擾。

王承剛:一開始是正銬,後來半夜把我拉出去,在車上把我背銬,挺痛苦的,對個人還能忍受,關鍵對家庭的騷擾有點受不了。對我的妻子和孩子騷擾,有點株連九族的意思。

姜建軍與王承剛兩人對於被拘留並不後悔,認為自己不違法。

王承剛:派出所警察和市局的人在預審的時候說,知不知道你們在紀念一個罪人,我說我不知道他有多大罪,就算罪大惡極現在也是死了,紀念一個死人怎麼能跟罪掛上勾。

姜建軍稱,獲釋後他的手機仍然在警察手中。

姜建軍:我手機被甘井子區國保扣了,我現在上不了網,只能用老婆的手機。劉曉波都已經過世了,逝去的人紀念一下,政府去抓,說白了他們在毀壞自己的形象。

劉曉波住院期間,四川公民衛小兵曾經前往瀋陽醫院尋找劉曉波未果。衛小兵還參加了劉曉波去世“頭七”的海邊公祭。

廣州律師範標文29日在新會看守所會見了衛小兵。據律師範標文透露,22日凌晨1時許,警察打電話給衛小兵稱他的車被撞,讓他下樓,衛小兵看到樓下有警車就沒下樓。警察後上樓帶走衛小兵並蒐查其住所,並沒有出示證件。

範標文稱,會見中衛小兵表示,為紀念劉曉波而入獄,他感到榮幸。

此外,劉曉波的部分生前好友在北京也舉辦過追思會,部分參加悼念的人士乘坐警車到達舉辦追思會的酒店。相比北京、大連,此次廣東對悼念劉曉波的人士打壓異常嚴厲。據報導,此次行動由北京下令處理,廣東省公安廳統一部署,委託祭奠地新會公安局辦案。

而在臨近十九大召開之際,被認為政壇新星的孫政才突然落馬引發關注。一度被認為是中共未來接班熱門人選的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宣布擁護黨中央審查孫政才。有人猜測,胡春華手下的廣東公安重拳打擊劉曉波祭奠者或許意味著胡春華表忠心、與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劉曉波的遺孀劉霞最後一次出現,是在官方發布的劉曉波海葬視頻中。此後劉霞和劉霞的弟弟劉暉下落不明。有傳言說劉霞被旅游到雲南。據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報導說,劉霞的家屬無法直接與其通話,只通過所謂“中間人”報平安。信息中心還透露說,劉曉波入獄直至保外就醫的期間,沒有與劉霞打過電話,而錦州監獄的普通犯人,很容易就可以致電家屬。

劉曉波,終年61歲,是零八憲章的主要撰寫人之一,曾因參與89民運而坐牢,2008年又因發起有關主張憲政民主的《零八憲章》的聯署而被捕,09年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1年,在遼寧錦州監獄服刑。劉曉波2010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成為第一位獲得該獎項的中國人。這位著名政治犯兩個月前突然被確診晚期肝癌,獲准保外就醫,但最終沒有獲准出國救治,於半個多月前抱憾離世。

姜建軍(左)、王承剛在大連老虎灘海邊祭奠兩天前葬於附近海域的劉曉波。(2017年7月17日推特圖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