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維州議員:鴉片即是社會問題也是我切身之痛

  • 美國之音

鴉片成癮已經成為美國的一個危機。鴉片使用過量去年在美國奪去了大約6萬4千人的生命,成為50歲以下美國人的頭號死因。隨著越來越多的美國人服用鴉片成癮,政界人士開始尋找辦法解決這一不斷蔓延的流行病。一位維吉尼亞的州議員把鴉片問題當成自己的核心議題,因為對他來說,它是切身之痛。

維吉尼亞的州議會代表約翰貝爾努力服務本選區的民眾,他的議題包括婦女權利和平價醫療。

但他最近的焦點是鴉片成癮危機。這種執著始於他的一個發現:兒子喬什也成了癮君子。

他說:“七年前,他出了一場車禍,傷了脖子。”

他的兒子喬什貝爾回憶說:“他們照了X光,沒發現任何問題。醫生看了一眼我的脖子,就給我一些維柯丁(Vicodin)。”

約翰貝爾說:“他出了急救室,帶著90天的鴉片處方,可以再取五次。”

喬什貝爾說:“我記得回到家的那個夜晚我就吃了藥,那感覺就好像第一次體會到愛。”

約翰貝爾說:“他吃完第一次處方開出的藥之後,就已經上癮了。”

喬什的鴉片成癮很快從藥片發展成海洛因。

他說:“那個HIGH勁很強烈,那種感覺跟我成癮之初時的感覺一樣。後來就變得可怕了。”

喬什的毒癮失控的時候,他去了疼痛管理診所求助,但無濟於事。

他說:“醫生在我們病人身上花的時間很少。我們從來也沒談過戒癮,從來也沒有談過治療。醫生總是說:'這是我們要給你開的藥。'沒有警告。他們從來也不告訴我這會帶來更大的副作用或者我會吃上癮的。”

由於喬什住在德克薩斯,他的家人沒有意識到他的痛苦掙扎。

約翰貝爾說:“回首往事,我們當時真的不懂成癮的問題,不知道要尋找哪些跡象來發現他在這段時間上了癮。”

喬什貝爾說:“我爸爸一發現,真的就是在當天就南下飛到德克薩斯。我的戒癮之路就從那一天開始了。”

約翰貝爾說:“我去看他的時候,他向我解釋了發生的一切。我對他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愛他,我支持他。”

家庭支持是戒癮康復的關鍵。

約翰貝爾說:“嗑藥成癮或者任何成癮通常都被稱為是一種家庭疾病。我覺得這種描述很精確,因為痛苦的不僅是成癮者本人,而是全家。”

約翰貝爾競選時帶著兒子喬什走街串巷挨家敲門。

他說,公開應對這個問題是關鍵。

他說:“外界經常對成癮問題持負面看法。覺得成癮者都是那些在大橋底下搭帳篷住的無家可歸者。但事實是,雅片成癮今天波及到每一個族群、每一個收入層。波及到大城小鎮,波及到美國各個角落。”

在一次市民會議上,州議員貝爾告訴大家:“對我來說,這是個切身的問題。”

身為本州的立法人員,貝爾一直在用自己的經歷和職位推動改變。

他說:“所以我們對急救室開的急性止痛雅片處方藥的數量實行了限制。”

他們還把資金投入到“納洛酮”(Naloxone,Narcan)。這種藥如果很快服用,可以逆轉鴉片服用過量。

他說:“我們投入了240萬美元,以確保我們所有的'第一響應人'有能力提供這種救命藥。”

貝爾最近在自己的選區當選連任。他計劃繼續推動解決鴉片危機。

他說:“我不是什麼特殊人物。我就是一個兒子染上了毒癮的父親。像我這樣的人太多了。我們越是能夠多多分享我的故事,就越是能夠讓這個問題走出陰影,擺在我們大家的面前,讓我們能夠加以改善,幫助那些正在掙扎的人。”

喬什已經有九個月沒有沾染鴉片了,他迫切希望用自己的經歷來幫助他人。

他說:“我們所希望的只是,一旦我們找到戒癮之路,就要幫助別人找到戒癮之路,因為我們知道它有多麼的黑暗,也知道不再生活在謊言中的感覺是多麼的美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