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人權律師余文生被轉控煽顛及監居妻子遭傳喚

  • 海彥

余文生妻子許艷(紅圍脖)在石景山區看守所前(推特照片,2018年1月20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52 0:00

兩週前遭當局註銷執業證後,因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而被傳喚並刑拘的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近日又以涉嫌“煽顛罪” 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同時,余文生的妻子星期六午夜也被“煽顛”傳喚,住所和辦公室再幾次被搜查。

持續受到外界關注的北京709案辯護律師余文生被抓捕案,星期天出現重大轉變。據余文生的妻子許艷在社媒上發出的消息, 27日晚上約9點,許艷家裡突遭停電,準備和孩子下樓去物業買電時,遇到一群包括江蘇省徐州市銅山區及北京石景山公安分局的約20多警察,拿走兩人手機,給她看了一下傳喚證,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警察隨後搜查余文生租用的辦公室及住家。

期間,徐州銅山區警察給許艷一份余文生被指定監視居住的決定書,罪名從“妨害公務罪”變更為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到了28日零點左右,徐州警方將許艷帶到石景山區廣寧派出所詢問一夜,困了就躺在長椅子上睡一會,上午接著詢問,連上廁所都有人跟隨。下午約1點又對住家第二次搜查至下午4點。許豔後被送回辦公室,再回到家中與孩子和母親見面。

余文生被變更罪名和強制措施,引發外界關注。因709抓捕案已兩年多無法做律師年檢的北京律師劉曉原,星期一在推特上表示,“有這樣一起案件,先以涉嫌尋釁滋事作口頭傳喚,不配合起衝突就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拘,不到半個月,案件又被跨省指定縣級區公安行使管轄權,同時變更涉嫌罪名為煽顛,變更強制措施為指定監視居住。涉嫌罪名變化之快,地域範圍變化跨度之大,我學的那點法律知識,已經無法看明白這樣的辦案”。

余文生辯護律師之一的黃漢中星期一對美國之音表示,有關律師目前在準備前往徐州銅山區公安分局遞交律師代理手續,要求會見余文生。此前,包括黃漢中在內的先後5位律師曾前往石景山區看守所要求會見被刑拘的余文生,都遭到拒絕。而709案抓捕案天津和湖南警方辦案都沒有批准過律師的會見申請。

他說:“我們現在不知道妨礙公務罪是移交給徐州方面辦,還是已經撤銷案件了。徐州顯然是受到了應該是公安部,因為跨省,指定辦理余文生的案件。我們正在準備及時地趕到徐州,向辦案機關遞交代理手續。709案天津、湖南都採取了統一的不批准律師會見的做法。我們希望余文生嚴格執行現行法律,嚴格依法辦事。”

對於警方以涉嫌“煽顛罪”罕見地傳喚余文生的妻子許艷,外界分析應當是警方以此恐嚇家屬,增加心理壓力,迫使家人減少發聲。據悉,許豔的手機已被警方收走,其他方式暫時無法聯繫上。

黃漢中律師表示,徐州警方星期天告訴許艷星期一還要見面,因此已經趕往余文生的辦公室了解具體情況。

黃漢中:“徐州方面的辦案人員明確地告訴許艷,今天還會來見她。作為我們律師有一個分析,也可能是第二次傳喚許艷。許艷非常擔心他是不是來異地將她帶走,也採取強制措施,也不排除這種可能。所以,我已經趕到余文生辦公室,我們正在了解各方面的情況。”

記者:“是不是她也受到警方的警告不能接受外媒的採訪呀?”

黃漢中:“他的言下之意,他有這個要求。”

記者星期一晚上經核實,許艷當天沒有受到徐州警方的第二次傳喚。

另外,自余文生律師1月19日被刑拘後,網友在社交媒體上發起為因向19大二中全會提出修憲建議的余文生爭取自由的聯署信,到星期一下午,已有超過400人參與。不過,陸續有網友證實,因參與聯署受到當地警察或國保的約談或喝茶,警告不得參與聲援余文生律師的活動。

作為中國人權律師團成員的余文生,近年來參與維護人權的活動,尤其是2015年709抓捕案後代理北京維權律師王全璋,不斷受到打壓,去年7月遭當局重壓威脅下的所屬律師事務所解聘。同時,北京司法局更警告其他律所不能聘用余文生。而他申請自己開律所,也不獲批准。

余文生2014年因支持港人為爭取真普選的“佔中”被抓捕99天,失去人身自由,並遭受酷刑,造成身體及精神損害等。余文生在1月18日中共十九大二中全會開幕的當天,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建議國家主席由差額選舉產生,取消軍委主席及軍委製度等等。

余文生1月19日就被警方強制帶走。1月20日凌晨被以涉嫌妨害公務刑事拘留於北京石景山看守所。1月23日,澎湃新聞以《北京警方:一男子暴力襲警致兩民警受傷,涉妨害公務罪被刑拘》為題報導了余文生所謂“襲警”並被刑拘的情況,但是由於視頻將事件發生順序前後顛倒剪接等,遭到律師和外界的普遍質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