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余文生案或移交異地 其妻被警方要求保持低調

  • 美國之音
  • 葉兵

2018年1月19日清晨,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公開提出修憲建議一天後遭便衣警察強行帶走。(警方執法記錄視頻截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0:51 0:00

中共19屆二中全會宣佈即將修憲後,以公民身份提出向中共高層提出修憲建議的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1月19日被便衣警察以妨礙公務為由帶走,至今已有一周,家屬聘請的辯護律師未被允許會見,余文生妻子前往看守所存錢也被拒絕。警方要求家屬保持低調,遭到駁斥。

余文生被帶走並被抄家及搜查辦公室後,其妻許豔多次通過國際媒體和社交媒體發聲,呼籲社會關注。週五下午,許豔被叫至派出所談話,警察要求她低調處理余文生案件,否則對她不利。據許豔介紹,談話過程中,她向警察詢問余文生的下落及其近況,但未獲警察答覆,警察只告訴她“幾天會有答覆”。

許豔稱,警察來到余文生家及辦公室向她晃了一下搜查證,但沒有交出該搜查證,帶走了余文生的筆記型電腦、U盤等物品,並且沒有提供相關文書。

許豔:到現在沒有結果,然後投訴控告什麼的。今天派出所給我打電話讓我到派出所一趟。然後以為他會給我一份看管余文生的材料吧,就是文書吧。可是到了(派出所)不是給我文書,而是談話。就是因為我作為妻子為余文生維權嘛,他跟我談話的目的,我個人認為還是讓我低調。這些話對我構成了威脅和恐嚇。但是你威脅恐嚇,最基本的我為我老公維權,也會去做。因為為他存錢,請辯護律師也是我最基本的權利。也是保障余文生基本權利的法律方式。我不會放棄這兩點。

余文生的律師黃漢中表示,由於石景山看守所稱該案與石景山分局是厲害關係,目前正在移交其他單位辦理,無法會見。黃漢中認為,如僅是涉嫌妨害公務,會見不需辦案單位批准,看守所以案件管轄權變更為由不讓律師會見是濫用職權。

為余文生辯護的另一位律師盧廷閣對美國之音表示,作為辯護律師,他此時不便多談余文生的案子,但可以證實家屬多方奔走卻至今無法確認余文生關在何處,律師也未能獲准會見余文生。

記者多次撥打石景山區看守所所長孟彬的手機,均顯示對方拒絕接聽,稍後再次致電則提示該手機關機。

1月23日,澎湃新聞網署名記者“莊岸”的文章指,北京男子餘某某“暴力襲警”,“先後打傷、咬傷兩名民警”。文中配有視頻。文章指,公安對涉嫌尋釁滋事的餘某某進行傳喚,而餘某某拒不配合,兩名被襲擊民警已構成輕微傷。文章還稱,“餘某某還涉嫌其他違法犯罪活動”。

有網友認出視頻中男子即為余文生。網友指出,這段視頻有加工剪輯痕跡,視頻右下角顯示的數位表明視頻由兩部執法記錄儀拍攝,顯示的時間不連貫,而且出現順序顛倒的現象。

許豔指,19日早上余文生下樓送孩子上學,有1輛特警車,2輛警車,1輛大客車,約十幾人,將余文生帶走

1月18日,余文生發表公開信,對於中共修憲提出若干建議,其中包括通過民主投票選舉國家領導人,和軍隊國家化等。

總部位於上海的澎湃新聞多次刊登有關709系列案件的報導,記者署名均為“莊岸”。

美國之音記者星期五致電澎湃新聞,要求聯繫“莊岸”,對方稱此人不存在。記者提出詢問該報導的責任編輯陳雷柱,希望核實這篇報導,截止發稿未獲對方回復。

石景山區國保隊長陸凱據稱遭到余文生“襲擊”,記者週五致電路凱詢問傷情,陸凱僅回答“去問律師吧”就將電話掛斷。記者再撥回去,對方沒有接聽。

北京律師程海發文要求石景山公安分局公開抓捕余文生的完整視頻,並且建議投訴、控告澎湃新聞及石景山公安分局造假,要求新聞出版部門查處澎湃新聞及記者“莊岸”違反新聞真實性、公正性的要求和紀律。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其他中國領導人多次強調要讓中國民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

余文生的妻子許豔對美國之音表示,在余文生的案子和遭遇中,她完全沒有感受到公平正義。

許豔:從我個案來說,我沒感受到公平正義。因為我得到的資訊是余文生(涉嫌)妨害公務罪。這是屬於可以會見的罪名。會見權就沒有得到保障。然後,從我家屬來說,我去看守所給他存錢,要保障他基本的生活問題,我存錢的權利也被剝奪了,限制了,所以這個也是沒有得到保障。公平和正義在余文生的案子中就沒有顯示。

維權律師余文生曾因支持香港佔中被拘押99天,本月余文生向北京大興區檢察院就拘押期間遭受的酷刑申請國家賠償。2017年6月,余文生在原律師事務所解聘後,沒有其他律所聘用。此後,余文生申請成立個人所,北京市司法局以“發表反對黨的領導、攻擊我國社會主義法治的言論”為由,拒絕其申請。余文生在中共十九大期間發表公開信要求罷免習近平、本月以公民身份再次發表文章對此次即將進行的修憲提出建議。此外,余文生也一直致力於幫助709案的受害者,被捕前他坦言律師證被當局註銷系當局“打壓報復”。最近廣東的隋牧青、山東的祝聖武等多名律師被當局以行政手段吊銷或註銷律師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