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貝加爾湖取水計劃引俄民眾不滿

  • 白樺 莫斯科

貝加爾湖。

幾十萬俄羅斯人簽名請願書,呼籲當局制止中國在貝加爾湖畔興建瓶裝水廠。俄羅斯民眾不滿中國又將獲取俄羅斯的一個寶貴資源,並擔心貝加爾湖生態將被破壞。

中國在貝加爾湖畔投資興建瓶裝水廠的計劃引發俄羅斯社會強烈反對。最近3個星期,互聯網上先後出現有兩封徵求籤名的請願信,寫給伊爾庫茨克州長、俄羅斯總統和政府內閣、以及一些環保機構,要求制止中國的建廠計劃。目前這兩封請願信上分別獲得將近15萬人簽名。簽名者中除了普通民眾外,還有不少社會名人和前政府高級官員。

中國的一家公司計劃投資15億盧布,大約相當2600萬美元,在伊爾庫茨克州的貝加爾湖畔興建一座瓶裝飲用水廠,產品將出口中國市場。這項計劃可為當地創造150個就業機會。工廠計劃今年動工,明年試產,4年後全面運轉。

水位降低

一封請願信說,中國工廠每晝夜抽取50萬升貝加爾湖水,貝加爾湖水位逐年降低,這一趨勢仍在持續,今年水位之低已經達到危機狀態,中國建廠後貝加爾湖將變得越來越淺。當局開發貝加爾湖,把貝加爾湖當成搖錢樹的做法將使子孫後代喪失這顆明珠,貝加爾湖也將喪失世界主要淡水湖的地位。

另一封請願信說,中國工廠將對貝加爾湖生態造成嚴重破壞,因為廠址選在許多稀有鳥類棲息的地方,那裡有貝加爾湖地區獨一無二的氣候環境。此外,為了提取貝加爾湖水,需要建設一條長達3公里的水管深入湖中,當地居民到湖中捕魚也將變得更加困難。請願信呼籲停止這種針對聖湖的無法無天行為。

一些在請願信上簽名的民眾表示,中國將喝乾貝加爾湖。也有人認為,俄羅斯的各種自然資源正源源不斷地流向中國,中國開始打貝加爾湖的主意。

官方的俄羅斯電視台在現場所採訪的民眾都反對中國建廠,民眾認為他們靠湖養家,以湖為生,生計將受到影響。一名接受採訪的當地高級官員說,中國的建廠計劃獲得了生態環保部門的論證並被批准。

中國威脅

俄中兩國正在舉辦媒體年活動,俄羅斯媒體上最近幾年來對中國的不利報導越來越少。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說,普京兩個星期後就要去中國訪問,而當地媒體現在把貝加爾湖事件炒起來,非常耐人尋味。他說,中國蘭州不久前也提出了進口貝加爾湖水,鋪設從貝加爾湖經蒙古到甘肅的管道,也受到媒體關注。

尼科里斯基說,許多民眾認為,根本就不應該碰被視為聖湖的貝加爾湖。但指責中國打貝加爾湖注意的深層原因是民眾對政府腐敗的不滿,以及擔心中國威脅。

擔心中國威脅

尼科里斯基:“普京政府賣給中國石油、天然氣、木材,這些行為沒有任何人監督,沒有人知道其中交易的內幕,民眾對此被迫忍 耐。現在把貝加爾湖水賣給中國,民眾對此的反應可能會完全不同。但另一方面,在普京這次訪華前,現在也確實看不出雙方還能拿出哪些能讓民眾感興趣的合作項 目來。”

評論人士說,貝加爾湖畔目前已有一些規模不大的瓶裝水廠在運營,韓國也打算建瓶裝水廠,但這些都沒有引起像反對中國項目那樣的負面反應。前蘇聯幾十年前在貝加爾湖畔建設了一座大型造紙廠,造紙廠廢水幾十年來源源不斷排入湖中。這座造紙廠後來被親克里姆林宮財閥傑里帕斯卡控制,雖然造紙廠長期引起生態環保人士的抗議批評,但抗議規模也沒有像抗議中國建廠這樣大。這家造紙廠在兩年前被關閉。

形象難改

來自貝加爾湖另一岸,布里亞特的學者基斯洛夫說,傑里帕斯卡在伊爾庫茨克州所擁有的其他工廠也對生態構成威脅,但當局對此盡量低調,也很少看到抗議活動。他說,雖然民調顯示俄羅斯人對中國越來越友好,但中國的根本形像很難轉變。

基斯洛夫:“許多人仍然把中國看成威脅,認為中國不會做好事。上個世紀90年代時,大批劣質中國商品進入俄羅斯,從那時起所形成的中國的負面印像一直很難改變。”

基斯洛夫說,貝加爾湖水位高低帶有周期性質。位於伊爾庫茨克州的貝加爾湖畔還建有水電站,水電站可控制貝加爾湖的水位,如果中國僅想提取湖水飲用,不會對貝加爾湖產生影響。

經濟效益

不久前卸任的布里亞特共和國首腦納格維岑曾表示,歡迎中國在當地建設瓶裝水廠。他說,中國投資能創造就業崗位,更能增加地方財政稅收,促進不發達的地方經濟發展。

普京親信,前總統辦公廳主任,目前負責生態交通事務的總統助理伊万諾夫最近表示,應利用貝加爾湖促進俄羅斯經濟發展。他說,供飲用的貝加爾湖水在國外市場每瓶可賣到兩美元,俄羅斯非常幸運能擁有如此多的淡水資源,僅貝加爾湖就佔有世界淡水資源的四分之一。

一名俄羅斯工商界人士說,目前生產貝加爾湖飲用水的工廠都不符合國際標準,如果中國真能按照國際標準建廠,瓶裝水不但能供應中國,甚至在俄羅斯也有非常大的市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