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越南與印度商貿增長 強化抗衡中國能力

  • 美國之音

印度新德里共和日遊行上的布拉莫斯超音速巡航導彈(資料照片)

在快速發展的越南,不斷湧入的印度企業加強了彼此商務關係,有助河內提升同這個強大的亞洲鄰國的聯盟,抵消越南對龐然中國這個傳統勁敵的依賴。

越南的印度商會副主席克里希南說:“印度在越投資截至今年三月的一年間達到20億美元,雙邊貿易額100億美元,2020年有望達到150億美元。

克里希南說:“截至目前,這個很容易取得的目標。四年來,越南對印度的出口趨勢正在上升。”

去年越印兩國同意提升“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從而使越南能夠廣泛地進入印度市場,雙方還將在2022年取消進口關稅,這是同東南亞國家集團所簽貿易協定的組成部份。

上述各項總額遠遠不能同越南投資長期以來依賴的台灣、南韓和中國的投資總和相比,但是其發展勢頭為越南加強了與世界人口第二大的國家的聯繫,有助減少對中國的依賴。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也是越南最大交易夥伴。

中越2016年貿易額為1000億美元,但是雙方圍繞南中國海局部地區存有爭議,雙方爭端在1974年、1988年和2014年引發衝突。

弗裡德里克博克是胡志明市貝克律師事務所合夥人。他說:“越南政府不希望自己的投資面失衡,讓其中某一個國家或者地區成為主導,因為這樣就會使得一切失衡,其中包括對外政策、國內政治等一切領域。”

他說:“就關注戰略問題的人士而言,他們希望印度人或許能夠更多地佔有市場,因為印度人很可能緊隨中國大陸。大家都希望在二者之間求得平衡,與雙方為友,那是最理想的狀態。”

越南依賴中國獲得廉價的大路貨產品,以及出口生產所需的原材料。這兩個共產黨國家1970年代打了一場邊界戰爭。在那之前,中國從越南奪走了南中國海的帕拉塞爾(中國稱西沙)群島。

2014年,中國在越南東面的南中國海部署了一個石油井架,引發了船隻衝撞事件,以及越南國內導致死傷的反華暴亂。今年六月,東道主越南開始鑽探海上石油之際,一名中國軍方官員縮短了對越訪問行程。

克里希南說,印度和越南都迫切加強合作,二十年來印度的農業、服裝和醫藥業投資已經進入越南。他說,成本低廉的先進印度技術有助於乾燥天氣下的越南農業,以及蔗糖生產和腰果加工。印度塔塔電力公司在越南經營一個價值18億美元的熱電廠。

三年來,印度政府辦的印度石油天然氣公司(ONGC)的海外子公司,與“越南石油開採生產公司”合作,在南中國海地區尋找油氣資源。

克里希南說,約八萬印度人每年訪問越南,他們經常是尋找商機的遊客。越南回程客約兩萬人,他們有時前往參觀(印度)佛教景觀。

印度自身迫切希望在亞洲抵制中國的擴張。這兩個亞洲大國本星期剛剛緩解了在不丹歷時兩個多月的軍事對峙。中國聲稱擁有爭議地區的主權,中國工人進入這一地區修路後,不丹要求印度幫助。

臺灣淡江大學戰略問題教授黃介正說,發展貿易、投資和經濟關係的國家,並非總是政治盟友,但是就印度和越南的情況而言,這種命運卻是“天然的”。他說,中國不大可能在印度面前退縮,因為越南也在努力發展同其他強國的關係。

黃介正說:“不是說,只有大戰略家才能想到將市場多元化。當然,這樣做會有某些影響,不過,目前我沒有看到一種影響,根本上改變中國對越南的看法,因為美國正在改善同越南的關係,日本也在改善同越南的關係。”

檀香山亞太安全研究中心教授莫漢說,北京的敵意以及從海上到不丹邊界不斷升級的領土領海爭端,讓那些“警惕中國”的國家聯盟更加緊密。

亞洲其他地區的印尼、緬甸和菲律賓,也在試圖經常通過貿易與投資,平衡與中國和西方間的對外政策。

中國預計將密切注意印度同越南的海上關係。克里希南說,印度石油公司可能會再度在越南附近水域運作。河內有關官員則試圖保護有關投資等利益。

克里希南說:“我不認為這將成為一個大問題。對(越印)兩國有能力非常正面地處理這個問題,我們的態度是非常、非常積極的。我認為,外國或者公司在越南的投資不會面臨風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