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被捕中國律師之妻再聲明拒絕官派律師

  • 海彥

維權律師王全璋與妻子李文足

中國709大拘捕案至今唯一沒有確切現狀消息的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星期二再次發表聲明,拒絕任何“官派律師”,堅持聘用幾年來一直為王全璋奔波而受打壓的維權律師。隨後,中國知名律師陳有西星期三在微博上發文,對近期涉及到王全璋案做出說明。

兩年來一直為爭取丈夫王全璋獲得自由而奔赴天津和到最高檢、最高法控告的李文足,7月25號發表由8位709家屬聯署支持的“拒絕官派律師的再次聲明”。她表示兩位大牌律師近期通過各種“途徑”聯繫她,其中一位通過短訊告知受王全璋委託已經會見過,但王全璋不願簽署辯護協議,並詢問家屬是否願意聘用。李文足回復稱,堅持聘請兩年來一直為王全璋維權的程海和余文生律師。

李文足表示,另一位大牌律師通過信任的好友傳話,堅持要見她,本以為是王全璋的同道關心家屬,但見面後得知是官派律師。李文足在聲明中沒有點出兩位律師的名字,但是堅決拒絕任何官派律師。

知名律師陳有西26日凌晨在新浪微博就709王全璋案發表《“官派律師”不得不說的幾句話》的文章。曾因代理廣受外界關注的雷洋“被嫖娼死”案而引發爭議的陳有西在文章中承認他就是李文足所指的“官派律師”,希望公開澄清會見王全璋的真情。

陳有西表示,天津二中院7月10日通過浙江司法廳告知,王全璋7月3日簽出委託書,希望他擔任辯護人。陳有西答复需要會見王全璋當面確認。陳有西和助手7月13日上午去看守所會見王全璋,王全璋確認是想請陳有西辯護,並當面再次簽署了三份辯護委託書。

陳有西稱,他詳細詢問了案情,作了會見筆錄,並提出需簽署辯護協議,適當收費,以免被認為是“官派律師”。王全璋表示希望再考慮一下,並要陳有西閱卷後再決定是否同意辯護。陳有西和助手下午得以全面閱卷,拿到《起訴書》。

陳有西說,他和助手7月14日上午第二次會見王全璋,告知了閱卷情況和初步意見。當陳有西提出簽訂辯護協議才可合規代理,並給家屬寫出委託律師意見時,王全璋拖延不簽,稱想自己辯護。

陳有西表示,當天快6點時,他給李文足發去短信,說明了情況,並徵詢家屬意見是否希望他擔任辯護人。第二天,他收到了李文足的否定回复。

美國之音記者星期三下午聯繫到陳有西律師,希望了解他在會見王全璋過程中是否獲知曾有外界所傳的遭受酷刑的情況。陳有西表示,由於他不是王全璋的律師,因此不方便透露更多的會面情況,一切以他在微博上的說明為準。

陳有西律師的博文引發外界極大關注。有網友要求陳有西透露一下王全璋的身體狀況,陳有西表示“身體很好”。不過,有網友質疑說:“李文足聘請的律師申請40次都見不到王全璋,陳律一去就會見,有意思。”陳有西解釋說:“兩位律師都未通過年檢,進不了看守所,也閱不了卷”。陳有西的解釋立即招致許多批評,指與事實不符。李文足聘請律師之一的余文生留言,明確表示他本人“2016年2月到2017年5月年審正常”。

余文生今年6月30日通過了年檢考核,但被司法局以換發新律師證為由,將律師證收走並扣押,直到7月19日才收到司法局發還的執業機構一欄被白紙覆蓋並蓋了公章的廢證。

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星期三下午對美國之音表示,她不希望評論其他的事情,只是想明確表達拒絕“官派律師”的立場。

她說:“在王全璋被抓的時候,我就聘請了我非常信任的、非常好的律師。在這兩年當中,他們也一直在努力,但是官方各種理由拒絕(會見)。現在官派律師這樣子,我現在,我的態度就是,只認可我自己聘任的,抵制所有的官派律師。”

對於陳有西律師回應網友表示,王全璋身體很好的信息,李文足表示,感謝網友對王全璋身體狀況的關注,不過,根據以往經驗,官派律師一般都說709在押人員的身體很好,而實際上許多人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酷刑。

她說:“如果不是我信任的律師帶出來的消息,我對王全璋現在的狀態還是非常非常的擔心。之前709案的一些家屬,曾經跟官派律師有過接觸,他們告訴這些家屬,你們家人挺好的。但是這些709案被釋放出來的人,他們真的好嗎?他們一個一個出來,在裡面都飽受了這個酷刑。但是官派律師出來都說他們挺好。”

李文足為丈夫王全璋聘請的余文生和程海,都是中國知名的維權律師,多年來在執業過程中不斷受到當局的刁難和打壓。

北京悟天律所法定代表人和負責人程海7月23日向北京市政府提出行政復議申請,要求撤銷北京司法局和昌平區司法局違反國家律師法,強令律師和律所參加年度檢查考核的通知。

同時,余文生律師7月23日向最高檢寄送要求對司法部長張軍涉嫌濫用職權進行刑事調查的建議函。余文生表示,自張軍2017年任司法部長以來,全國各地司法行政機關繼續採取對律師群體高壓管控,對以捍衛人權法治和社會責任的律師打壓,司法局和律協採取約談威脅恐嚇、不給律師蓋年檢備案章、扣押律師執業證等方式對付那些擁有正義感的律師和律師事務所,公然破壞中國法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