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VOA專訪:史密斯議員談如何延續劉曉波精神遺產


美國國會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共同主席克里斯·史密斯眾議員。(資料圖片)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去世在美國國會引起強烈反響,兩黨重量級議員紛紛在第一時間發表聲明悼念劉曉波,並同聲強力譴責中國政府,認為中國政府要為劉曉波的去世負責。長期關注中國人權狀況的美國國會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共同主席馬克·魯比奧參議員(Sen. Marco Rubio, R-FL)和克里斯·史密斯眾議員(Rep. Chris Smith, R-NJ)及委員會所有委員發表共同聲明,敦促中國政府盡快結束對劉霞的軟禁和監控。與此同時,身為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非洲、人權及國際組織小組委員會主席的史密斯議員並在7月14日就劉曉波悲劇舉行聽證會。史密斯議員在聽證會上說,劉曉波之死是“中國乃至全世界的災難性的損失”。史密斯議員在聽證會後接受美國之音國會記者張佩芝的獨家專訪,訪問中史密斯議員談到接下來國際社會的任務,以及世人該如何延續劉曉波留下的精神遺產。請看張佩芝、久島的採訪報導。

記者:史密斯議員,謝謝您接受美國之音的專訪。

史密斯議員:謝謝你請我上節目,也謝謝你持續把真相傳播出去的努力。

記者: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7月13號去世,您多年來不遺餘力地呼籲中國政府釋放劉曉波,剛才並就劉曉波悲劇主持了聽證會,您如何形容您現在的情緒和想法?

史密斯議員:這是一個讓人十分悲傷的時刻。一個像劉曉波這樣的重量級人物去世了,他的妻子也受了很多苦。就像今天出席聽證會的專家所說的,劉曉波被關押等於是被判了死刑,我們不認為中國政府為劉曉波提供許多醫療服務讓他能早期發現肝癌。診斷後他得到了什麼協助?他得到了什麼癌症治療服務?他服用什麼樣的藥物?到底是什麼?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劉曉波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他完全是和平的,他清楚的闡述說,“我沒有敵人”。他希望讓中國和平轉型,尊重人權和民主價值,就因為這樣他被判處11年徒刑,妻子也被軟禁,這是個殘酷的壓迫。這撕開中國獨裁的面具,關於它的合法性,野蠻性、殘酷性,他們在光天化日,全世界都在關注的情況下,如此虐待一個這麼偉大的人。

必須立刻‘轉向’人權

我相信,這件事會讓國際社會“轉向”關注中國人權(Pivot to human rights in China),過去說要“轉向”亞洲(Pivot to Asia),主要是經濟考慮,我們現在要立刻“轉向”人權,要求中國尊重普世公認的人權價值,雖然他們說有這麼做,但其實沒有。

記者:您和美國國會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共同主席魯比奧參議員發表聲明,敦促川普政府尋求劉霞的自由,讓她不要再受到非法軟禁,在接下來幾天,我們應採取什麼行動?

史密斯議員:那是個很好的問題。川普政府明顯表達希望中國政府能讓劉曉波和劉霞及家人到美國或德國或他們選擇的國家進行治療,但並沒有成功,我們現在必須加倍努力,讓像劉曉波一樣勇敢的劉霞能到美國或其他自由國家。這是我們的呼籲,我們會堅持地要求和推動,我相信川普政府會提出這樣的要求,我們必須要不斷要求直到得到成果。

記者:劉曉波在海外是最知名的中國異議人士,但不幸地,在中國,由於政府對言論自由的限制,很多人並不知道劉曉波。您認為他的去世將如何改變改善中國人權狀況的努力?

史密斯議員:很大程度上,由於你們(美國之音)的工作,中國國內有越來越多人不只知道劉曉波,也知道中國政府普遍侵犯人權的情況。我們不是只要看經濟,不是只要賺錢,我們也要自由,我們生活的氧氣就是個人自由,對人權的尊重,有言論自由,有集會自由,記者能撰寫關於真相的文章,不是由北京當局提供的各種教條,我像會有越來越多人發現這一點。

在今天聽證會上,證人之一林培瑞教授提出很好的一點,兩百年後,沒有人會記得那些施行酷刑的人,誰做了殘暴的事情,他們會記得那些希望的明燈,會記得那些捍衛中國人權的英勇男性和女性。天安門事件應該告訴世人,中國人民希望得到自由,但他們的政府沒有給他們自由。
美國的製度有缺點,但我們有修補的辦法,我們有獨立的司法系統,我們有國會,有參議院眾議院,我們有總統,我們有選舉,我們的領導人不斷更換,從共和黨到民主黨,民主黨到共和黨,中國人民應該也能得到這些。

記者:國際社會接下來應如何讓劉曉波的精神遺產繼續下去?

史密斯議員:我想美國和國際社會應該把關注焦點轉向中國人權(pivot to human rights in China)。有一種錯誤的想法就是,如果你想讓中國在北韓問題上合作,你必須向習近平磕頭;如果你想取得重要貿易協議,你必須把人權議題拋諸腦後。美國和其他國家必須採取一個“全政府”的策略 (whole of government approach),類似我們在蘇聯人權狀況最糟糕時和南非實行種族隔離政策時我們對他們實行的政策。

劉曉波逝世應促使世人對中國說:夠了

熱愛自由的國家可以聯合起來說,夠了!劉曉波的死刑和早逝應該促使我們一起說,夠了!人民的權利是攸關重要的,人權不是只有美國人民、歐洲人民、拉美人民、非洲人民可以有,它是所有人都應該有的,包括中國人民。我們在天安門廣場上看到中國人民對自由的渴望就像世界任何地方一樣,甚至也許更多,有這麼多人冒生命危險,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劉曉波就是其中之一,他救了一些人,自己被判刑。在人權議題上,我們必須停止這樣如履薄冰的態度,擔心北京當局會怎麼想。事實上他們孤立了自己,他們想在國際上發揮影響力並獲得尊重,但如果你連自己人民都不尊重,你如何得到其他國家人民和領導人的尊重?

記者:您在國會已經擔任了37年的議員,您過去三十多年來是全球人權的捍衛者,是什麼動力讓您不遺餘力地捍衛全球人民的人權與自由?

史密斯議員:沒人這麼問我,或可以說幾乎沒問過我。我的動力是我的信仰。我是基督徒,是天主教徒,我強烈相信我們必須保護他人,因為做為耶穌基督的信徒,這是我們要做的。我尊重所有的宗教,我提出的宗教自由法案就是要尊重所有的宗教,要確保人們有信仰的自由。

史密斯議員:信仰是我堅持捍衛人權的動力

但對我來說,我的動力是我對耶穌的信仰,在聖經中我們到處都可以看到這樣的訓誡,比方說,他說,“你如果幫助我的弟兄中最弱小的一個,你就是幫助我了。”所以耶穌把自己比喻為一個在人群中窮困的人,弱小的人,或在勞改營裡的政治犯。當你幫助這些受苦的人的時候,你就如同在幫助上帝了。這是我的靈感來源,這也是我們很多人的動力,包括我的好友弗蘭克沃夫、我的很多助理也是如此,我們有更多的同情心和愛心,這是來自於我們的信仰。我們不會告訴大家你們要和我們有同樣的信仰,聖方濟各有個名言,他說,我們要傳揚福音,但只有在必要時才用語言傳揚。

記者:謝謝您史密斯議員接受美國之音的專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