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華盛頓多家智庫舉行討論會,探討朝鮮半島問題以及美國及其東亞盟友的政策選擇。上個月,聯合國安理會繼3月之後再次對北韓實施制裁。一些專家認為,制裁有效的關鍵在於各成員國,尤其是中國,是否嚴格執行制裁。

一些專家認為,制裁有效的關鍵在於各成員國,尤其是中國,是否嚴格執行制裁。他們也表示,與中國在聯合國制裁上的合作非常重要,但是不夠,美國還有必要實施針對與北韓有貿易往來的第三方國家的“二級制裁” (secondary sanctions) 。

聯合國安理會針對北韓9月第五次核試驗以及近幾個月的導彈發射活動實施了更為嚴厲的制裁, 其中對北韓經濟非常重要的煤炭出口設置上限。

最新的制裁由安理會15個成員國一致通過,其中中國的支持尤為受到關注。今年3月,對於聯合國針對北韓的一項制裁,中國也投了贊成票。

中國的支持被認為是一個積極跡象,但曾經擔任奧巴馬總統亞太事務首席顧問、白宮安全委員會亞洲事物高級主任的麥艾文(Evan Medeiros)星期四(12月15日)在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舉行的討論會上說:

“有關制裁的關鍵問題是,中國是否願意對北韓施加威脅政權的制裁?就是在效果上類似於奧巴馬政府對伊朗的制裁。”

他說,毫無疑問,中國在制裁北韓問題上的看法已有很大轉變,但他對中國是否會走到那一步表示懷疑。

儘管受到國際社會的孤立與制裁,北韓不但沒有停止核項目,而是加快了導彈試射以及核試驗的步伐。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美韓研究所高級研究員金永浩(音譯,Yonho Kim)說,就他的觀察和研究來看,制裁對北韓的社會和經濟幾乎沒有顯著影響。

朝鮮半島問題專家、前美國中情局分析員蘇密·特里(Sue Mi Terry)說:“也許他們願意通過這些制裁更為嚴厲的決議,但不管是什麼原因,意願也好、能力或腐敗問題也罷,最根本的是,中國一直不願執行制裁。”

在此之前,中國一家公司被曝因涉嫌幫助金正恩政權逃脫國際制裁及擴張核武器項目而遭到北京和華盛頓的調查。這家企業及企業高管此後被美國財政部施以經濟制裁。此外,有數據顯示,在3月份的制裁之後,北韓出口到中國的煤炭未降反升。

曾經擔任聯合國有關北韓決議專家組成員的古川勝久表示,在制裁執行方面,不僅是中國,其他所有成員國都存在一些問題,比如不夠重視北韓核問題,對安理會決議缺乏理解,各國和機構間缺乏協調等。

他說:“北韓總是知道如何適應嚴厲制裁,在過去數十年中仍然沒有垮掉。我們應當通過各國間的相互協調合作,來加強這些制裁。”

蘇密·特里和麥艾文認為,美國有必要推進“二級制裁”(secondary sanctions)。麥艾文指出,美國政府已經實施了這類制裁,比如對與北韓被制裁的實體有業務往來的中國的銀行實施制裁。不過他認為,有必要將這類制裁的範圍擴大。

他說:“基本上,任何的中國銀行或金融機構,若與任何的北韓實體有業務往來,則不能使用美元系統;其次,將北韓踢出SWIFT系統,就像我們對伊朗做的那樣,結果就是,沒有中國的銀行能夠與任何的北韓銀行有業務往來。”

不過,他坦言,這樣做勢必會增加與中國的摩擦。

北京堅稱自己在認真履行聯合國安理會決議,並稱北韓核問題的實質是朝美關係。但華盛頓的一些觀點認為,北京應當肩負起約束北韓的責任。

華盛頓智庫外交關係理事會北韓問題高級研究員斯科特·辛德(Scott Snyder)說:“我認為,我們不得不接受這樣的事實,那就是,北韓的生存空間是由美中兩國的地緣政治失信造成的。”

他認為,如果美中兩國在未來的北韓問題上達成一定共識,那將限制北韓的選項;反之,北韓將會利用美中之間出現的不一致。

辛德建議,美國應當將北韓問題獨立出來,不讓美中關係中的包括台灣問題在內的其他問題影響兩國間在北韓核問題上的戰略對話與合作,導致北韓有機可乘。

他在布魯金斯學會星期五(12月16日)的一個討論會上說:“我看這個問題的時候,我看到美中關係中超負荷的各種議題,我 看到美中關係可能會走向更多分歧。在我看來,如果任命一位特別代表處理北韓問題,將這個問題與美中關係中的其他問題分離開來,並向中國傳遞出美國重視北韓問題這個訊息,那將是一種合理的做法。”

美國候任總統唐納德·川普近來有關對華關係的言行引發軒然大波,令一些人擔心美中關係的未來走向。他與台灣領導人通電話,打破了美國在台灣政策上數十年的外交傳統。此外,他還表示美國不一定要被“一個中國”政策束縛。

不過,川普還未明確表示過他會如何處理北韓問題。但是他在競選期間曾經表示,北韓問題是中國的問題,他有辦法讓中國去說服北韓放棄核武器。他還說過,如果金正恩來美國,他會和金正恩邊吃漢堡便商談核問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