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六國演義(2):北韓是中國的“緩衝區”還是“負資產”?

  • 斯洋

2013年7月27日,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和中國副主席李源潮在平壤紀念北韓戰爭停戰60週年的慶典上

對於北韓與中國的關係,一個傳統的看法是,北韓是中國的一個戰略“緩衝國”,所以,當美國總統川普指望中國解決北韓問題時,很多專家認為,這無異於緣木求魚,因為中國是無論如何不會放棄這個戰略緩衝區的。不過,已經有不止一位中國學者提出,其實對中國來說,現在的北韓已經淪為負資產。他們呼籲中國政府改變對北韓的策略,並說,到了中國放棄北韓的時候了。

北韓試射也向中國發出了訊息

當北韓在7月28日第二次試射洲際導彈的時候,除了導彈的射程,試射的地點也引起關注。北韓最新試射的地點在慈江道,從地圖上不難發現,這個地點距離中國與北韓邊界的直線距離只有50公里,距離平壤卻更遠。

分析人士認為, 北韓通過試射在向美國發出訊號的同時,也向中國發出了一個訊號。美國合眾社援引南韓東國大學教授金容鉉(Kim Yong-hyun)的話說,發射地點距離中國之近讓中國不舒服。但是,對北韓來說,這樣選擇卻沒問題,因為平壤對中國不高興也已經很久了。所以,這個地點的選擇,對中國來說也是一個訊號。

北韓還是中國的軍事戰略緩衝區嗎?

北韓的地緣政治價值應該是多年來中國承諾支持北韓政權的最主要的原因,因為北韓可以作為中國與駐韓美軍之間的緩衝帶。60多年前中國出兵“抗美援朝”其實也是出於這樣的戰略考慮。

很多中國人這麼想,很多美國人也這麼想。

在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最新公佈的有關製裁北韓的新藍圖報告(A Blueprint for New Sanctions on North Korea)中,作者寫道:

“雖然美國把北韓的核與導彈項目當成對美國安全的最大的挑戰,但是中國最大的擔心是如何維持北韓半島的穩定。從北京的觀點來看,北韓提供了中國和南韓邊境一個很有價值的戰略緩衝區,畢竟南韓駐有大約2萬5千名美國士兵。”

報告說,另外,中國領導人也擔心北韓經濟或是政治崩潰會引發難民潮,讓大量的北韓難民湧入中國。

北韓越來越成為中國的負資產

不過,中國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朱峰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將北韓當成中國的緩衝區的看法已經有點過時,中國國內在北韓問題上的看法已經有很大分歧。

他說,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意識到北韓已經慢慢成為中國的“負資產”,也威脅著中國的安全。他說:“有核武器的北韓會使得北韓半島更加動盪,有可能發生軍事衝突,直接影響到中國。第二,北韓的核設施,哪怕只是發生核洩漏,對中國也是巨大的威脅。第三,今天的北韓體制非常不開放、專制,我們不知道他會做出甚麼?北韓體制的不可預測性,加上擁有核武器,會對整個中國的地區帶來巨大的威脅。”

不過,他同時強調,出於“自保”的原因,中國的確不希望北韓出現戰亂或是出現災難性崩潰。

朱峰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雜誌上撰文說,“中國必鬚面對現實, 金氏家族的核與導彈項目已經不符合中國的利益,同時也威脅著區域穩定。”他呼籲中國政府改變與北韓的關係。他寫道:“現在是中國重新評估與北韓關係的時候了,是中國在政策上做出重大改變、一了百了的時候了。”

中國應該幫助推進以南韓為主導的半島統一進程

朱峰不是第一個呼籲中國政府改變對朝政策的中國人。2013年3月,時任中共中央黨校校刊《學習時報》副總編輯的鄧聿文在英國《金融時報》公開撰文《中國應該拋棄北韓》,批評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北韓的現行政策,提出丟棄北韓。不過,據稱,他因此被解職。

鄧聿文今年4月14日在《金融時報》發表題為《北韓喪失和平轉型可能性》的文章。他在文中說,北韓的最終崩潰已成必然,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對北韓及包括中國在內的週邊國家來說,代價最小的半島統一方案,就是金正恩下台,然後改革開放,發展經濟,在這一過程中推進和南韓的融合,兩韓慢慢再走向統一。

他還說,中國應該順應歷史潮流,主動推進以南韓為主導的半島統一進程,確保在北韓潰敗之時,國家利益和人民福祉的損失能夠減到最少。

北韓核問題是中與北韓關係變化引起的

沈志華是一位因對北韓戰爭的開創性研究而聞名的中國歷史學家,他也敦促北京重新考慮其長期以來對北韓的支持。《紐約時報》援引他最近的一次演講說:“北韓是中國潛在的敵人,南韓是中國可能的朋友。”

他說,雖然中國與北韓過去是朋友,是盟友,但是中國的根本利益和北韓的根本利益是不一致的。

他解釋說,1992年中國與南韓建交,徹底摧毀了中國與北韓關係的政治基礎,所以北韓為了自保,制定了自己的“核戰略”,而正是這個核戰略讓中國與北韓利益進一步走向對立。

他說:“現在北韓擁核,不斷搞核試驗,就是北韓半島危機不斷升級的根源,也是在中國週邊製造不安定狀態的根本原因。但這是北韓的根本利益要求的。這樣,在客觀上,中國與北韓的根本利益就發生了對立。中國的根本利益是要求週邊穩定,對外發展,但自從北韓有了核武器,週圍就沒安穩過,所以中國與北韓利益必然是對立的。”

沈志華強調,中國人需要清楚的一點是,北韓核問題並不是官方所稱的美國與北韓對立引起的,“北韓改行擁核政策,是中國與北韓關係變化引起的。”

中國還沒準備放棄平壤

雖然中國嚴厲譴責北韓的核與導彈項目,並支持聯合國對北韓的幾輪制裁,而且北韓也指責中國淪為“美帝國主義”的“同謀”,但是,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朱峰說,北京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準備“放棄”平壤。

他解釋說,如果是放棄,北京應該有明確的政策決定, 或切斷平壤的供給(生命)線或宣佈平壤是“公共威脅”,但是,北京都沒有這麼做。

中國依然是平壤的生命線。最新統計顯示,北韓對中國的貿易依賴度去年達92.5%,創下歷史新高,連續三年保持在90%以上。

據大韓貿易投資振興公社(KOTRA)7月21日發佈的“2016年北韓對外貿易動向”報告,北韓去年對外貿易額為65.5億美元(不包括韓朝貿易),同比增長4.7%。北韓同期對中國的貿易規模是60.5億美元,同比增長6.1%。數據顯示,北韓經濟嚴重依賴中國,沒有中國就會無法正常運轉。

不過,也有報導說,北韓對中國貿易出現赤字,北韓對中國出口下跌。為了製裁北韓,中國曾切斷從北韓的煤炭進口。

除此之外,中國在8月1日建軍節閱兵活動前夕還低調進行導彈試射,演習中向外型酷似美國薩德反導系統和F-22隱形戰機的實體目標發射導彈。中國的訊息很清楚,是反對美國在南韓部署薩德導彈系統,而不是北韓的導彈試射。

“不戰、不亂、不和”:中國的模糊策略

在解決北韓問題上,中國目前提出的是“雙暫停”倡議,即北韓暫停核導活動,而美韓暫停大規模聯合軍演。

南京大學的朱峰說,中國在北韓問題上的底線可以總結為“不戰、不亂、不和”。

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梁雲祥說,與毛澤東時代相比,現在中國對北韓的戰略模糊。

他2016年在“中國對北韓'戰略緩衝區'的矛盾與困境”一文中寫道,“現在的北韓政策則比較模糊,既不支持北韓,比如堅決反對北韓擁有核武器,支持聯合國安理會對北韓的制裁等,但是又明顯地和美、日、韓的立場不同,反對嚴厲制裁北韓,尤其反對改變北韓政權等。”

梁雲祥認為,這樣一種模糊策略其實與中國無法定位與美國的關係有關。只要中國認為美國“忘我之心”不死,中國就無法完全放棄北韓,因為北韓作為政治意義上的戰略緩衝區的作用還在。

他說:“如果僅僅從安全和實際的經濟利益考慮,北韓對中國而言沒有什麼價值,反而常常是一個負面影響因素,即常常給中國的國家安全和國際形象帶來負面影響,因此就可能會得出結論,乾脆和美國站在一起,以各種手段嚴厲制裁北韓直至其改變政策或者其政權改變,但是如果從政治上考慮又需要北韓的存在,從中美對抗的宏觀戰略來考慮,那麼甚至更需要北韓的存在來牽制美國。”

南京大學的朱峰說,未來中國在北韓問題上有三個選擇: 1) 與美國密切合作,對北韓更加嚴厲;2)繼續停滯不前,又不想翻船;3)加強與俄羅斯的同盟,繼續把北韓當作地緣政治棋子,用來對付美國和韓國。他說,在這三種選擇中,只有第一種符合中國的長期利益,但是,要解決這個問題,必須緩解中國鷹派對美國的擔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