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協助死亡’是否享憲法基本權利

  • 亞微

活動人士在加州首府薩克拉門托議會外舉行集會,支持醫生協助臨終病患死亡(2015年9月24日)

紐約州上訴法院最近在一項具有爭議的判決中維護了該州禁止“協助死亡”法的合法性,判定這個法律沒有違反病患的憲法權利。這項判決在以自由派著稱的紐約州乃至全美都引起了不小的震盪,再次引發有關安樂死的爭議。

*原告對法庭的判決表示失望*

紐約州的終審法院-紐約州上訴法院最近在邁爾斯起訴施奈德曼一案中一致判決說,“協助死亡”並不是憲法賦予公民的一項基本權利。判決說,儘管紐約州長期以來一直判決說,一個心智健全的成年人有權放棄拯救生命的醫療護理,但是我們拒絕接受原告提出的一個論點,亦即個人擁有他們所定義的“協助死亡”的基本憲法權利。判決還說,紐約州禁止“協助死亡”的法律是出於保護人生命的“州的合法利益”。

原告邁爾斯現已去世,被告施奈德曼是紐約州司法部長。另一名原告、紐約州律師埃里克賽夫對紐約州上訴法院的判決表示失望。

賽夫說:“我想像不出,一個人有甚麼比可以控制自己生命的終結還要大的權利。當確定生命已經走到盡頭的時候,也就是說,當我知道自己已無法痊癒時,我所要面對的問題就只是,在我最後閉眼之前要忍受多大的痛苦。”

原告律師埃德溫沙勒特認為,紐約州上訴法院不應該判定“協助死亡”違反了紐約州的相關禁令,並把它當作刑事犯罪來看待。

沙勒特說:“一些專家和證據都表明, 我們所說的'協助死亡'無論在醫學上還是在倫理上都是一個恰當的治療過程。紐約州法庭長期以來也都承認,病患擁有憲法所賦予的自主權,可以完全控制自己的治療過程。”

但是,原告的另外一位律師,設在華盛頓州的“生命終結自由項目”的主任凱瑟琳塔克爾表示,此案在紐約州的敗訴並不能阻止全美“協助死亡”的潮流。據她介紹,目前,在華盛頓、加利福尼亞、俄勒岡、佛蒙特、科羅拉多以及蒙大拿等州,“協助死亡”已經合法化。

塔克爾說:“這些州都允許臨終病患請求醫生給他們開藥,讓他們吃後可以平安地死去。因此,全美有一個很強的要求給予病患這個選擇權的趨勢。我認為這個趨勢會持續下去。儘管我們在紐約州敗訴了,但70%的美國人認為這是一個重要的選擇,支持的力量會日益擴大,這只是一個時間的問題。”

*保守派批醫生協助病患自殺*

紐約州司法部長辦公室婉拒了美國之音記者的採訪請求。但是,全美各地支持政府立場的保守派人士及組織對紐約州上訴法院的上述判決拍手稱快。他們指出,美國獨立宣言明確指出,以下真理不言而喻:人皆生而平等,享有造物主賦予他們的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存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此外,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也賦予每位公民以平等法律保護的權利。

‘紐約人維護憲法自由’組織的立法部主任史蒂芬海福德指出,某些人所說的“協助死亡”說白了就是醫生協助病患自殺。

海福德說:“這個判決將拯救人的生命,並且保護弱勢人群不被脅迫去結束他們的生命。我們相信這肯定是一項正確的判決,它與其它州法庭做出的判決,以及聯邦最高法院20年前做出的一項判決結果是相似的。”

設在紐約州的“殘疾人權利中心”的權利倡議部主任斯蒂芬妮伍德沃德表示,這個判決對殘疾人來說具有重要的意義。

她說:“'協助自殺'會把殘疾人作為攻擊目標。它會說,殘疾人可以享受'協助死亡'的待遇,但是,如果非殘疾人士要自殺,就要鼓勵他們活下去。這使人們對殘疾人有一種成見,那就是我們的生命不值得活。”

由於在邁爾斯訴施奈德曼一案中,參與審議的只有五名法官,因此原告下一步準備請求紐約州上訴法院全庭七名法官對此案進行重審。但是,鑑於此案的原告是依據紐約州法律提起訴訟,而不涉及聯邦法律,因此,除非原告改為依據聯邦法起訴,否則紐約州上訴法院的判決將是此案的終審判決。

一些保守派人士特別提到,美國國會眾議院2017年9月14日投票推翻了“2015年尊嚴死法案”,該法案2016年12月由華盛頓市市長穆里爾•鮑澤簽署成為法律,一度使“協助死亡”在該市合法化。除此之外,川普總統新任命的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戈薩奇是一名堅定的保守派人士,他曾經公開反對安樂死,以此可以預料,川普政府在“協助死亡”的問題上將趨向保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