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疫情期間“網課”導致不及格率猛增 亞裔學生亦不例外


疫情期間“網課”導致不及格率猛增 亞裔學生亦不例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46 0:00

受到新冠疫情和各州政府的規定限制,美國各地許多學校過去幾個月來都關閉校門,改以線上教學方式授課。但是最新調查顯示,線上教學導緻美國學生成績大幅滑落,引發教育專家和家長的擔憂。

美國弗吉尼亞州費爾法克斯縣(Fairfax County)的公立學校系統是該州最大的一個學區。費爾法克斯縣公立學校星期二(11月24日)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發現,該學區學生在本學年第一季度的考試中,得分為F(不及格)的比例比前一個學年增加了83%。

報告稱,截至2020-2021學年第一季度末,費爾法克斯學校系統有將近1萬名學生,在兩門或兩門以上功課的考試中得分不及格。

研究報告還顯示,不及格成績增加最多的學生是殘疾學生(增長了111%),以及英語為第二語言的學生(增長了106%);黑人學生和白人學生不及格分數分別增長了63%和67%。

其中引人注目的是亞裔學生的不及格成績同期增長了100%。

專家:線上教學倉促上馬,教學效果堪憂

教育專家和學生家長認為,線上教學是導致學生考試成績出現如此嚴重的下降的主要原因。

美國阿比林基督大學(Abilene Christian University)課程設計總監方柏林博士告訴美國之音,這種情況其實並不只是弗吉尼亞這個學區才有,所有在新冠疫情下被迫採取線上教學的各級學校都面臨同樣問題,不過中小學的挑戰更加嚴峻。

根據《休斯頓紀事報》的報導,在德克薩斯州休斯頓市的一個學區,有超過 40% 的學生在至少兩門功課中成績不及格。

方柏林博士認為,疫情突發後各個學區倉促上馬,教師缺乏線上教學培訓,學校缺乏設施設備,嚴重影響了教學效果和學生成績,情況令人擔憂。

方柏林對美國之音說,根據他所了解的情況,在一些中小學培訓方面的意識非常淡薄,很多老師,尤其是年齡大的老師,是匆匆上馬去接受面授和網課同時開展的局面,有的連怎麼用課程管理系統(如Google Classroom)都沒有學會,就趕鴨子上架去上“網課”了。

“這兩方面都沒有去做,網課失敗是正常的,成功是偶然的,”他說。

方柏林同時指出,新冠疫情也可能導致了一種學習模式的變化,使得不少教師覺得,學生既然網課吃不飽,反正網上這類資源多,你們自己去看好了,因此來個“大撒把”。

“但是教學的資源化,尺度需要老師好好掌握,學生不一定知道如何篩選、利用海量的網絡資源。教學不只是知識講授的問題,老師的指導、反饋、測評,學生之間的互動,社區感的營造,都至關重要,”他說。

方柏林作為課程設計專家,在新冠疫情期間受邀為美國和中國的許多大中小學,做過許多期線上教學、以及線上教學與面授混合教學的培訓。

學生家長:非常憂慮,線上教學無法代替面對面教學

據了解,弗吉尼亞州費爾法克斯縣公立學校,自新冠疫情大流行以來一直主要是在網上教學。

弗吉尼亞州當地多家地方電視台報導說,週二公佈的這份研究報告最初並沒有打算公佈,而是作為內部報告參考使用;是由一位名字叫做艾琳·喬萊特(Eileen Chollet)的母親根據美國的《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提出要求,費爾法克斯縣公立學校才公佈的。喬萊特一直在遊說讓女兒能夠返回課堂教學。

費爾法克斯縣的一位華裔學生家長王先生對美國之音表示,自己也對這種情況非常憂慮;因為線上教學根本無法代替傳統的面對面教學,使教學質量嚴重縮水。

“高年級的學生存在能否自律的問題。如果學生上進還好,如果不自覺,成績肯定會下滑。我大女兒的個別課程根本聽不下來,需要課後花很多時間看YouTube視頻教程自學, ”王先生說。

“我大女兒抱怨作業太多、上課跟不上老師的進度,需要自己花額外時間學習。小女兒因為電腦操作不熟練,如果沒有家長陪伴,有時會因為電腦方面的問題而無法跟上進度,或者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完成課內外作業,”這位兩個孩子的父親說。

王先生認為,低年級的學生更成問題,因為小孩子肯定沒有自律性,需要成年人陪伴才能不開小差。另外,由於網上教學,導致學生在電腦屏幕上的時間成倍增加,不利於健康,尤其是對視力。

“除了回到學校上課,似乎沒有更好的方法。但老師需要想新的辦法,提出適應網絡教學的方案,”這位費爾法克斯縣的家長說。

阿比林基督大學課程設計專家方柏林本人也是學生家長,他認為學校應該更好地培訓老師做網課和混合課堂之下的教學。

“中小學生的自律能力本來就不及大學生,混合和網絡課程,需要有更為精良的課程設計,更為充沛的師資培訓,”方柏林說。

方柏林同時表示,新冠疫情防控措施在美國被高度政治化,嚴重影響了各級各類學校的教學,尤其是公立中小學系統。

“中小學多在學區的管轄之下,學區的政治因素過多干擾教學因素。學監的一些決策,受制於聯邦、州、市各級政府及教育部門的影響。有些事情,例如是否重啟學校,本地學區做不了主,學校更不用說,”方柏林說。

費爾法克斯縣公立學校學監斯科特·布拉布蘭德(Scott Brabrand)對媒體表示,他所領導的學區目前正在努力找出表現低於預期的學生,並正在製定具體的干預措施來幫助每一個學生。

學生成績下滑影響大學入學,華裔學生可能受衝擊較大

學生家長們擔心,疫情期間線上教學導致學生考試成績嚴重下滑,甚至不及格率猛增,這種情況必將影響這些學生未來的升學和就業。

兩個女兒都就讀費爾法克斯縣公立學校的王先生對美國之音說,學生在中學時期的成績如果下滑,勢必會影響他們申請大學的競爭力。目前也不清楚,各個大學如何對待疫情期間學生從線下轉為線上教學的成績起伏波動。

“上網課也影響到了學生參加課外活動的機會。我女兒目前幾乎沒有機會參加志願活動和學校組織的課外活動,”王先生說。

美國各大學在錄取新生時,傳統上對申請人是否參與課外活動、志願者活動和實習經驗是給予考量和權衡的。

作為學生家長的課程設計專家方柏林說:“課外活動受到的影響更大一些,例如一些體育賽事、音樂賽事都受到了影響,不過這些方面受到影響的學生是全面的,不僅僅只是華裔、亞裔學生。”

不過,方柏林擔心,疫情導致很多高校在招生時開始不看ACT和SAT考試成績,“這對在考試方面更有優勢的華裔學生打擊比較大”。

路透社的消息說,美國教育部“全國教育統計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Statistics)已經宣布,由於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爆發,用於跟踪美國學生在一些科目知識的全國數學和閱讀測試,推遲到2022年舉行。此前,這些測試原定於在2021年初舉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