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港人清明節期間到沙嶺公墓 向反送中運動犧牲無名抗爭者致祭


有香港市民今年連續第二年清明節期間,到沙嶺公墓拜祭反送中運動犧牲的無名抗爭者。(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0 0:00

連續兩年有市民在清明節期間到沙嶺公墓,向反送中運動犧牲的無名抗爭者致祭。今年警方首次派警員駐守,登記前往拜祭的市民身份。前往拜祭的市民堅持,2019年有大量無名屍體發現案,肯定與反送中運動有關,希望有真相大白的一日。有即將移民的港人表示,希望日後可以協助流亡或移民海外的年青港人。

香港政府去年初向立法會財委會提交的文件顯示,2019年共有8,148宗屍體發現和713宗自殺案件,兩者的數字都多過2018年,其中屍體發現案更創過去3年新高。警方表示,絕大部份屍體發現及自殺案都是無可疑。

連續兩年有市民清明期間到沙嶺公墓拜祭

2019年6月初爆發的反送中運動,期間發生多次激烈警民衝突,網上流傳有抗爭者可能被殺害,尤其8-31太子地鐡站有防暴警察涉嫌無差別襲擊市民,很多香港人相信警方當日可能有打死人,因此,每個月的最後一日,都有大批市民到太子地鐡站出口獻花。

位於新界沙嶺,中港邊境文錦渡及羅湖管制站附近的沙嶺公墓,是香港政府專為無人認領屍體而設的墳場,所有墓碑都無姓名只有編號,包括下葬的年份。

很多支持反送中運動的香港人都相信,2019年底至2020年,埋葬在沙嶺公墓的無人證領屍體,可能是反送中運動期間犧牲的無名抗爭者。由去年開始,連續兩年有市民在清明節期間到沙嶺公墓,向這些無名抗爭者致祭。

很多支持反送中運動的香港市民相信,2019年底至2020年葬在沙嶺公墓的無人認領屍體,是反送中運動犧牲的無名抗爭者。(美國之音湯惠芸)
很多支持反送中運動的香港市民相信,2019年底至2020年葬在沙嶺公墓的無人認領屍體,是反送中運動犧牲的無名抗爭者。(美國之音湯惠芸)

今年4月4日清明節前後幾日公眾假期,警方首次派警員在沙嶺公墓2019至2020年下葬的無名墓碑分段範圍入口駐守,登記前往拜祭的市民身分證號碼等個人資料,甚至前往採訪的記者都要登記資料。

拜祭市民冀解開死因不明個案迷團

香港市民林先生與兩位朋友帶同約100枝白菊花,4月9日清明節公眾假期結束後,前往沙嶺公墓拜祭。當日2019至2020年下葬的無名墓碑分段範圍,已經沒有警員駐守,而前往拜祭的市民亦不多。

林先生已是連續第二年到沙嶺拜祭,堅持認為2019年有大量無名屍體發現案,相當肯定與反送中運動有關,希望這些死因不明個案的迷團,有真相大白的一日。

香港市民林先生連續第二年到沙嶺公墓拜祭。(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市民林先生連續第二年到沙嶺公墓拜祭。(美國之音湯惠芸)

林先生說:“這個迷始終有一日要解開的,其實無可能有這麼多人的屍體是無人認領的,其實這個迷團一定要有一日要打開的,所以我們香港人很多是鍥而不捨,要找出答案,到底這麼多人是死得不明不白。”

記者問:“覺得這個迷是否與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有關﹖”

林先生說:“肯定、肯定的。”

記者問:“覺得這些(無人認領屍體)可能都是一些抗爭者﹖”

林先生說:“機會率是很高的,很高的。即是大家為何每個月都要集中(悼念)陳彥霖、周梓樂呢﹖因為這兩個是大家眼見到的冤枉,即是變成(屍體)有人認領,都有人倬念他們,但是這些(沙嶺公墓無人認領屍體)完全無人知道他(們)是誰的話,其實他(們)來到這個世界上,不應該是這樣走了,所以我們要掛念著他(們)。”

陳彥霖周梓樂死因存疑引廣泛關注

多次參與反送中運動抗爭的15歲少女陳彥霖,2019年9月22日被人發現全身赤裸,浮屍於九龍油塘魔鬼山一帶海面。本身是游泳健將的陳彥霖,為何會變成一具浮屍,引起香港社會各界廣泛關注。

不過,警方表示,調查後認為她的死因無可疑,並於2019年10月11日的警方例行記者會交代,陳彥霖的遺體已經被火化。社會各界廣泛質疑,認為案件很大機會是他殺,又認為陳彥霖的死因是與她曾經參與反送中運動有關。

2020年9月11日,死因庭作出裁決,裁定陳彥霖死因存疑,認為屍體腐化不能確定她的死因,同時無法得知受傷及死亡的地點及時間。不過,警方沒有再就陳彥霖的死因展開調查。

22歲的香港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2019年11月4日凌晨時份,反送中運動將軍澳警民衝突期間,從尚德停車場的3樓下墮2樓重傷,延至11月8日死亡,成為首位在反送中警民衝突現場附近受傷並喪命的人。

經過29天的死因庭聆訊,裁定周梓樂死因存疑,他的死因是否因為當時警方封鎖現場,導致延誤送院,抑或被人從後推撞從高處跌下,還是走避催淚彈不慎墜樓,這些迷團已經無法得到答案。

香港人心中對陳彥霖周梓樂死因有答案

林先生表示,無論死因庭的裁決如何,香港人心目中對陳彥霖及周梓樂的死因,已經有了答案,他認為做了壞事的人不會安寧。

林先生說:“(死因庭)這個(死因存疑)最後答案來說,老百姓已經知道發生甚麼事,因為第一個存疑就是說,謀害陳彥霖的人不知道這個是游泳健將,即是如果他換一個方式,他用第二種方式死,可能沒事,為何游泳健將要自殺,脫光自己衣褲跳下海呢﹖我覺得是一件無可能的事,荒誕到你沒人信的。周梓樂是有目擊證人,有(影)片大家看到,有些是沒得抵賴的,但是都過了骨(蒙混過關),那些當事人覺得自己過了骨 (蒙混過關),但是我覺得有些事情沒法(迴)避的,即是有些真的做過壞事的人,我就不相信他夜晚不會發(造)惡夢,這個是我的理念。”

林先生又表示,無論官方如何否認反送中運動有無名抗爭者犧牲,他相信很多市民都不會相信官方的說法。

林先生說:“沒得看回應的了,現在它(北京)已經將一國兩制踐踏到這樣的時候,它們(官方)講甚麼大家都明白它在做甚麼,它是將香港大陸化的時候,我們每一個人都明白發生了甚麼事。”

市民指香港在國安法之下荒謬到極點

曾經參與反送中運動的林先生表示,很多朋友都勸他離開香港,恐怕他會成為當局針對的目標之一,但是他覺得自己在現行的法例下沒有做錯任何事情,而當局只是以國安法無底線冤枉民主派人士。

林先生表示,當局如果是理直氣壯,去年就不應該取消原本9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看看民主派是否真的可以實現取得35+過半數以上的議席。他認為現在的香港在國安法之下已經荒謬到極點,香港人是不會服氣。

林先生說:“我就說它們(北京)不懂得編劇本,如果你想陷我們(民主派)於不義,你就去年不要取消選舉,看看它(民主派)是否贏到35+,贏到又讓它怎樣﹖其實所有事情是沒有發生過的,財政預算案如果司長想過考慮過要利民紓困的時候,我不相信它們(民主派)會否決它,如果它真的否決,你就讓它做,因為它所講的全部是《基本法》裡面容許的,然後到那時候你才扭轉,如果香港政治動蕩了,你才拘捕它們也不遲,那時候全都入罪了,全部都中了,但現在它們說的東西沒有一樣是做了出來,你冤枉它(們)顛覆國家(中國),我覺得是不是荒謬到極點呢﹖我們作為香港市民是不會服的。”

市民移民離港前再到沙嶺公墓致祭

曾經參與反送中運動、與林先生一起到沙嶺公墓致祭的香港市民周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她已經決定短期內移民外國,離開香港前連續第二年趁清明節期間到沙嶺公墓拜祭,感覺相當悽涼及不安。

周小姐說:“已經整整一年,今次去到沙嶺公墓很感覺到,又多了很多無名的人士離世,那些只是一個號碼就是他的身軀(遺體)了,那種感覺是很悽涼或者感覺上是很不舒服,就是為甚麼整整這兩年、接近兩年,都有這麼多無人知的死亡,到現在就算政府也好,或者是民間團體都在這方面做不到事情呢﹖”

周小姐質疑,為何當局不撤查多宗發生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期間的死因不明個案,例如陳彥霖及周梓樂事件。

即將移民離開香港的市民周小姐,離港前連續第二年趁清明節期間到沙嶺公墓拜祭。(美國之音湯惠芸)
即將移民離開香港的市民周小姐,離港前連續第二年趁清明節期間到沙嶺公墓拜祭。(美國之音湯惠芸)

周小姐說:“正如比較矚目的案件,陳彥霖及周梓樂事件,法庭判出來都是說死因存疑,但是為何不會再有人或者政府當局去進行更加深入的調查﹖使這些年青人死得不明不白,那種感覺是很不開心,今次我去(沙嶺公墓)都覺得是很沉重,去拜祭這一班年青人,而且較早前在報紙新聞都有講,政府打壓一些去沙嶺公墓拜祭的人士,我都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擔心我和朋友去到沙嶺公墓的時候,會否受到阻撓。”

冀移民外國後協助海外年青香港人

對於警方今年清明節期間截查前往沙嶺公墓拜祭的市民,周小姐認為,當局是有意打壓,減少市民前往沙嶺公墓拜祭,製造寒蟬效應,她認為留在香港只能痛苦地生活,不如移民外國,在海外以經濟支援等方式,協助流亡或者移民海外的年青港人,希望在海外光復香港,而光復香港並不是要搞革命,只是希望在海外傳承香港獨特的語言及文化。

葬在沙嶺公墓無人認領的屍體,墓碑上沒有名字,只有下葬的年份及一個號碼。(美國之音湯惠芸)
葬在沙嶺公墓無人認領的屍體,墓碑上沒有名字,只有下葬的年份及一個號碼。(美國之音湯惠芸)

周小姐說:“希望他(年青人)在海外能夠發揮他的所長,繼續讀書,我們就可以用經濟上或者用其他的方法去支援他們,只要我們香港人在海外留有一點血脈,那怕只是一個少數的香港人,但是我們的廣東話、我們的香港文化,繼續在外地有這一班人,或者有我們移民到海外的香港人繼續保留,我相信其實只要時間成熟的話,其實我們總會有一日是可以光復香港。”

警方去年回應死因不明個案表示,2010至2019年間,無人認領遺體的數字明顯呈下跌趨勢,遺體主要是 0歲以下嬰兒或41歲以上人士。警方又表示,2019 年1月至2020年3月,身份不詳的遺體佔所有無人認領遺體的4.3%。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