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共有博士高官念《平安經》丟烏紗


章立凡說眾多媒體稱贊《平安經》,不料書的命運突變,“反作用力非常之大”,新華社、央視等官媒都開始批這本書。北京歷史學者章立凡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29 0:00

中共吉林省一官員出版《平安經》,受吹捧後現遭鞭笞。事件折射當下中國官場的荒誕,以及民間的惡感。除此之外,有歷史學者說,事件可能還另有原因。

“知道這件事,作者是寫著玩的,結果整到網上,還出了本書,拍馬屁唄。國內不是有'低級紅'嗎?給共產黨寫的東西,讓人一看就知道是拍馬屁,不是還有高級黑嗎?《平安經》就是低級紅的一種,跟文革有些人瞎寫那些東西一樣,” 黑龍江居民韓筠茹對美國之音說。

博士造“平安”句成書

2020年7月出版的《平安經》,全書通篇以“××平安” 重複造句,例如,“眼平安、耳平安、鼻平安、舌平安…”“1歲平安、2歲平安、3歲平安…”“上海港平安、深圳港平安、寧波舟山港平安…”“中華人民共和國平安、阿爾及利亞平安、阿富汗平安、(各國國名接續平安)”“孟加拉灣平安、墨西哥灣平安、幾內亞灣平安”… 全書似乎包羅天下萬物,可見作者視野之大。

定價299元的《平安經》,現已下架,不過一度脫銷。作者賀電,字“雨辰”,號“吉人”,齋號“琴劍堂”、“吉風軒”、“百卷閣”,1963年生、吉林梨樹人、雙料博士、最高官階是中共吉林省公安廳黨委副書記,身兼全國公安書法家協會副主席等黨內外多個職務,是一個穿警服的傳統文化型“學術官員”。

地盤內倍受熱捧

《平安經》出版後本省獲熱捧。吉林省政府微信公號2020年5月推介此書。 《吉林日報》發表過稱讚此書的書評,稱這是“跨國傳世的經類大作力作,是歷代和當代僅見的首部平安經書”,內容“字字珠璣,句句精妙;當地靈魂,惺惜共鳴;濃縮理念,參悟機身”,“商賈閱讀此書,企業平安無虞。民眾閱讀此書,安享世間太平”。

中共吉林省委政法委、省委宣傳部、省文聯、團省委、長春日報社等,共同主辦《平安經》朗誦活動研討會。新浪網說,朗誦會邀請了長春各界學者名流到場,有人搞誦讀,有人奉上讀後感。到場嘉賓包括長春電影集團領導等人。據報導,吹捧語言之肉麻,令人“看完尷尬”。

輿論熱評

網上輿論猛烈討伐《平安經》,質疑在出版受官方嚴格限制的中國大陸,為甚麼這樣的書得以出版?

資深媒體人、原中國青年報冰點周刊主編李大同對美國之音說,中國今天怪誕的事情層出不窮,超出以往:“吉林這個事情其實非常簡單,在權力崇拜下,任何荒誕的事情都以權力的面目出現,事情就可以做成。如果他(作者賀電)不是省公安廳的副廳長,這樣一本亞級的書拿到任何一個出版社去出版,會有出版價值嗎?任何一家出版社都會扔到字紙簍裡去,嗤之以鼻,但是,它是出自廳長之手,這就不一樣了。”

報導顯示,《平安經》封面標有人民出版社和群眾出版社出版字樣,不過,人民出版社聲明:“從未出版《平安經》”。群眾出版社表示,出版《平安經》一書造成不良社會影響,暴露該社政治意識不強、管理責任缺失、審核把關不嚴、出版流程不規範等嚴重問題,將配合有關部門做好調查工作,嚴肅查處違規行為,依法依紀追究相關人責任。

中國國內網上輿論對該書近乎一致地討伐,稱此書“複讀機”,“只是簡單的語句重複,完全沒有邏輯和主題,甚至連小學生的水平都不如”,“是一本典型的歪經”,“官員寫《平安經》,跟著一群捧臭腳的馬屁精”,“因為官員出的不是書,而是權力。”

中國海外居民謝鵬對美國之音說,《平安經》作者:“就是一個神經病。他還有博士學位?!事件表明,我們中國人很不平安,中國人很需要平安。作者寫這個扯淡的東西,根本不能給中國人帶來平安,太荒謬,其實就是高級黑嘛,居然還有人點贊?太高級黑了。”

對於《平安經》作者賀電這樣的博士官員,黑龍江的韓筠茹說,共產黨內的很多當官的,如果不是正規學校畢業,而是想辦法弄來的甚麼學位,往往會整出點東西發表一下,加上拍馬屁的功夫在官場上混,“這麼說唄,這次是他是拍馬蹄子上了”。

搜狐網上有網友說:“平安廳長是個好同志,心裡裝的是人民,唯獨沒有他自己”;“賀電真的不簡單,讓我笑了一整天”;賀電出書的目的,“一報平安往上爬、二報平安官位拿、三報平安把錢扒、四報平安保烏紗”,還有網友說,《平安經》具有邪教特稱。

不過,網上也有人表示,出書無可厚非,不是推崇言論和出版自由嗎?如果作者是自費出書,不是以賺錢為目的,或者,出書賺錢的是出版社,而且拿了大頭,就更不應千夫所指作者一人。還有人說,能夠將那麼多門類的詞,林林總總羅列一下,也是博學。

事件或有深層原因

中共吉林省委已介入對該書作者賀電的調查,其本人在黨內進行了“深刻檢查”。 7月31日下午,被免去吉林省公安廳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廳長職務。有媒體說,免職與撤銷不是一回事,當局對其最終發落還不得而知

北京歷史學者章立凡對《平安經》事件另有觀察,他對美國之音說:“這件事比較奇怪的是,它發生在領導人去四平之後,網上有的把四平解讀為'四平八穩',也有'平安'的意思,而且這件事情都發生在吉林,事情就比較奇怪了。”

章立凡說,史上淮南王獻書給漢武帝,背後謀反的事情,他表示,“中國領導人”到四平視察期間,是不是有人也將這本《平安經》獻給了他?或者說,這位領導人是否“感到某種冒犯”?認為是不是有刁民,或者刁官“想害朕”?

章立凡說,本來眾多媒體稱贊《平安經》,不料書的命運突變,“反作用力非常之大”,新華社、央視等官媒都開始批這本書。他表示,這是他非常感興趣的地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