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副總統彭斯呼籲推進南中國海行為準則


美國副總統彭斯在新加坡東盟高峰會議上講話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0:52 0:00

美國副總統彭斯敦促東南亞國家聯盟推進有關南中國海行為準則的談判。但是,東盟國家已經知道,原先看似即將完成的有關行為準則的交易如今面臨三年的艱難複雜的談判。

彭斯星期五對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說,東南亞地區國家“必須能夠勘探和開發自己的資源,在自己的水域航行。”

然而,鑑於中國迅速擴大在南中國海人工填海造出的小島上的建築,其中有一些是用於軍事目的,東南亞國家難以在自己的水域航行或開發自己的資源.最終敲定南中國海行為準則花的時間比以往想像的要長,因為主權之爭很複雜。

對自然資源豐富的南中國海主權有爭議的中國和東盟國家在2017年結束的時候以為今年就可以通過行為準則,該準則將詳細規定如何避免事故,減少發生衝突的可能性.在1974年和1988年,中國和越南在南中國海發生多起造成死亡的衝突。

分析家們認為,中國和有10個成員國的初步談判顯示了有關主權的棘手問題,能源勘探和爭端解決機制也有問題。而這些問題不能很快解決。中國總理李克強在11月13日表示期望在2021年到來的時候會有結果。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樹下的亞洲海事透明項目的主人格利高里·柏林說,“雙方在很多問題上意見分析依然很大,他們甚至還沒開始討論最棘手的問題,如地理範圍,資源共享的細節,或爭端解決機制,等等。”

擁擠的海域

中國跟文萊、馬來西亞、菲律賓、台灣、越南都對350萬平方公里的南中國海海域提出主權聲索。中國和台灣對幾乎全部海域提出主權聲索。上百萬的漁民和貨船以及主權聲索國的海岸警衛隊使用這一海域。

彭斯副總統星期五說,“美國鼓勵東盟追求有意義的和有約束力的南中國海行為準則。”

艱難的交易談判

北京和東盟去年同意開始談判。今年8月批准了談判文本草案。

在中國總理李克強所展望的未來3年的談判中,中國和東盟將密集談判如何在法律上或政治上解決任何事故。在爭議海域的油氣勘探問題據信也在談判議程上。

2014年,越南和中國船隻在爭議海域相互衝撞。在此之前,中國准許一個鑽井平台停靠在越南東部海域。

新加坡南洋大學國際研究教師胡逸山說,“這種觸及主權的事情會經常冒出,在冒出的時候,談判代表們需要回到各自的國家進行磋商,因此這就需要花很多時間。”

最棘手的問題現在看來是如何行使這一準則。一個國家承認對某一海域的主權有紛爭意味著該國可能不是真正的主權所有者,這會跟該國的外交政策衝突。

新加坡東南亞研究院的研究員特姆薩克·查勒姆帕拉那帕說,“我認為在過去談判的的要點一直是行為準則是適用範圍。”

彭斯副總統星期五說,南中國海“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華盛頓對南中國海沒有主權聲索,但彭斯說,美國將“在國際法許可的範圍內,在我們的國家利益的要求下在任何地方飛行和航行。”

中國提出最後期限?

東盟和中國自從東盟在1996年提出倡議之後,就南中國海行為準則進行了斷斷續續的談判。一些分析家說,中國一直在拖延,但是在2016年之後回心轉意。在此之前,一家國際仲裁庭做出裁決,判定中國對南中國海90%的海域提出主權聲索沒有法律基礎。

柏林說,中國在談判文本草案中“加入了許多條毒藥條款”,因為中國知道東南亞的那些主權聲索國不會接受。越南和印度尼西亞也加入了一些有關國家難以接受的東西。中國的海域聲索範圍幾乎抵達印度尼西亞的那吐納群島。

亞洲海事透明研究所10月11日發表的評論說,為了通過那項行為準則,“所有各方需要拿出巨量的創造性和政治意願。”

台灣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教授黃正介說,中國總理李克強提出在2021年到來的時候達成行為準則可能是中國告知東盟它願意接受一個時間表了。

他說,“在我來說,我更看重簽署行為準則的最後期限。”

美國副總統彭斯呼籲推進南中國海行為準則 (粵語)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01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