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前國防部長:美國應盡快與北韓對話化解核危機


美国前防长:美应尽快与朝鲜对话化解核危机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36 0:00

美國前國防部長:美國應盡快與北韓對話化解核危機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08 0:00

在北韓的核武器與導彈的威脅日益加劇之際,美國與南韓在朝鮮半島舉行了前所未有最大規模的聯合軍事演習。在朝鮮半島局勢劍拔弩張之際,曾經與北韓進行過直接談判的美國第19任國防部長佩里(William Perry)星期二接受了美國之音中文部記者的專訪。

在1994年到97年期間擔任國防部長的佩里認為,北韓可能在一年之內就會擁有能夠攜帶核彈頭對美國境內目標進行打擊的導彈。不過他認為,北韓政權雖然殘暴,但並非不理性,因此在沒有受到挑釁的情況下不會首先對美國及其盟友使用它的核武器。目前是斯坦福大學名譽教授的佩里認為,美國目前的當務之急是盡快通過外交渠道,與北韓當局進行對話,來緩解北韓的核危機,消除北韓使用其核武庫的可能。

美國前國防部長佩里(右)和前國務卿基辛格、舒爾茨和前參議員納恩在白宮外面講話(2009年5月19日)
美國前國防部長佩里(右)和前國務卿基辛格、舒爾茨和前參議員納恩在白宮外面講話(2009年5月19日)

莉雅:佩里國防部長,您今天能夠來到我們的演播室做這次採訪,我感到非常榮幸。

佩里:謝謝你!我很樂意這樣做。

問:我想從北韓的核能力開始。北韓今年試爆了一枚氫彈,最近又試射了一枚理論上可以打到美國首都華盛頓的洲際彈道導彈。北韓目前究竟具備怎麼樣的核與導彈能力?

答:他們有20-25枚核武器,這其中有一些是氫彈,其破壞能力大約相當於廣島原子彈的10倍。他們擁有100-200枚短程與中程導彈,其先進的洲際彈道導彈大概在一到兩年時間內就可以投入使用。

問:我們是如何走到今天這一步的?北韓如何從以前發展到今天擁有氫彈與洲際彈道導彈的能力?

答:這主要是因為他們堅持不懈,把發展核項目至於非常高的優先位置。堅持不懈與高度重視使他們走到了今天。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有機會通過外交來阻止他們。1994年,我們與他們進行了談判,達成了框架協議。這個協議可能使北韓核項目減緩了5到10年的時間。我個人1999年與他們進行了談判,在平壤花了四天的時間,我們當時非常接近於達成協議。當時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日的高級軍事顧問來到華盛頓,我們距離達成協議只有一到兩個月的時間,但是2000年,美國政府換屆了,新任政府沒有跟進,而是選擇了不同的做法,後來他們沒有達成這個協議。我們錯過了這個機會。之後,中國主持了六方會談,這個會談持續了幾年的時間。當我們談判的時候,北韓仍然在繼續發展核武器。在六方會談期間,他們實際上進行了第一次核試驗。

問:在北韓最近試射了新型的洲際彈道導彈後,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表示,我們“接近於戰爭”。美國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也表示過,與北韓爆發戰爭的機率如日俱增。您認為,我們距離第二次北韓戰爭究竟有多近?

答:我們與戰爭的距離比我希望看到的要更接近。我認為,我們要強調的是如何避免它的發生,因為另一場北韓戰爭帶來的災難會超過上次的朝鮮半島戰爭。上次的戰爭已經夠差了,但是這次的戰爭將會涉及核武器。戰爭帶來的傷亡會達到第一次世界大戰或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水平,這是非常危險的。即使是常規武器的戰爭,數十萬人會在這場戰爭中喪生,核武器戰爭帶來的死亡人數將以百萬計。用北韓今天擁有的核武器,我擔心死亡人數會超過百萬。所以,我們需要非常嚴肅的考慮它的危險性,並盡可能的採取外交措施來避免這種危險。

問:格林厄姆參議員和麥克馬斯特都表示過,美國快沒有時間了。格林厄姆參議員甚至認為,美國應該對北韓採取先發製人的打擊,來阻止北韓先對美國發起攻擊。您怎麼看待這樣的言論?

答:北韓的核項目對美國至少是一個理論上的威脅,也許在一兩年的時間裡,它會變成一個實實在在的威脅,所以有人談論在這之前發動戰爭。但我不接受這一點,因為就在當下,北韓的核武器對南韓和日本都是非常危險的,因為發動一場戰爭會加速我們試圖避免的這些危險的發生。我認為,我們必須通過外交手段和威懾來找到一個途徑,阻止戰爭的爆發,因為戰爭的後果、災難太大了。

問:鑑於目前的情況,您為甚麼認為外交途徑仍然是可能的?

答:多年前在我與他們談判的時候以及2000年,我們達成了協議。我認為,這個協議會約束(curtail)這個核項目。我不認為我們今天達成那樣的協議是可能的。他們現在已經有核武庫了,他們不太可能願意換掉它。我們今天必須集中於如何通過外交手段來將這些武器可能被使用的可能性最小化。今天,很多國家擁有核武器,但這些武器沒有被使用。既然我們未能阻止北韓發展核武器,在我看來,我們的焦點應該放在減少這些武器被使用的可能性,與此同時,我們可以通過外交試圖達成一個讓北韓停止其項目的協議,減少核武器的數量和它們帶來的危險。因此有很多外交的空間,但是我們不應該自欺欺人的認為,我們能夠提出一個讓北韓放棄其核武庫的東西。我不認為這種情況會發生。

問:您提到現在有很多國家是核國家。您認為,接受北韓是一個核國家對於美國來說是可以接受的嗎?

答:我認為,我們的政策應該繼續是不接受北韓是核國家,承認它有核武庫,但不接受它是一個永久性的狀態。我們應當試圖減少這個核武庫,同時,我們應該做的第一件事是減少這些核武庫可能被使用的危險。所以,首先集中於減少武器被使用的危險,其次是試圖使它收回(roll back)這個項目。

問:在您看來,我們應當如何開始與北韓進行對話與談判呢?中國方面提議恢復六方會談,但是很多觀察人士認為,平壤只有興趣與美國進行直接談判,而川普政府為這種對話設置了前提條件,認為現在不是與北韓直接進行談判的時機。您怎麼看?

答:我認為,為對話設置前提條件是沒有成功機會的。談比不談要好,所以我們應當讓雙方進行對話。在我看來,有哪些國家參與談判是不重要的,但六方會談包括所有重大利益相關方,是一個合理的場所來重啟六方會談。但更重要的問題不是有多少人坐在談判桌前,而是討論什麼議題。如果我們帶著北韓人會將他們的核武庫作為可以談判的議題的想法來進行這個談判,我認為這是一個不現實的想法。如果我們與北韓進行談判,不管是一對一還是六方會談,我們應當現實的看待這些會談會帶來甚麼樣的結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