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解放軍“鎖台”演習曝光可能的“對台作戰計劃”


中國電視節目截屏,畫面字幕:東部戰區火箭軍不對對台島東部外海預定海域實施常導火力突擊 全部精準命中目標。 -美聯社提供照片
中國解放軍“鎖台”演習曝光可能的“對台作戰計劃”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10 0:00

中國人民解放軍自8月4日起,一連四天在台灣周邊七處海域進行實彈射擊演練,如同“鎖台”軍演,被視為是中共對佩洛西訪台的一種“報復”。分析人士表示,要在一、兩週內擬定七處軍演計劃基本上不可能,所以中共這次演練其實就是它的“對台作戰計劃”,台灣新竹外海的演習區,可能就是為了日後截斷台灣天然氣的能源補給而做的演練。所以台灣政府在反登陸與不對稱作戰外,應有更多的思考放在如何應對中共的封鎖作戰上。

中國國防部在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抵達的2日晚間宣布,中國人民解放軍將於8月4日12時至7日12時,在台灣東北、西北、東部、西南、東南等六處海域和空域進行重要軍事演訓行動,並組織實彈射擊,在此期間有關船隻和飛行器不得進入上述海域和空域。

台灣交通部航港局8月4日通告,共軍演習區在台灣東部外海再新增一處,並延長演習時間到8月8日10時。

中國海軍研究院研究員張軍社3日在接受中共官媒環球時報採訪時表示,這次演習的區域是對台灣“合圍”,呈現“關門打狗”的態勢。台灣北部偏西的演習區位於平潭島,是台灣海峽最窄處,解放軍在此擺兵布陣可以封鎖台灣海峽北口;台灣北部的兩個演習區域可直接封鎖基隆港;台島東部的演習區域則直接針對台灣花蓮、台東軍事基地,形成正面打擊態勢;位於墾丁半島東南部的演習區域則可以有效挾制巴士海峽的出入口;位於台灣西南部的演習區域緊貼高雄、左營。

雖然中國對台周邊海域發射導彈已非首次,但跟1996年台海危機相比,解放軍這次的導彈著陸點多了台灣東部的演習區,而且台灣西南方的演習區距離屏東離島小琉球不到十公里;在台灣南、北的演習區也已經切到台灣12海浬(約22公里)領空、領海的範圍,並影響到國際航道通行。

不只是演習

台灣國際戰略學會執行長羅慶生(照片提供:羅慶生)
台灣國際戰略學會執行長羅慶生(照片提供:羅慶生)

台灣國際戰略學會執行長羅慶生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佩洛西訪台事件的發酵不過就這一、兩個禮拜的事情而已,解放軍從知道此訊息到做出回應策略,只有很短的一段時間,但要擬定七處軍演計劃是耗時的,絕非短時間內就能完成,所以其中有相當深層的軍事意涵,也就是說,它不只是一個封鎖台灣的演習而已,而是一個“對台作戰計劃”。

羅慶生說:“這麼一、兩個禮拜的時間就能夠擬定出在六、七個地方的演習的計劃,基本上是不可能,所以這一個演習的整個計劃其實就是它的作戰計劃,只是把它拿出來當作一個演習的鋪陳而已。”

他指出,有一個易被忽略的演習區在新竹外海,這很可能是日後中共用來截斷台灣中油天然氣第三接收站的位置,一但此區和台中港被封鎖,台灣天然氣的能源補給很可能就會中斷。

羅慶生說,除此之外,中共有兩處演習區位在台東外海,並進入到日本的防空識別區,這代表解放軍這次演習的另一個重點在於“反介入”,所以它不只是針對台灣,也針對美、日。

加拿大《漢和防務評論》軍事雜誌創辦人平可夫。 (平可夫提供)
加拿大《漢和防務評論》軍事雜誌創辦人平可夫。 (平可夫提供)

加拿大《漢和防務評論》軍事雜誌創辦人平可夫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國準備試射彈道導彈並飛越台灣本島的意圖十分明顯,從中國探勘海底地形的觀測船出現在台灣東部海域,就可以看出端倪。

發射東風系列彈道導彈

他說,觀測船是用來探測彈著點的海底地形、氣象、風速、風向,這些參數對彈道導彈的發射極其重要,一旦發射彈道導彈或高超音速導彈,有可能回收模擬彈頭,而052D導彈驅逐艦出現在台灣東部海域,其“有源相控陣雷達”足以跟踪短程彈道導彈的彈道,這些都是解放軍要發射導彈穿越台灣本島的重要信號。

中國官媒新華社8月5日報道,4日13時許,東部戰區陸軍多台新型遠程箱式火箭炮在台灣海峽實施了遠程火力實彈射擊訓練;東部戰區火箭軍部隊對台灣東部外海預定海域實施了多區域、多型號的常導火力突擊,導彈全部命中目標區域,檢驗了精確打擊和區域拒止能力;東部戰區海軍則有10餘艘驅護艦艇連續在台灣周邊海域實施聯合封控行動,對火力試射區域進行掃海警戒,配合友鄰兵力進行偵察引導,整體檢驗了戰區多軍種部隊聯合感知、聯合指控、聯合殺傷、聯合行動、聯合保障的能力。

台灣國防部證實,解放軍分批次向台灣北部、南部及東部周邊海域,發射了11枚東風系列彈道導彈,並有多批的中共軍機、軍艦逾越海峽中線活動。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副研究員舒孝煌研判,這些東風系列的導彈可能包括了射程600到900公里的短程導彈東風-11、東風-15 ,或者是遠程一點的東風-21D,甚至可能是射程達2000公里的東風-17高超音速導彈。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員舒孝煌。 (舒孝煌提供)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員舒孝煌。 (舒孝煌提供)

舒孝煌對美國之音說:“另外一種是所謂的反艦彈道飛彈,這個目的就是用來嚇阻,例如美國的航空母艦打擊群來到台灣東側的話,它就可以用這樣子的方式去克服美國海軍的這種部署行動。”

導彈穿越台灣本島

日本防衛省8月4日也發布消息指出,中國在當日下午3時至4時(台灣時間下午2時至3時)左右的一小時之內,發射了9枚常規導彈,其中5枚落入日本專屬經濟水域(EEZ)。據防衛省示意圖顯示,其中有4枚常規導彈的軌跡被判斷為飛越台灣本島上空。這4枚皆是從福建沿岸發射,飛行距離約500到550公里。

中國官媒央視引述專家解讀稱,解放軍常規導彈首次穿越台灣,穿越愛國者導彈密集部署的空域,精準打擊目標。

台灣國防部4日夜間說明,解放軍彈道飛彈發射後的主要飛行路徑位於大氣層外,對台灣的地面不構成危害,因此未發放空襲警報,並指各國的飛彈防護系統均以落彈點為計算關鍵。

分析人士說,簡言之,中共的彈道導彈是飛到太空中,所以通過台灣上空的意義其實沒有外界想像的那麼嚴重,這跟巡弋導彈穿越台灣上空的意義完全不同。

空包彈的可能性

平可夫表示,雖然中共官方說是實彈訓練,但指得應是其他戰術導彈,彈道導彈仍可能使用模擬彈頭。他說,模擬彈頭又稱訓練彈頭,裝有測量儀器,有可能回收,也就是李登輝在1996年時說過的“空包彈”。換句話說,解放軍這次演習使用的彈道導彈有可能也是“空包彈”。

他還說,8月5日解放軍殲-11A掛的是R27訓練彈,這些細節顯示中共不希望將緊張態勢升級,他堅信台灣空軍必能領會。

羅慶生也說,美國 “里根號”航母已來到台灣周邊海域巡航,監視、觀察中共軍演,所以中共可能不會真正打一個實彈的導彈彈頭讓美軍蒐集到相關參數,中共這麼做的機率不高,可能會使用不具攻擊能力的訓練彈頭。

據中國“南海戰略態勢感知計劃”(SCSPI)平台指出,美國 “里根號”航母打擊群在4日已北上接近日本。另有一架美軍RC-135S電偵機也從沖繩起飛,朝台灣方向飛行,疑似對中國軍演進行偵蒐。

羅慶生說:“中國大陸它會真正把它壓箱底的東西拿出來給你看嗎?試射一次給你看,讓你知道它的相關參數嗎?我想對軍事上來講,都會有所保留。”

事實上,在中國軍演的前一天,台灣國防部在8月3日夜間就偵監到有27架次的解放軍軍機擾台,其中有22 架次飛越台灣海峽中線。金門則在3日與4日連續兩晚都受到中國無人機的侵擾,被台灣金門防衛指揮部射擊信號彈示警後離去。

舒孝煌表示,面對解放軍的導彈攻擊,台灣的飛彈防禦系統,包括愛國者二型跟愛國者三型可以進行攔截。台灣自製的天弓三型防空飛彈也是一項利器,但主要是保護陸地上的目標。此外,台灣也有長程預警雷達,可以偵測中共彈道導彈的軌跡。

思考封鎖戰術對策

羅慶生說,中共對台動武的模式,過去大家想的都是所謂的“制空、制海、反登陸”,或者是“不對稱作戰”,但解放軍這一次表現出來的行動方案是“封鎖台灣”,所以如果中共用封鎖作戰的方式對付台灣,那麼那些反登陸和不對稱作戰的武器通通沒有用了,因為中共不是真正要打台灣,而是要用封鎖的方式讓台灣的天然氣進不來,發電就成問題。

他說,中共已經把對台作戰計劃演了一遍給外界看,台灣政府可以從中去思考封鎖戰術的因應對策,包括存糧與儲油都必須經過精密計算,而不能再把全部資源都投入到反登陸和不對稱作戰上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