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衝擊國會事件引發對美國警隊內部極端主義的關注


資料照片:警方與衝擊國會大廈的騷亂分子發生衝突。 (2021年1月6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13 0:00

1月6日發生在美國國會大廈並造成人員死亡的騷亂事件再度引發社會對全美各地警察局中存在右翼極端分子這個公開秘密的關注。

多年來專家一直警告警察局中極端主義危險的上升,但很多警察局長對這種關注不以為然,覺得這不過是社交媒體上的癬疥之疾。

現在人們已經發現數十名現任和前任執法警員、消防隊員和軍人可能參加了1月6日的騷亂,迫使警察負責人承認這個問題。

騷亂導致五人死亡,包括國會警察布萊恩·斯科尼克(Brian Sicknick),他的頭部被一位騷亂者扔出的消防栓砸中,還有很多警察受傷。前總統特朗普正面臨參議院的彈劾審判,罪名是煽動叛亂。他被眾議院的彈劾條款指控煽動支持者衝擊國會大廈,以阻止國會認證拜登勝選。

至少有來自十多個州的30名警察目前正因他們在華盛頓的行為而接受調查或面臨參與國會大廈騷亂的刑事指控。這些州包括弗吉尼亞、賓夕法尼亞、俄克拉荷馬和加利福尼亞,等等。

全國治安官協會(National Sheriffs' Association)主席戴維·馬奧尼(David Mahoney)說,“執法界最大的失誤就是一直都把執法界同仁的極端主義言辭視為是言論自由,沒有意識到這些言辭、這些評論其實是削弱美國的民主。”

聯邦特工上星期二對休斯頓警察局一名警官提出了指控,警察局長阿爾特·阿塞維多(Art Acevedo)對一組警校學員發出了明確警告。

他說:“如果這個房間內現在有人認為有任何人當時需要進入國會大廈,你就需要離開,”“你有這種心態無法在這個部門生存。”

參與國會騷亂

就在同一天,休斯頓警察局18年警齡的警官塔姆·范(Tam Pham)受到非法進入國會大廈並從事破壞行為的兩項指控。

塔姆·范最初對聯邦特工說,他和妻子是去華盛頓出差。他1月6日上午在白宮參加了特朗普集會,但沒有進入國會大廈。

但是特工搜看他的手機,發現了他在國會大廈內的自拍照,他於是改口。在其中一張照片中,塔姆·范站在福特總統像的旁邊,身披一面特朗普旗幟,騷亂者同時在國會大廈內游盪。

塔姆·范的律師德尼科爾·德博爾德(Nicole DeBorde )對美國之音說,這位前警官“十分後悔出現在那裡,很想徹底與1月6日攻擊國會的國內恐怖分子脫離關係。 ”

包括塔姆·在內,迄今為止至少有六名現任或前任執法人員被控衝擊國會以及從事其它罪行。

弗吉尼亞州落基山的兩名警察雅各布·弗拉克(Jacob Fracker)和托馬斯·羅伯遜(Thomas Robertson) 下班後據稱驅車320多公里去參加國會的攻擊。

弗吉尼亞州的兩位下班警察弗拉克和羅伯森在衝擊國會大廈期間自拍合影並擺出侮辱性的手勢。
弗吉尼亞州的兩位下班警察弗拉克和羅伯森在衝擊國會大廈期間自拍合影並擺出侮辱性的手勢。

像很多騷亂者一樣,這兩位當過兵的警察也在騷亂中拍了自拍,並發到了社交媒體上。法庭文件顯示,羅伯遜在Instagram說,這張照片“顯示兩名好漢願意捨棄一切來挺身維護他們的權利。”

羅伯遜在另外一個社交媒體的貼文中說,“我們其實是攻擊了本身就是問題的政府,不是隨機攻擊一些小商家。”

無法聯繫到弗拉克和羅伯遜。法庭文件沒有標明他們的律師。

警察高管研究者論壇(Police Executive Researcher Forum)總幹事查克·韋克斯勒(Chuck Wexler)說,執法人員自主行事時,“就越過了界限。”

他說,“示威的性質從只是抗議或表達他們的看法演變為從事騷亂行為。所以這給全國各地的警察局長留下了印象。”

聯邦調查局目前已經指控了130名騷亂者,並對其他數百人立案調查。但目前依然不清楚究竟有多少現任或前任執法人員參加了騷亂。

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學生喬納森·本-梅納赫姆(Jonathan Ben-Menachem)維持的數據庫統計,至少有18個州的39名執法人員參加了1月6日特朗普的集會。那次集會觸發了針對國會大廈的攻擊。特朗普在集會上重複了他11月當選連任的勝利果實被竊取的說法,並敦促人群遊行前往國會,“拼命鬥爭”。

參加集會者的名單包括新罕布什爾州的一名當地警察局長、俄克拉荷馬州的一名地方治安官和印第安納州的一名民選地方檢察官。大部分人都在接受內部調查,警方官員試圖確定他們中是否有人參加了騷亂。

有些人在辯護時說,他們遊行走到了國會,但沒有進入國會大廈。馬奧尼說,這不是藉口。

馬奧尼在一次採訪中說,“你如果遊行到國會,而沒有阻止別人進入我們的國會大廈,那你就跟那些進入國會大廈的人一樣有罪。”

除了地方執法人員以外,還有十多名美國國會警察正在接受調查。至少兩人已經暫停職務。一名國會警察據稱在國會大廈內與一名騷亂者拍了自拍。另外一人被看到戴著“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帽子在大廈內給騷亂者引路。

美國之音請求國會警察就目前的調查予以評論,國會警察沒有回复。

與極端組織的關係

儘管參與騷亂的地方警察沒有人和已知的極端組織有牽連,但招募執法人員和軍人的極右翼團體確實有幾十人在引導暴民。他們有人來自“誓言守護者”(Oath Keepers)和“百分之三者”(Three Percenters)這兩個反政府的民兵組織。

聯邦檢察官上星期在對“誓言守護者”的三名知名成員提出串謀罪指控,並表示他們在衝擊國會之前的幾天裡就進行了策劃。陸軍退伍軍人傑西卡·瓦特金斯(Jessica Watkins)在社交媒體網站Parler上寫道,“我們今天衝擊了國會。所有人都遭到催淚瓦斯。我們擠進了國會圓廳。甚至進入了參議院。”

無法聯繫到瓦特金斯置評。

對美國警察局來說,極右翼的極端主義並不是新鮮事。專家說,三K黨白人至上組織成員20世紀初就滲透進很多警察局,讓警察負責保護的社區感到恐懼。

反政府民兵組織近年來崛起,讓人更加擔心極端分子對執法部門的滲透。聯邦調查局在2015年發布的一個政策指南中警告說,其調查發現極右翼團體與執法人員存在“積極的聯繫。”

需要全國戰略

前聯邦調查局特工邁克爾·吉爾曼(Michael German)說,雖然聯邦調查局認為國內恐怖主義是一個主要威脅,但司法部並沒有制訂一項全國性的戰略來打擊警察局內部白人至上主義的威脅。

吉爾曼去年9月在國會聽證會上說,“如果政府知道'基地'組織或'伊斯蘭國'已經滲入美國的執法機構,無疑就會啟動全國范圍的努力來識別他們,並消除他們構成的威脅。”

美國之音希望了解司法部是否有全國性的戰略來打擊極端分子對地方警察局的滲透,司法部的一位發言人沒有答覆這個問題。

代理聯邦檢察官邁克爾·舍溫(Michael Sherwin)說,司法部將起訴所有參加騷亂的人,包括執法人員。

舍溫1月15日對記者說,“我們不在乎你的職業是什麼,你是誰,你隸屬於誰。如果你從事或參與犯罪活動,我們就會指控你,你將被逮捕。”

奧爾巴尼大學教授薩姆·傑克遜(Sam Jackson)說,“誓言守護者”組織不太可能解散,因為他們自視為是受憲法第一和第二修正案保護的組織。

傑克遜說,“任何想轉入地下的驅動力將是法律擔憂本身,更可能是那些不那麼願意公開認同那些捲入1月6日叛亂者的人。”

范德堡大學社會學講師兼民兵研究專家艾米·庫特爾(Amy Cooter)說,民兵活動在共和黨政府執政時一般會減少,因為成員們認為共和黨對他們就持槍權等問題的擔憂更為同情。

庫特爾說,“可是特朗普沒有去平息這些恐懼,反而高調渲染,讓他們感到自己有了更多的緊迫感跟合法性。所以這變成了一個火藥桶,讓他們更容易公開行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