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舉證小花梅舅舅視頻遭“河蟹” 徐州刑警進京追問吹哨人(2)


蓋有徐州市豐縣歡口鎮結婚登記管理專用章和鋼印的結婚證上貼著董志民和楊慶俠二人照片。該證件和照片引起很多疑問。

引起廣泛關注的徐州鐵鍊女(也稱鎖鏈女、八孩母親、豐縣性奴)事件爆發3個月來,那位被鐵鍊鎖住的婦女仍然身份不明、其人身安全持續受到人權組織、公益人士和網民關注和追問。不久前網上曾曇花一現的一段視頻顯示,小花梅舅舅和同鄉村民並沒有表示認同官方說法。這段第一手音像資料被認為戳穿了江蘇當局所謂“調查走訪”的謊言。上個月,中國總理李克強和最高人民檢察院分別表態要追查嚴懲相關罪行及責任人之後,拍攝這段視頻的前媒體人趙蘭健向最中國高檢、公安部、江蘇省公安廳和徐州市公安局等部門寄送上述視頻,並在他實名認證的新浪微博公佈相關信息,獲得上千萬閱讀量後遭微博禁言兩週,相關視頻之前曾遭網管屏蔽。該微博4月23日解禁後再度被封,以往發表內容清零。近日,徐州警方派三名刑偵警察到北京趙蘭健住所,帶他到轄區派出所,圍繞該視頻和豐縣鐵鍊女案作了5個多小時的問話,試圖說服他認同江蘇省作出的鐵鍊女就是小花梅的調查結論,放棄小花梅舅舅不認鐵鍊女的事實。

視頻顯示小花梅舅舅拒認鐵鍊女

小花梅舅舅:這個不是,這個也不是。呃,這個不是。這兩張不是。

趙蘭健:這兩個不是小花梅,是嗎?

小花梅舅舅:是不是我也不好辨認。

這是前媒體人、攝影記者趙蘭健先生實名向多個中國司法部門寄送的舉報視頻中的一個片段。在雲南省怒江福貢縣匹河鄉家中的小花梅舅舅親口否認鐵鍊女是他20多年前被拐賣的外甥女小花梅,也不是四川南充失踪女孩李瑩。

小花梅舅舅未指认照片中锁链女为小花梅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7 0:00

江蘇省(第五版)調查通報稱,“綜合DNA檢驗比對、查閱小花梅雲南戶籍底冊和調查走訪,認定楊某俠(鐵鍊女)即小花梅。”此前,徐州市也權威發布(第四版)調查通報稱,通過DNA比對,“結合調查走訪、組織辨認,認定楊某俠即是小花梅。”

在趙蘭健(以下簡稱趙先生)發布的視頻中,小花梅舅舅連聲否認鐵鍊女為小花梅和不好辨認,其鄉鄰對於指認含糊其辭。由此可見,江蘇省和徐州市關於調查走訪和組織辨認的說法顯然無法成立。

記者:你見到小花梅的舅舅,在他家裡。你怎麼能夠確認他就是小花梅的舅舅?

趙先生:因為小花梅的舅舅是當地的名人。我對他的識別並沒有看她舅舅的身份證。從匹河鄉汽車站,一路上有十幾個人指點,最後找到小孩梅的舅舅的時候,我就問他,我說你是小花梅的舅舅嗎?小花梅的舅舅就點點頭。我就到了他家。小花梅舅舅的視頻還出現在中央台的片段裡。這是可證實的。

記者: 江蘇徐州那邊人還給他打個電話是吧?

趙先生:對。我在跟她舅舅對話的視頻裡面,他舅舅承認了兩點,一是江蘇有關方面給小花梅的舅舅今天早上還打了電話。另外,他舅舅也承認在之前中央台曾給他作了長時間大量的採訪。

微博因視頻遭禁言 公安居委會齊施壓

記者:三名刑偵查到北京來專程來找你,是不是意味著你的舉動或者你所舉報的材料帶有一種刑事方面的性質?他們有沒有在這方面作出解釋?

趙先生:這個舉報材料在我看來只是一個平凡的東西,只是一個旅途見聞。但是能驚動刑警,他們都是專業人員,那麼我想,我相信,他們從專業的角度,知道這個視頻的重要性。上個星期我被新浪禁言之後,我也受到一些壓力。差不多有5個省的公安人員給我打過電話。還有住地和屬地的一些居委會人員去對我做一些勸告的工作。我為了躲避這些大媽和大爺,我特意就跑到了一個朋友家躲起來了(笑)。我在一個酒店裡差不多待了一星期的時間。每天都去靠運動去給自己減負。因為你要知道接到那麼多個省的公安人員的電話,你看啊,有雲南的,有江蘇的,有北京的,有河北的,有我老家吉林的,這對於我都是一份壓力。每一個警察打給我這邊的時候,我其實回答的跟與你通話是一樣的。這只是我的一個親歷,我並不想去觸犯任何。我只是在偶然情況下拍了這麼一個東西,然後呢沒想到這樣的視頻,引發了這麼多警力人員對我的關注。

趙先生也是關愛失踪人口家庭的義務工作者。今年2月,他在雲南怒江地區走訪期間以傳播視頻方式幫助小花梅家鄉一個家庭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婦女。來自徐州的刑偵警察對他問話5小時後,他表示相信警察們來找他並非惡意。

趙先生:當然啦,這些警察我想他們心地也都是善良的,在充分了解了我的表達之後,他們都是沉默不語的。包括我和這三位刑偵人員去到住地的警察署去談論這個事情的時候,住地的警察也不是沉默不語的,不參與這個話題討論。我想人心都是肉長的吧,他們自己心裡頭去衡量了這樣的一個是非。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測。

記者:你說的那些街道居委會的大爺大媽, 他們找你主要是為了什麼?談了什麼?

趙先生:他們就是給我打電話,關心我。就說有一些敏感的事情不要去介入。甚至也有一些有關部門,它們想驅逐我。不讓我在這客居、旅居。因為我是喜歡體育運動的。我的經常要划那個皮划艇、槳板,還有帆船。我就在河邊租了套房,主要是放我的運動器材。我有些時候那會在北京,有些時候能會在北京周邊有水庫的地方。有一些住地的警察,他們不希望我在那久留。我想他們可能是給我在系統裡做了標註。我給這個居委會的人員解釋清楚的時候,他們也都會意地一笑,不了了之了。

趙蘭健:微博內容遭審查後靠運動減壓

趙先生表示,鐵鍊女案件曝光後,特別是他在怒江遇到小花梅舅舅以後,他的微博開始有了麻煩,也影響了本來的平靜生活。

趙先生:但是新浪把我的微博給我禁言了之後,我其實內心也很慌張的嘛。我就去靠運動給自己減壓了。我剛回到這個住地第3天,江蘇省的警察就已經來找我了。我還特意去跟這三位警察去嘗試打探。我說你們是不是把我的手機定位了?我說,我又不是一個刑事犯罪分子。我說我是為公安好,我給你們提供了一個證據。我說你們應該給我嘉獎才對呀。他就說,沒有手機定位。那麼,我心裡也有一點暖意,因為我認為又多了一點自由的空間。

官方DNA檢驗 vs. 民間視頻證據

據趙先生敘述,徐州當局派到北京詢問他的警察著力強調DNA檢驗結論的重要性,顯示他們特別在意小花梅舅舅拒認鐵鍊女的視頻證據,該視頻證據客觀而且直觀地凸顯與江蘇省和徐州市兩級政府作出的小花梅就是楊某俠的調查結論存在嚴重漏洞,更令人懷疑,為什麼有關當局把一個相對簡單易破的拐賣刑事犯罪案件辦成如此復雜、尷尬的政治大案,在北京高層最怕出事的冬奧會前後演變成史上最大的網絡輿情事件之一? 。

不少網民和社會觀察人士指出,不受監督的官方機構出具的DNA檢驗報告和其他調查結論高度存疑,而鐵鍊女案只是中國一些地區長期存在的拐賣婦女兒童犯罪活動冰山一角,該案牽扯出至少三個被拐賣女子:楊某俠、小花梅、李瑩,她們的悲慘身世和現狀極待釐清。

李克強總理3月11日就拐賣問題表態之前,中國最高檢察院也在回覆關注鐵鍊女案的全國人大代表時稱,正在督辦徹查該案。不過,一個半月過去,萬眾矚目的鐵鍊女其近況也成了秘密。

記者:鐵鍊女就在他們手裡嘛,應該去了解她嘛。如果現在還活著的話,完全可以直接去了解她嘛,讓她來說她的情況,她的身世,這是很簡單的,對不對?

趙先生:對。所以呢,我在微博上寫過,我認為,在第五次(調查)結論之後,能夠被公眾識別、所看到的證據,僅有我拍攝的這麼一段視頻。其他的全部都是在政府機構或者是公安機構實驗室裡。那些東西是我們觸及不到的。我們視覺感官能看到的,不是傳言的東西,僅有我提供的這個視頻,可以供億萬觀眾參考。

鐵鍊女牽動人心 當局強力維穩

這位攝影家對個人安全的擔憂有前車之鑑。維權網站《民生觀察》不久前報道:“前雲南信息報調查記者鐵木(郭敏)和馬薩,聯袂去雲南亞谷村採訪,揭出小花梅的一些真實信息。2月22日鐵木(郭敏)被昆明警方傳喚,當天下午時分獲釋回家,大致問話就是近段時間不許外出,要報備,不讓就鐵鍊女此事再說話,不讓對外接受採訪。”

徐州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為由拘押了兩名到精神病院探望鐵鍊女的女性志願者,其中一人網名叫烏衣。她3月2日被徐州公安跨省抓捕後,據悉目前在鄰近豐縣的沛縣監視居住,成為當地維穩重點。

中共當局對公開要求重做李瑩DNA鑑定的李瑩父親戰友以及為鎖鏈女和眾多拐賣受害者發聲的知名學者實行刪帖封號,並約談、警告數以百計關注鐵鍊女案的高校校友、博文作者和志願者,還以防疫為由封鎖事發地歡口鎮董集村。

趙蘭健:被污反華有口難辨

趙先生:其實我接受你的採訪,也是一個被逼無奈之舉。我希望,我作為一個中國公民,我是應該首先能在中國的媒體平台有一個客觀事實的發聲。但是我好像沒有這種機會。因為那一個旅遊的視頻上傳到新浪(微博),都被刪除。其實,我個人的怒江行為被很多網友抹黑化了,妖魔化了。比如2月15號左右的時候,我在微信朋友圈裡面看了很多有關污名我的誹謗性語言。他們傳言我是一個海外敵對勢力,又說我是一個地下教會派駐中國的一個反華勢力。其實,我看那這些東西,我也很無奈。我作為媒體從業人員差不多有15年。但是就今天的這樣一個媒體局面而言,我是一點辯駁的能力都沒有。

對於不久前上海封城期間一女子給送外賣小哥打賞200元,被指“太少”,竟因不堪忍受網絡暴力污名而跳樓身亡的悲劇,趙先生也表示感慨。不過,他表示自己不會因為這種惡劣的網絡環境而想不開。

趙先生: 當然,我這樣一個成年人,也不可能因為污名的行為去自殺。我目前不會啊。但是,我還是希望能對污名化的行為作一個反駁和辯駁。無奈國內的這種環境,我一點發聲空間都沒有。這是我接受您採訪的主要原因。

趙蘭健:視頻舉報獲中國網民巨量關注

記者:你在新浪把發送舉報材料等情況寫不出來之後,遇到了什麼情況?

趙先生:新浪微博上體現出來的一些數字真是把我給嚇到了。 4月8號一天時間,整個新浪微博就井噴了。我最重要的一個置頂,一天的時間瀏覽量,在新浪封閉之前是294萬人閱讀。那麼其他的新浪條文都閱讀量也都達到了二三十萬一條。我差不多發了十幾條。僅僅新浪微博的平台就有近千萬的瀏覽量。我的微博被新浪禁言之後,一些熱心網友就截取了新浪微博的一些圖片,通過騰訊的微信 四處散發,公眾號四處散發。差不多有幾十個有關於我舉報材料的公眾號在對外發布有關信息。好像就一兩天時間,有些公眾號就已經超過十萬多了。後來呢那些超過十萬多的微信公眾號就都被查封了。新浪和騰訊的有關信息加起來超過千萬是肯定有了。

記者:現在這麼多人關注你舉報的事情,對網友這些這種反應,你原來有沒有這樣的預期呢?或者你現在怎麼看待如此強烈的反應?

趙先生:這個真是太出人意料了。我沒想到我做一個普通人的一個新浪微博,一天之內會有那麼大的流量訪問。如果我是一個大V,還能理解。我作為一個平凡人,能吸引這麼大流量,我認為這是一種民意的期盼吧。

(訪談內容根據電話錄音整理,受訪者觀點不代表美國之音)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