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專家分析深圳佳士事件 青年聲援團的政治特徵


深圳佳士科技職工派出所外抗議(維權網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04 0:00

深圳佳士工潮還在繼續,聲援團近日致信習近平。同時,專家和學者對這批青年人的思想、理論、背景,以及與中共黨內政治的關係進行了分析。

深圳佳士工潮和以大學生為主體的聲援行動持續之際,“全國高校聲援團”代表,北京大學2018屆畢業生岳昕,8月20日致信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介紹深圳7.27佳士工人組建工會維權事件起因,要求深圳地方當局立即無罪釋放27名被捕工人和學生,恢復他們的名譽。

岳昕信中特別談到,她本人和聲援團成員遭人指責和攻擊。不過,岳昕說,應該將青春融入工人階級,時代進步潮流。並說,習總書記以親身經歷在梁家河為她和當代青年樹立了榜樣。

岳昕,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14級本科生,主修印度尼西亞語。維基百科說,岳昕的觀點顯著受到馬克思主義的影響。網上岳昕名字前面,有時會出現“北大青年”,聲援團另一個主要成員鄭永年名字前,則標有“左翼青年”字樣。網上很多將佳士大學生聲援團稱為“毛左”。

獨立歷史學者章立凡對美國之音說,以岳昕為代表的這批青年,似乎背後有某種政治勢力的影子。他分析以岳昕名義發出的文稿,例如,聲援書等,以及其他大學的類似文宣後說:

章立凡說﹕“聲援書內容來看,寫的基本是一個文革的文筆,不像現代大學生的。為此,我也拿了岳昕在以前寫的做了比較,不像90後大學生的文字。而且幾個大學的聲援書,除了頭尾不同,中間有一段都是相同的,說明是同一個母板。所以到底是誰起草的是一個疑問。烏有之鄉曾經組團聲援過。因此,這個所謂的青年學生,或者左翼學生的後面是誰,現在不清楚。我感覺,可能有一批文革餘孽,毛左,在利用學生,”

前不久,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局長,具有47年黨齡的張勤德,和其餘四十多人一起前來深圳聲援佳士工人,要求當局釋放被拘押的工人和學生。這批中共黨內老幹部的出現,更增加了輿論對佳士事件的好奇程度。

有報導說,深圳佳士公司工人因廠方不公待遇展開維權。不過,事件在毛派聲援和滲透中,原有的勞工運動,已經轉化為由毛左主導的街頭政治活動。

中共黨內和社會矛盾似乎正在走向公開化,在深圳佳士找到了宣洩口。章立凡說,有人認為習近平現政權政治上就是修正主義。

章立凡說﹕“從烏有之鄉毛左的角度,現在就是他們概念中的修正主義上台。他們要重新建立毛澤東思想的權威,要推翻修正主義。所以我想,他們也比較趨向於行動派,在大學和工運當中,他們都有介入。”

有關佳士事件聲援團的甚麼年學生是否被利用,《中國勞工通訊》的發言人郭展睿(Geoffrey Crothall)對美國之音說。

郭展睿說﹕“就這些青年人有關情況,現在做出明確表示為時尚早。我們目前最關注的是,工人在勞動場所建立民主工會的問題。這一點應是一貫的關注焦點。”

章立凡還說,佳士工運過程中,青年學生,乃至毛左的出現,是中國社會被邊緣化階層的一次集結。

章立凡說﹕“現在來看,當局得罪了各個階層。這中間當然也包括工人,也包括這些毛左。但是,總體來講,這些人的思想武器非常陳舊。他們還是想用過時的,毛時代的平等觀,來爭取政治上的權利。我覺得這個很荒誕,毛澤東就是反對工人有自己工會的。”

既然不滿當局現行政策,為甚麼又高舉習近平畫像,大表忠心,唱頌歌?外人的確也因此摸不到深圳佳士事件的頭腦。不過,郭展睿和章立凡都表示,這可能是抗議者們的既定策略,以減少當局打壓,維持抗爭勢頭。

對深圳佳士工運中,青年聲援團政治特徵的分析,還涉及到所謂“中國新左派”的提法,並說這個派別正在和“毛左派”融合與合作。不過,這些政治派別的定義不清,組織不明,有待研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