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立法會選舉開創口岸投票先河 邊境特設票站為扭轉低投票率?


資料照:香港人在投票站排隊投票 (2019年)
香港立法會選舉開創口岸投票先河 邊境特設票站為扭轉低投票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40 0:00

香港立法會換屆選舉將於12月19日投票。在中國大陸居住的港人可在三個口岸投票,之後返回中國大陸無須隔離。 11.1萬個名額週三(12月1日)起可以網上登記。香港官員否認安排港人到邊境口岸投票是為了推高投票率。外界擔心,破天荒的新安排會造成不應存在的灰色地帶,影響選舉公信力。

現在距離香港立法會選舉投票日還有不到三個星期,港府週一(11月29日)公佈居住在中國大陸的港人的投票安排。港府將在連接深圳的邊境設三個投票站,它們分別是落馬洲、羅湖及香園圍口岸,合共11.1萬個名額,合資格的地區直选和功能界別選民周三(12月1日)上午9時開始,可透過選舉事務處網站登記,先到先得。名額最多的是羅湖口岸,超過4萬個,落馬洲和香園圍口岸各有三萬多個。

連接深圳邊境破天荒設三投票站

選民登記時要選定票站及投票時段,提供個人資料及在中國大陸常住地區,資料會交給香港及中國大陸部門,作防疫及出入境過關用途。

這是身處中國大陸的香港選民首次在邊境口岸已可投票,無須回到所屬香港選區的投票站。登記後三天內,選民會經短訊或電郵收到登記結果通知書。投票日選民要出示48小時內檢測陰性結果和中國大陸綠色健康碼,票站是閉環式管理,投票後要即時返回中國大陸,可豁免隔離或醫學監察。

北京“完善”香港選舉制度後,四年一度的立法會選舉幾乎面目全非。香港城市大學退休政治學教授鄭宇碩向美國之音表示,港府推行邊境口岸投票與民主派在本屆選舉幾乎銷聲匿蹟有關。

鄭宇碩說:“過去香港的民主運動表示反對,認為口岸投票對建制派候選人有利,對民主派候選人不利,但當然,現在基本上所有候選人都算是建制派,這個問題已經不存在了。港府所遇到的阻力也會比較小。”

鄭宇碩表示,香港有不少居民都在珠江三角洲居住,不排除日後這類安排會成為常規,開拓更多投票點。

鄭宇碩說:“香港的媒體也曾報導。國內尤其珠三角的基層官員經常直接接觸在中國大陸的香港居民,提醒和鼓勵他們投票。請他們支持某類候選人。在現在相當一面倒的選舉情況底下,這類動員會否繼續出現呢?最重要的是,這類動員會否只是演習,以後會變本加厲,出現更多類似的投票安排以及動員。”

他說,雖然本屆立法會大局已定是各方共識,但港人對於“融入大灣區”始終存有戒心。

鄭宇碩說:“在目前的選舉制度底下,競爭性是非常小的。建制派掌控大局是大家的共識。從香港人的角度,一方面擔心香港是否慢慢融入大灣區。如果(選舉)投票也可以和大灣區整合的話,那以後是否很多行政措施也可以和大灣區整合呢?大家隱隱擔心,香港高度自治的運作模式會否逐漸削弱,慢慢變成大灣區的一部分呢?很多行政措施都會與大灣區一體化。”

候選人擔心新安排影響選情

港府倉促宣布口岸投票安排引起外界疑慮,就連部分立法會候選人也有保留。自稱“非建制派”的候選人狄志遠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他擔心選情會受到“口岸投票”所影響。

狄志遠說:“我是社會福利界功能組別候選人。我的選民應該是註冊社工或者登記為選民的社工。根據我的認知,必然會有香港社工在國內(中國大陸)工作甚至居住,但我不知道誰是我的選民,因為我沒有這些資料 。我們在‘選民登記冊’看不到這些資料 。就算我有朋友在國內從事社工,他們也未必知道我參選,因為缺乏資訊。我作為候選人覺得,自己沒有機會接觸到國內的選民,國內選民也未必能接觸到我的資料。這對於我一定會有負面作用。很明顯,‘建制派’在聯繫方面比起我們‘非建制派’要強,對我們來講必然是不利的。”

外界對於史無前例的投票安排能否做到公平、公正、透明普遍有疑問。

狄志遠說:“只有候選人和經理人可以在票站內監察投票過程,但是候選人和經理人在(投票日)當天都會非常忙碌,不容易到境外或關口監察這件事。我認為,應該讓一些獨立人士負責監察那三個票站,以確保公平公正。”

香港浸會大學學者陳家洛向網媒“眾新聞”表示,包括工聯會等親北京政治團體在中國大陸網絡較強,可能使旗下的候選人擁有較大優勢。

口岸投票匆忙上馬 打亂選舉籌備工作?

根據香港法例,選民必須符合“通常在香港居住”的要求,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衛在周一的記者會上表示,不擔心邊境口岸投票安排會受到法律挑戰。他說,不能一刀切地認為,不身處香港就不再是“通常居住香港”,需要考慮各種相關因素。

學者陳家洛表示,香港法律條文對“通常居住”沒有明確定義,存在灰色地帶。登記選民長時間離開香港或者在境外定居,有可能違反規定。他認為,港府為這類選民特設票站會衝擊原有製度。

香港城市大學學者鄭宇碩表示,部分港人擔心,港府為定居大陸港人特設票站,只是一個開端。

鄭宇碩說:“影響所及不僅是投票選區等問題,也將牽涉到香港政府如何為他們提供各種社會服務,包括醫療服務、退休保障和老人福利等問題。香港人擔心,有限的政府服務開支,尤其福利和醫療開支,是否會惠及大灣區的港人,是否會影響到香港長期居住的服務水平。”

許楨:應向境外港人開放投票權

接受美國之音專訪的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許楨表示,疫情下,不少港人已有超過1年半沒有踏足香港。港府主動為他們提供方便是爭議所在。

許楨說:“以往很多次選舉都曾有過這樣的討論,可能數以萬計甚至數以十萬計住在珠三角的一些香港居民,會突然在選舉前夕登記成為選民。到了選舉日,他們就會回到自己所屬的選區去投票,當時就已有一些爭議和討論。這次問題其實更突出。從去年3月(中國和香港疫情大規模爆發)到現在已有超過一年半時間。問題是這次在邊境設立投票站又是港府主動的邀請或者便利他們來投票。這就造成更大的爭議。”

本屆香港立法會換屆選舉以“完善選舉制度”、“落實愛國者治港”為前提。在親北京陣營壟斷議會的情況下,外界估計,這次選舉地區直選投票率將與2019年反送中浪潮下的區議會選舉超過7成的高投票率的情況形成強烈對比。

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衛表示,邊境口岸投票是因應疫情作出的特別安排,否認是為了推高投票率。

曾國衛說:“我們完全沒有考慮到投票率,純粹因為疫情關係,因應社會要求,作出一次性特殊安排。未來會否把這安排擴展至其他選舉,將取決於到時的情況。”

香港智明研究所的許楨表示,雖然立法會選舉尚未舉行,但投票率偏低已成定局。

許楨說:“我相信不管是北京,特區政府,還是香港整個社會的上下,對這一點沒有過高的期望。選舉制度的改變下,民主派整個陣營基本上沒有辦法參與。民間的動員也可以說溫度非常低,這與香港以前越來越熾熱的選舉氛圍非常不一樣。客觀上,大家都會認為這次投票率會相當低,基本上沒有人認為投票率會超過4成。”

許楨說,與世界絕大多數國家和地區相比,港府對選民資格的規定相對寬鬆。只要是香港永久居民以及“通常在香港居住”就有投票權,他們是什麼國籍,甚至是不是華裔,這些並不是港府考慮的問題。許楨認為,為了體現一視同仁,港府應該讓身在海外的港人也享有立法會投票權。

許楨說:“香港現在的選舉,不管是選民在場內的登記,還是身份的核實,到選民領取選票等各方面,其實已朝著電子化進行,那就沒有必要區分是否香港境內,甚至沒有必要區分是否中國境內。我們要知道,根據香港法律,包括基本法,香港人在香港的投票權,也就是選舉權,並不局限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人士。不僅在大灣區有香港身份證的人,甚至全世界有香港身份證的人,都應該有權去參與香港的選舉,起碼投票這一部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