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蓬佩奧亞洲行是否有意組“亞洲北約”?


左起:印度外長蘇杰生,日本外相茂木敏充,澳大利亞外長佩恩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東京舉行四方會談。 (2020年10月6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21 0:00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星期二(10月6日)在亞洲領導人的一次高級論壇上譴責中國的“利用、腐化和脅迫”。華盛頓希望這個論壇將抗衡北京日益增長的影響力。

美國、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在東京舉行四方會談。目前,地區各方正在對中國對新冠病毒疫情缺乏透明度以及對近鄰愈發強勢的問題上愈來愈感到不滿。

蓬佩奧在四方會談開始之際說:“作為四方合作夥伴國,如今,比以往更為關鍵的是,我們要合作保護我們的人民和合作夥伴不受中共的利用、腐化和脅迫。”

蓬佩奧因為特朗普總統確診感染新冠病毒而縮短了這次訪問行程。他戴著巨大的以美國國旗為主題的口罩,與其他四方領導人行頂拳禮,並在四方會談全會開始前與他們單獨會晤。

星期二早些時候,蓬佩奧在與日本新聞媒體講話時以不同尋常的直率言辭形容四方會談。中國長期以來一直懷疑這個機制是遏制中國崛起的一個大聯盟的開端。

蓬佩奧對《日經亞洲評論》說,這個地區組織是一個“架構”,有可能“應對中國共產黨給我們所有人構成的挑戰”。

蓬佩奧對《日經亞洲評論》說:“我們一旦把我們所做的機構化,---我們四方一起,我們可以開始建造一個真正的安全框架。”他還說,其它國家在“適當時候”也可以成為這個架構的一部分。

美國多年來一直試圖說服亞洲盟國和合作夥伴以更堅定和更集體性的方式抗衡中國。華盛頓認為,北京對地區穩定的威脅日益增長。由於中國的經濟影響力,美國的這些努力遇到阻礙。

日本、澳大利和印度都與中國保持著至關重要的經濟關係。三國經常淡化那種四方會談機制意在遏制北京的想法,而是把重點聚焦在其他積極的方面。三國形容說,四方會談是志同道合的民主國家之間的一個安全磋商機制。

在星期二的公開聲明中,四方會談的其它三國相比之下似乎不那麼情願批評中國。一個顯示四方會談局限性的跡像是,預計四國不會發表聯合聲明,而是有各國單獨發表聲明。

四方第一次會談是在2004年,但是在遇到中國阻力之後,四方會談幾年後漸漸煙消雲散。隨著美中關係的惡化,特朗普政府幫助在2017年重振了四方會談。從那以後,會談被升級為部長級討論,分析人士說,這是所有四方都希望向前推進這一對話的跡象。

這次四方會談正值該地區與中國關係緊張之際。這還不止是因為源於中國的新冠病毒疫情,還有對中國在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領土糾紛問題上愈來愈咄咄逼人的做法的持續關注。最近,中國在與印度交界的喜馬拉雅山區發生衝突,有至少20名印度軍人喪生,中國軍人傷亡數字不詳。

因此,新德里智庫馬諾哈爾·巴里卡國防研究與分析所東亞事務研究專家賈格納·潘達(Jagannath Panda)說,即使是向來並不情願堅定對抗中國的四方會談成員印度,如今也在重新考慮其立場。

“印度遵循的是不結盟的外交政策。它之前從來也不希望四方會談成為一個軍事或海事中心機構。但是跟中國有了這樣的邊界問題,印度現在絕對是在改變遊戲計劃。”潘達對美國之音說,“印度將更急於把四方會談朝前推進為一種更為正式、更為機構化的程序。”

澳大利亞也與中國陷入重大糾紛。在澳大利亞政府呼籲獨立調查新冠病毒起源後,中國對牛肉和葡萄酒等澳大利亞出口產品實施了限制。澳大利亞還指稱中國愈來愈干涉澳大利亞的國內政治。

澳大利亞格里菲斯大學教授安德魯·奧尼爾說:“從澳大利亞的視角來看,我認為,決策者如今有更多的願望要抗拒中國,這主要是由於那種中國通過間諜活動愈來愈咄咄逼人地把目標對準了澳大利亞的感覺。”

奧尼爾認為,在四國當中,日本目前與中國的關係最好。這對東京來說,是一種新變化。東京長期以來都在最為高調地支持四方安全會談。

日本新首相菅義偉預計一開始將對中國採取更為謹慎的做法。不過,一些分析人士說,與印度和澳大利亞這樣的民主國家組成準聯盟能夠讓日本更為安全地抗拒北京。

美國官員最近表示有意擴大這個組織的範圍和成員,有些人甚至設想最終會產生“亞洲北約”。然而,很多人對一個具有約束力的北約式軍事聯盟在可見的將來是否會脫穎而出抱持懷疑態度。

美國負責東亞事務的首席外交官史達偉在蓬佩奧出訪前說:“四方會談成員國的驅動力是共同利益,而不是具有約束力的義務。”

但是他堅稱,四方會談夥伴國將“對(中國)霸凌近鄰的做法挺身而出“。

分析人士說,雖然從某種程度上說,美日印澳都視中國為威脅,但是在具體如何應對的問題上,四國看法並不一致。

新德里分析人士潘達承認,“中國因素毫無疑問把多數四方會談成員團結在一起“,”同樣的是,它也在多數四方會談成員國中間造成分歧“。

他說,在與中國打交道的問題上,“四方會談各國絕對沒有共同協議,四方會談再加上別的國家,就別想了吧“。

由彼此不同的經濟利益結成的複雜關係網,再加上亞洲各國之間的競爭對立,讓一些美國正式盟國甚至在美國和中國之間選邊站都很難。很多人說,根本就沒必要做這種選擇。

本月早些時候,在被問到南韓是否會加入假設擴大的四方會談時,南韓外長康京和(Kang Kyung-wha)做出了否定的答覆。

據韓聯社報導,她回答說:“我們不認為任何自動封死或排除它方利益的事情是個好想法“,”如果結盟架構是那個樣子的話,我們當然會很認真地去想一想,這是否符合我們的安全利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