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二度爆發隱患尚存 武漢市民繼續“家裡蹲”


武漢一個居民小區設立的進出口檢查站。 (2020年4月3日)

“圍在城裡的人想逃出來,城外的人想衝進去” - 眼下的武漢很像錢鍾書筆下的圍城。

這個星期,武漢宣布解除76天的封鎖。僅解封日(4月8日)當天, 就有大約6萬5000人出城。返城的大軍也在陸續抵達。互聯網上傳播的視頻顯示,通往武漢的高速公路收費站大排長龍。

武漢市民吳志起是返城大軍中的一員。他開著私家車,帶著妻兒經過重重盤查回到武漢。因為新冠肺炎疫情,一家三口已經在江西丈母娘家困了兩個多月。

吳志起在網上發布了返回武漢的視頻,卻被一些網民罵“頭殼壞了”。

“幹嘛往武漢死路走呢?第二波疫情大爆發,小心為上,”有網民留言說。

幾天前,張磊(化名)從湖北廣水老家回到武漢等待復工。他是當地一家事業單位的外聘司機。按照上級規定,單位為複工人員安排了核酸檢測。作為編制外人員,張磊本沒有資格參加,但是為了保障其他員工的安全,檢測時也把他捎上了。結果就查出他是一名無症狀感染者,即沒有發燒、咳嗽、呼吸困難等臨床症狀,篩查檢測卻呈陽性的患者。

張磊被要求在指定地點隔離14天。單位承諾提供基本生活費——武漢最低工資的80%,其它費用自理。280元一天的隔離費,加上檢測費,還沒開工,他就欠下幾千塊錢。

星期三零時,武漢為慶祝解封在江邊上演了一場璀璨奪目的燈火秀,但是很多當地人清楚,現在還遠不是慶祝的時候。他們擔心病毒可能會捲土重來。

“政策性清零和出院,時有發生的複陽,捉摸不透的無症狀感染者…… 時代的一粒灰落在每個人頭上都是一座山,可是,我們大多數人也只是在慶幸這次這粒灰沒有落在自己頭上,”一位微博用戶寫道。

中國國家衛健委星期五(4月10日)的公告說,過去一天來,中國新增無症狀感染者47例,其中14例為境外輸入。目前尚在醫學觀察的無症狀感染者有1097例。

“瞞報,這個絕對是瞞報,”一位選擇匿名的武漢市民對美國之音說。“現在瞞報的壓力來源於政府要求復工,所以大家不敢明面上說。 ”

星期一,黨媒《人民日報》旗下的《健康時報》稱,武漢可能有1萬至2萬名無症狀感染者。這篇報導很快被刪除。

早些時候,香港《南華早報》引述中國政府機密文件說, 截至2月底,中國有4萬3000多名無症狀感染者。他們沒有被納入官方公佈的大約8萬個確診病例。

那位要求匿名的武漢市民說,周圍幾個朋友的小區都出現了無症狀感染者,現在社區管控更嚴了。如果沒有復工證明,原則上一個人只能出去兩個小時。

另有網民說,他們的小區限制更嚴,沒有復工證明乾脆不讓出門。

“不知道為啥大家都覺得武漢的人都能到處跑了。只是解除通道管控而已啊。我小區到現在沒復工證明不讓出門。全面解封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繼續家裡蹲, ”他在微博上寫道。

中國官方承認,無症狀感染者也可能成為傳染源,但“可能不是主要的傳播來源”。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援引的一項新加坡的研究則估計,10%的新冠病毒感染可能由無症狀感染者引發。

美國《華爾街日報》星期四援引武漢兩名權威醫學專家的話說,他們不認為中國會出現第二波大型感染,但不排除某些地區小規模的疫情爆發。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副院長章軍建還說,隨著患者減少,他主持的武漢客廳方艙醫院已經關閉,但是短期內不會被拆除。《華爾街日報》說,這顯示人們對這場流行病未來幾週內在武漢的發展仍有擔憂。

武漢市那位匿名市民也對美國之音說,武漢一家三甲醫院被要求到9月份之前都作為複陽者的定點醫院。

“我覺得一定會再來一次爆發,”他說。

就在武漢宣布解封的這個星期,千里之外的廣州市三元里和中俄邊境小城綏芬河卻爆疫情告急。中國國家電視台說,截至4月10日,綏芬河所在的黑龍江省新增28例輸入型確診病例,累計共有輸入型確診病例155例。當地正夜以繼日地修建方艙醫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