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川金會召開在即專家:做好看到意外的準備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專家就川金會舉行媒體吹風會(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14 0:00

美國總統川普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歷史性峰會在經歷了一些波折後還是按原來計劃的6月12日在新加坡舉行。美國的北韓問題專家預計,不管峰會上發生什麼,川普和金正恩都會使這次峰會看起來是成功的。他們最擔心的是,川普會簽署一個可能給美國帶來重大後果的和平條約甚至是和平宣言以換取北韓做出模糊的無核化承諾。

在川金會即將舉行之際,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北韓問題專家星期五在對媒體舉行的吹風會上對這次峰會可能發生的情況做出了預測。

打破對朝外交失敗的記錄還是做出最大的赦免?

在小布殊總統任內擔任國安會亞洲事務高級主任的格林(Michael Green)表示,鑑於川普總統的不可預測性,我們還要看會發生什麼。

他說:“大家都知道,川普總統最近進行了一系列高調的赦免,赦免了一些犯了罪的名人。在6月12日那天,我們會知道我們是打破了25年(與北韓)不成功的外交,還是準備做出最大的一個赦免。”

格林認為,從總體上看,不管峰會上發生什麼,美國現在的處境比平昌奧運會南北韓關係緩解之前要好一些,但是他認為,在美國無法通過外交使北韓實現無核化而軍事打擊代價又太高的情況下,美國應該採取的一個比較長期的對北韓戰略是對它進行遏制、實施禁令以及施壓,但是在目前的情況下,採取這樣的戰略將更困難了。華盛頓國際與戰略研究中心亞洲事務高級副總裁格林(Michael Green,2016年7月20日)

視覺上會是一個成功的會議

儘管存在不確定性,但是這些北韓問題專家基本上都認為,這次峰會在視覺上會是一個成功的會議。

曾經在中央情報局做過北韓問題高級分析師的金秀美(Sue Mi Terry)對這次峰會做出了這樣的預測:“當然會有聯合聲明,而且不管峰會上發生了什麼,川普與金正恩都會把它稱為是成功的,因為兩位領導人都對此做出了大量的投入,所以峰會看起來會很好看。我甚至認為有這樣一種可能性:金正恩可能在談判一開始就把一些看起來很好的東西放在談判桌上,例如同意把一些洲際彈道導彈撤出北韓,拆除或是銷毀寧邊設施等,使之看起來金正恩真的是朝另外一個方向走,讓全世界相信,北韓翻開了新的一頁。這將是非常高明的做法,但是他們接下來會在其他所有的問題上進行長時間的拖延。”

她說,由於對北韓核項目進行核查等都需要耗費很長的時間,而北韓在擁有了核武器的情況下沒有任何動力要放棄它,因此她猜測北韓會以無核化的承諾來換取時間,等待川普下台後再說。

車維德:做好準備看到意外情況發生

在小布殊總統任內出任國安會亞洲事務主任的北韓問題專家車維德(Victor Cha)指出,峰會在早晨9點開始,然後有一個午餐,接下來還有很多時間做其他的事情。

他告誡說:“做好看到意外情況的準備,因為這兩位領導人都喜歡在峰會上做出讓人吃驚的舉動。”

一度被川普政府考慮出任美國駐南韓大使的車維德指出,北韓從1994年以來在無核化的聲明上沒有發生改變,這就是,在美國不再對北韓採取敵對政策的時候實現朝鮮半島的無核化,但是北韓從來沒有對無核化做出具體的定義,對什麼是敵對政策也是很含糊不清的。在他看來,非常值得關注的是要看雙方在聯合聲明中是怎麼提及無核化的,而最重要的就是這兩位領導人是否會要求對無核化的進程做出具體的規定。如果有,那就說明這次峰會不只是一次拍照留影的機會,如果沒有,美國不會因為這次峰會而變得更為安全。

不管成功與否 北韓都賺了很多

這些專家一致認為,不管這次峰會成功與否,北韓都已經獲得了很多的利益:包括國際社會在事實上承認朝鮮是一個核國家,使金家政權獲得合法性,金正恩實現了形象的大轉變。他們預計,如果情況進展順利,金正恩還可能會獲邀在今年的聯合國大會上發言,甚至被川普邀請到白宮訪問,並到海湖莊園舉行峰會。

與此同時,美朝關係的緩和還減弱了國際社會對北韓進行制裁的政治意願,中國開始放鬆對北韓的制裁,其他國家也很難再對北韓實施嚴厲制裁,在金正恩不採取任何挑釁行動的情況下,美國國內也很難考慮對它進行軍事打擊,而且金正恩是在處於強勢地位的情況下來到談判桌的。前美國國安會亞洲事務主任車維德星期三在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研討會上(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峰會可能出現的最糟糕情況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研究員金秀美認為,峰會可能出現幾種情況,而讓她最擔心的是,川普總統會同意簽署一個他沒有想到或是知道但不認為是讓步的可能給美國帶來各種後果的和平條約,這種後果包括減少甚至終止美國對韓國的承諾,減少或是撤出駐韓美軍等等。

格林認為,川普總統不見得想與北韓簽署需要國會批准以及好幾個國家簽字的和平條約,而是和平宣言。

他說:“這是有問題的,因為一個和平宣言並不會減少威脅,但是北韓會把這當作藉口,中國與俄羅斯也會這樣,就像他們把北韓和南韓領導人在板門店達成的協議當作藉口,要求不再進行導彈防禦,減少軍事演習和製裁一樣。在我看來,這是給北韓提供的一個贈品。”

對於車維德來說,川普做的同一件事可能會引發兩種最糟糕的情況。

他說:“我看到兩種最糟糕的情景,這與川普做同樣的事有關,即他去參加這個會議,基本上把我們所能提供的所有東西都攤在談判桌上,看著金正恩,然後說他對美國提出來的沒有興趣,我們在這兒的事做完了。這將是一個非常壞的情況。另外一個糟糕的情況將是,把所有的東西放在桌面上,金正恩做出一個非常模糊的無核化承諾,川普然後會說,我們這做完了,我們得到了我們想要的所有東西。”

讓車維德感到擔憂的是,北韓為這次峰會進行了45年的準備,而川普總統說他不需要為峰會做準備。他說,一般進行這樣的峰會,有關部門會為總統準備很多相關的材料,以往的總統都會非常仔細的研究這些材料,但是川普總統可能不會怎麼看。

不准備就可能掉進北韓設置的諸多陷阱

他認為,川普不能不做準備,否則會掉進北韓為他設置的諸多陷阱。這些陷阱包括:一,承諾簽署和平條約和關係正常化以換取北韓模糊的在很遙遠的未來進行無核化的承諾;二,同意北韓提出的同步、分階段無核化,即以行動換行動的無核化;三是同意北韓提出的美國終止對北韓敵對政策,美國方面會把駐韓美軍、導彈防禦系統等東西都放在桌面上;四是像以前那樣同意給北韓提供能源方面的協助以換取它暫停核試驗;五是認為北韓願意通過放棄核武器而成為一個富裕的國家。

車維德說,事實上,北韓想要富裕的話,它早就富裕了。北韓想要的不是富裕,而是自力更生,一個不受外界污染的、純潔的朝鮮民族。

他還認為,美國在與北韓討論廣泛的關係正常化時不提及人權問題是不可想像的。

中國的角色

至於中國在這次峰會舉行期間以及峰會後能夠扮演什麼角色,格林認為,中國最想看到的是朝鮮半島不發生戰爭,其次中國希望美朝關係改善削弱美韓同盟關係。他說,中國能夠在北韓問題上發揮重要的作用,也可以與美國合作,但是如果給中國不這樣做的機會,它就會做出這種選擇。

車維德認為,讓他感到抓狂的是,不管峰會成功與否,中國都將從中獲益。

他說,如果峰會失敗,美國需要中國對北韓施加最大的壓力,平壤也將需要中國為它撐腰。如果峰會是成功的,中國不需要要求美國撤走駐韓美軍,這個問題會自然的被提及。國會也會有人說,朝鮮半島現在和平了,我們幹嘛還要在那裡駐軍?南韓也會出現很多我們為什麼要保留美軍的討論。

參加過北韓問題六方會談的車維德還表示,如果朝著積極的方向發展的話,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都會開始關注北韓的時候,中國的“一帶一路”正好可以為北韓的基礎設施提供資金,在可預見的將來擴大它在朝鮮半島的戰略影響力。

他說,以前在對北韓進行制裁的時候,情況黑白分明。北韓做出挑釁時,大家都把矛頭指向中國,說你怎麼不約束北韓?你能不能加大對他們的壓力?現在美國開始打開與北韓的談判大門,這個問題變得極為複雜,所有的負擔都在美國方面。人們會說,你能不能更靈活一點?能不能與北韓達成交易?他說,這就是你打開談判大門所必須支付的代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