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民調公佈前夕香港抗爭派與主流泛民敵對公開化 戴耀廷呼籲免被中共分化


前香港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戴耀庭在Youtube上載自我錄製的 “不被分化的態度”視頻。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58 0:00

究竟應該留守接受延任,還是總辭放棄議會?香港泛民主派當中的抗爭年輕一代與主流政黨的世代紛爭漣漪再被翻起。有部分於近年冒起的政治新世代因為不滿公民黨與民主黨的“老大”近日對於總辭的言論,勸籲對方“不要說甚麼兄弟爬山”。前港大法律學者戴耀庭呼籲雙方忍讓,不要正中中共分化民主派的下懷。

梁家傑總辭做法奇怪

自中國全國人大通過現屆香港立法會全體議員延長任期一年後,有關全體22名民主派議員應否接受,便成為了近日輿論焦點。香港公民黨主席梁家傑率先於14日在香港電台節目當中說,總辭代表民主派議員不在議會為市民發聲,他認為做法“奇怪”。

他說:“若果民主派離開議會,無平台發聲,反問民主運動後續如何?外國傳媒想訪問你,你連身份都沒有。”

何俊仁總辭意義不大

香港民主派另一主要政黨 - 民主黨的前主席何俊仁其後接受《香港01》網站訪問時直言,總辭沒有很大意義,在向北京施壓、引起國際輿論關注及否定延任立法會的認受性方面所起作用有限。

何俊仁反問:“如果這次我們不留任,那麼下一屆還要不要選舉?他們(抗爭派)沒有這個答覆,可能並沒有想過。”

何俊仁指出,留任是對選民負責,並傳達民主派「不逃避、不撤退,守住前線」的重要訊息。他說,這正好向選民展現民主派的理念和意志,“用一切的方法爭取每個空間,保障市民的權力,保衛我們的價值觀,反對不合理的改變”,所以意義重大。

除了上述兩人外,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也持相同見解,指出民主派議員留守議會要力阻未來一年如大白象工程“明日大嶼”工程撥款的通過,以及否決如容許香港居民在內地大灣區行使香港投票權的法案。

對於上述言論,網絡間的多個時事網台評論節目已經開始出現批評聲音,包括坐擁了60多萬觀眾的蕭若元。這些評論指出,接受延任,堅持留守一個沒有民意認受性、而且制度規章破爛不堪的立法會,只能証明這些主流民主派政黨“眷戀權位”以及為中共“抬轎”。

朱凱廸志全支持集體杯葛

兩位民主派“老大”表態支持延任後,2016年當選的現任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星期天作出反擊。他在臉書上公開呼籲民主派議員支持集體杯葛延任,並以公投或民調作決定。他表示,現屆議員任期至今年9月30日為止,中國人大的決定是“非法”的。朱凱廸勸說,若民主派接受委任,明年中共再以新的理由把議員任期繼續延長的話,民主派只會越陷越深,迷失自己。

朱凱廸的表態激起了另一立法會議員 - 人民力量的陳志全於星期二的呼應。陳志全贊成集體杯葛,明言不接受中共委任是“應有之義”。

年輕世代紛表反對現屆議員延任

與此同時,早前在7月12日初選中勝出並獲得60多萬民主派支持者授權出選原定於9月舉行立法會選舉的多名二十多歲的年輕參選人,包括了張崑陽、何桂藍、岑敖暉、劉頴匡與黃子悅等,都紛紛在臉書上表達了蔑視傳統主流民主派政黨傾向留守議會的態度。

張崑陽傳統泛民抗爭抗爭和稀泥

在港版國安法生效前,代表香港大專學界到美國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等立法工作的張崑陽在臉書直言不滿泛民主派過往在議會內的抗爭表現拙劣,眾多損害香港自由的法例通過,再度延任一年阻惡法的說法,只是一廂情願。

他寫道:“所以其實只要你們(傳統泛民議員)主動交代你們這麼想入議會是因為你會抗爭到底,不再‘和稀泥’,敢於在關鍵時刻投下反對票,亦願意坦誠相告你們會如何把資源分配給社會,那麼我相信不少人至少會覺得你們有抗爭意志,不是沒有尊嚴地被招安進去。”

傳統泛民被質疑過往抗爭不力

張崑陽這年輕世代所不滿的,自反修例運動2019年開始後,例子比比皆是。繼有去年7月1日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大樓當日,傳統泛民議員不見蹤影,只有屬於街工的梁耀宗試圖阻止時被推倒在地;今年6月4日《國歌法》三讀通過當天,儘管泛民議員有抗爭試圖阻延,但只有屬於熱血公民的鄭松泰一人明確投下反對票,其餘所有泛民主派議員棄權票也沒有投下。這些年輕世代活動份子當時指責泛民主派害怕表態反對國歌法,因為可能會在7月1日生效的“港版國安法”下被追責起訴。

何桂藍民主派延任抗爭理據不受信任

同樣在民主派初選中勝出的前立場新聞記者何桂藍分析,儘管傳統泛民聲言延任後會繼續抗爭,但目前問題最大的癥結正是他們的抗爭往積,使人失望。

她在臉書上寫道:“坊間對‘民主派加入臨立會’的疑慮,除了正當性,還有對民主派議員是否可以再推進議會抗爭的信任問題。基本上,‘留’的所有正面理據,都無法 overcome(克服)對民主派的信任問題。”

岑敖暉請不要再亂用兄弟爬山四字

因為計劃參選今年立法會選舉而放棄美國國籍的前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更與支持延任者劃清界線,表示不希望與這些政黨互稱為同路人。他也在臉書寫道,請不要再濫用與亂用“兄弟爬山”四字。他說,“各條戰線,各自努力,各自付出,這是兄弟爬山,一點也沒有錯。但是同一戰線內,還是故意濫用這詞,就百份百是在混淆視聽,去留與否,絕不是一句兄弟爬山可以蒙混過關。”

岑敖暉還沒有點名批評民主黨於2010年進入中聯辦代表香港人與中國談判政改方案的前塵往事。他寫道:“懇請諸君不要再說甚麼兄弟爬山了,著實是壞心眼。...單方面進入中聯辦一役,前車可鑑。”

戴耀庭中共掌握香港民主派弱點

面對年輕世代與傳統泛民的公開白熱化爭拗,早前負責舉辦民主派初選的前香港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戴耀庭深感事態嚴重,星期二晚間在Youtube上載自行錄製名叫 “不被分化的態度”的視頻。他呼籲各個民主派政黨不管大小,要有容人的寬度,不要老是高高在上,民主派不要正中中共分化的下懷。

戴耀庭說,長期以來,香港民主派內部的民主文化仍未成熟,中共掌握融會貫通這弱點,促使香港民主力量難以團結一致,共同對抗特區政府。他分析,這次留守議會還是總辭爭拗如出一轍,中共完全掌握了民主派互相攻擊的弱點。

他說:“(各個黨派)必須要有包容理性的民主態度,願意聆聽不同意見,並在分析反思後,具備有修正自己想法能力及涵養,避免產生誤會、矛盾以至衝突。”

戴耀庭最後勸說,“大家要體諒採取了不一樣行動的人。雖然按我們的認知與判斷,他們的行動未必是最好,但我們仍然信任其他人都是基於正當理由進行了不同的行動。 大家目標一致,既然願意信任,就不會互相指責。”

年輕世代與傳統主流的不同泛民主派會否再度互相指責?很快將會有結果。預計香港民意研究所星期五公佈的民調結果,將會揭示香港整體民意是否贊同現任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總辭。若屆時民意贊成總辭,傳統主流民主派議員會否仍然堅持己見,繼續接受留任,觸發民主派內部罵戰升級?這些都是香港政界持續關注的焦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