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娛樂業正經歷徹底改造 大明星小網紅都要成為政治宣傳員


中國官媒中央電視台在北京的總部大樓。(資料照)
中國娛樂業正經歷徹底改造,大明星小網紅都要成為政治宣傳員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31 0:00

中國政府大力整頓影視娛樂圈,最近更將監管範圍深入到網路領域。中國官媒日前發出評論稱,堅決禁止劣跡網紅轉移陣地複出。觀察人士表示,中共“黨國紅色文藝”的整頓是欲將文娛業拉回“正軌”,使其為政治服務,而非成為賺取流量生意的工具。從傳統影視業到新媒體,整個文娛業都是中共手裡的“槍”,是軍事之外的一支不可或缺的“文化軍隊”,而且這支軍隊不能以娛樂明星為偶像,要以習近平或是官方推崇的英雄人物為崇拜的對象。

近月來,中國政府重手整頓娛樂圈藝人,先是鄭爽、吳亦凡、張哲瀚、范冰冰、趙薇等影視流量明星從公眾視線中離開,然後是流量網紅的帳號被封禁。中共官媒人民網11月19日刊出一篇“堅決對劣跡網紅說不”的評論,指劣跡網紅改頭換面就想再戰江湖,但兜售的還是“熟悉的配方”、“原來的味道”,無疑是對公眾的公然愚弄,認為劣跡網紅被封禁,沒有一個值得同情,網紅復出後仍興風作浪,應要堅決抵制。

中國知名藝人吳亦凡在洛杉磯出席一部電影的首映式。(2017年1月19日)
中國知名藝人吳亦凡在洛杉磯出席一部電影的首映式。(2017年1月19日)

同一天,首屆中國網路文明大會在北京召開,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發出賀信,要求各級黨委和政府擔當責任,網絡平台、社會組織、廣大網民等要發揮積極作用,共同推進文明辦網、文明用網、文明上網。

新華社的報導說,要“講好中國故事,要堅定文化自信、提升傳播效能,避免一味迎合、簡單生硬”,為“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實現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凝聚起強大的精神力量”。

文娛業也要為政治服務

觀察人士指出,中共監管文娛業的目的是為了避免這個行業過度商業化、非政治化,而忘了文娛業要為政治服務的目的。社會過度娛樂化和非政治化,在當局看來,就會出現意識形態的管理缺口,不利於思想政治的統一和習近平最關注的“意識形態安全”,因此要將其“導正”、使其回到“正軌”。

而文娛業隨著時代與科技的進步,從傳統的電影、電視領域擴展到虛擬世界的網絡範疇,尤其是時下年輕人賴以溝通、消費文化產品的主要平台網絡。

在中共看來,網絡虛擬世界不能成為化外之地,不能脫離中共的監管。中共宣傳部門把新媒體稱為輿論爭奪戰的主陣地,不僅要加強對傳統影視業的監管,還要牢牢控制新媒體。

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系主任洪敬富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共自1921年建黨以來,就不斷強調文藝是要為政治而服務,更具體地說,是為黨國服務。自改革開放後,受資本市場影響,黨國意識形態不斷地式微,思想樹立工作在新的經濟、新的世界格局以及新的媒體技術等新環境中,受到相當多的挑戰。

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引導

因此,習近平自2012年11月上台後,就在黨的十八大政治報告中,提出所謂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據其內容所述,體現在3個層次,一個是國家,一個是社會,一個是公民的個人層次上,特別強調愛國、敬業、誠信、友善的價值。

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系主任洪敬富。(照片提供:洪敬富)
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系主任洪敬富。(照片提供:洪敬富)

洪敬富說,自此,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成為主旋律,時常被官方拿出來宣傳,用來引導文藝娛樂產業,而且不僅僅是在傳統的影視媒體,新媒體也要奉行此價值。

洪敬富表示:“這種黨國思想正高度地結合了傳統中國道德的內容,所以形成了我認為當前所謂黨國製度下的一種道德治理。所以簡單地說,文藝在中共的黨國體制下必須要好好的詮釋,而且要弘揚所謂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引導人民樹立跟堅持正確的歷史觀、民族觀、國家觀、文化觀。”

雖然有評論說,中共整治劣跡藝人和網紅是為了要導引年輕人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與價值觀的“三觀”,但現居加拿大、在Youtube經營“薇羽看世間”的中國播主陳薇羽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認為,中國傳統文化中的仁義禮智信都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破壞殆盡。她說,中共自建政以來,從來沒有建立過正確的三觀,它跟西方自由世界的普世價值都是相違背的,又要如何幫別人樹立正確的三觀呢?因此,在共產黨的薰陶下,很多人的三觀都是有問題的,所以可以看到很多網紅的表演,確實沒了底線。

陳薇羽說,她看過一個節目,有很多網紅聚集在長沙黃興路的步行街上,比賽看誰吸引的流量多。為了博眼球、吸引流量,網紅們使出各種各樣的奇葩怪招,其中就有一個美女網紅趴在地上學狗爬、學狗叫。陳薇羽認為,這種行為已經超出了一位文化人該有的行事底線。

人民網日前直接點名的“劣跡網紅”包括堪稱網絡審醜界頂流的“郭老師”,涉及直播售假的“二驢”,曾因侮辱國歌事件被拘的網絡音樂主播“莉哥o3o”。該評論說,劣跡網紅審醜審怪無下限的言行,帶歪了社會風氣,可惡可恨又可恥,封禁此類賬號是人心所向。

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今年8月也曾發文表示,“飯圈”文化既不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也不符合中國優秀傳統文化,更不利於青少年健康成長。

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系主任洪敬富表示,按照中國官方的說法,這些影視藝人與網紅們,或是政治素養不高,或者是法律意識淡薄,更時常出現道德觀念惡劣的行為,總的說來,就是他們違法、失德、失言的行徑,很大程度地影響青少年的身心發展,並且嚴重地危害了整個中國社會主義的風氣。

洪敬富說:“所以我們看到,中共既要破除這些娛樂明星、低劣網紅在人民心目中的偶像地位,那其實同時他們也在大力推崇黨國樣版式的人民英雄,特別像這些革命烈士,還有抗疫英雄,那其實就是在樹立中國的精神、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人物典範。”

一位因安全原因沒有具名的中國學者持相同看法,他對美國之音說,中共整治文娛業有兩個目的:“首先是要將文娛業變成宣傳官方正能量的平台,因為過往的娛樂平台具有西方'去政治化'的特色,這是中國官方不能接受的。另一點,則是為了破除娛樂明星在民眾心中的偶像地位,讓官方推崇的英雄偶像形象成為民眾的崇拜對象,例如革命烈士。”

要用黨文化佔領人們的腦納量

“前哨預策”網站創辦人范疇。(照片來源:範疇提供)
“前哨預策”網站創辦人范疇。(照片來源:範疇提供)

台灣“前哨預策”網站創辦人、專欄作家範疇用可口可樂做比喻,表示可口可樂的最大戰略目標就是佔領人的“胃納量”,因為每個人只有一個胃,同一時間只能裝一定的東西。同樣的,每個人只有一個大腦,習近平要的是佔領人的“腦納量”。

範疇對美國之音表示,“也就是說,如果腦子里天天想到的是趙薇、小S、吳亦凡,那腦子裡能裝毛澤東、裝習近平這些偉大形象的記憶體就不夠了,所以習近平這一次要佔領的是人民的腦納量。”

社媒體播主陳薇羽說,中國歷史上一向十分看重文化娛樂這一塊,把它當作洗腦的工具。在1942年的5月中共舉行的“延安文藝工作者座談會”上,毛澤東發表了《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講話》。他提倡文藝要介入政治,要很好地成為整個革命機器的一個組成部分,要為工農兵服務。

這篇講話還提到,在解放鬥爭當中,有文、武兩個戰線,一個是文化戰線,一是軍事戰線,如果要戰勝敵人,僅僅靠軍隊是不夠的,還要有“文化的軍隊”。

陳薇羽表示,自毛澤東時期起,中共就將文化娛樂領域當做自己的一支軍隊在看待,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即對作家的寫作立場、文藝政策、文體作風以及文藝對象和文藝題材等細節做出規定。到了習近平時代,中共強化了這個做法,無論是文工團、文藝兵,或者其它各種文藝表演形式都變成了給中國人洗腦的工具。

文娛領域將經歷徹底改造

現居加拿大的中國播主陳薇羽。(照片提供:陳薇羽)
現居加拿大的中國播主陳薇羽。(照片提供:陳薇羽)

陳薇羽說:“所以可以想像一下,它(中共)把這個文化領域、文娛領域看作是什麼?是它手裡的槍!對中共來說,文娛行業的主要的功能並不是其他,而是要為政治服務、為黨歌功頌德,給民眾洗腦的。”

她說,中國改革開放以後,文娛行業變得越來越商業化,已經嚴重削弱了它在中共政治裡面的作用,這是中共統治者所不希望看到的。

除此之外,有中國媒體稱,流量明星與網紅都是靠“刷流量”等“套路化”的營銷模式打造出來的,由粉絲運營部門負責買粉、買熱搜,組織粉絲打榜、應援、反黑等,且流量明星的背後,是一個非常巨大且複雜的商業利益,是商戰的棋子。

陳薇羽表示:“所以我們從這種說法上就可以看得出,中共當局對這種背後有組織進行操控的造星運動是很不滿的,因為它對這種流量靠“刷”、人設靠“造”、評論靠“控”、口碑靠“營銷”的做法,他們實際上更了解,他們非常了解,因為他們從來就是這樣做的,所以你用這一套做法去搞商業,而不是為政治服務,那他(習近平)肯定就是不答應的,不會同意的。”

她表示,操控流量明星與網紅的權力顯然不在習近平的手裡,他們不僅起不到為當局歌功頌德的政治作用,甚至還圈錢圈粉,而且粉絲們崇拜明星,這就分散了對習近平的崇拜,因此中共一定要出手整治,將輿論控制權緊緊掌握在自己手裡,從而改變社會風氣,讓整個文娛界成為中共政治宣傳的一部分。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