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維權律師謝燕益憤然退出中國律師行業


2018年5月24日人權律師謝燕益宣布退出中國律師行業。(維權網照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55 0:00

7.09案中國維權律師謝燕益星期四宣布退出中國律師行業。他的退出引起關注和不同反響,或被認為是中國維權律師“孤軍戰鬥”荊棘路的又一案例。

憤慨失望

星期四(5月24日)上午,7.09案律師謝燕益在網上發表“退出中國律師聲明”。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解釋了退出中國律師行業的基本動機:“我不僅僅只是從我個人的角度,我確實對目前法制和人權不能得到保障的現狀感到憤慨和失望。通過這些事情,大家都能夠反思,都能夠更加關注律師的職業問題,人權的問題和法制。”

謝燕益,1975年生人,祖籍廣東,曾在北京多家律師事務所任律師,專事人權案件,關注民權和民生問題。2016年被天津警方以涉嫌“煽顛罪”正式逮捕;709事件中,遭酷刑監禁553天,出獄後發表20萬字的《709紀事與和平民主100問》等文章。

獨裁專政

他在聲明中說,“我不再承認自己是一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職業律師,也不承認在一個專制社會裡,真的存在法治意義上的律師這一職業”。他認為,中國大陸目前是“專制獨裁統治”,依法治國祇是專制統治的“手段和招牌”。他還歷數了迫害法輪功,暴力鎮壓與嚴酷管制維族、藏族同胞,壓制言論自由,新聞審查、封鎖網絡、打壓結社自由、剝奪人民選擇權利等一系列違反法制的現象。

繼續社會角色

謝燕益對美國之音說,雖然將不會出庭,但是依然會繼續以自己的法律專業知識維權。他說:“我並不是說,否定我的社會角色。我仍然是一個人權律師和民權律師。我仍然會用

我適當的方式,從事維護人權和法律的工作,因為我畢竟是法律專業的。”

法律人不可辱

謝燕益的聲明登出後,引來反響。上海人權律師彭和平對美國之音說:“衝動還是成熟,我只能去猜,因為我不是當事人。我相信,他是成熟的,但同時他也是衝動的。我是感覺,他現在是心灰意冷。他是對律師這個行業,能夠真正作為一個律師,感到沒有希望。在他的心裡,律師就是一個法律人,必須堅守法律上的原則,必須維護當事人的利益,這是他的天職,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擋。”

有網上評論說,謝燕益此舉“悲壯”。還有的說,所有人權律師團成員、愛心律師團成員、公義律師團成員,都要做好被吊照的心理準備。一旦出現被嚴重打壓,馬上轉變抗爭戰略戰術。有評論還說,公義維權和人權律師的壓力,是中國所有職業中最大的,並說從這一行轉身其他職業的人,一定會大受歡迎,出類拔萃。

或許衝動

不過,彭和平律師也認為,謝燕益的舉動可能也是出於某種衝動。他說:“我說他衝動是什麼意思呢?越是這樣的環境,越要堅持。你這是一種抗議和憤怒的表現,也是一種抗議的形式啦。我不是指責他。他有自己的方式。我想說的是,越是在這樣的環境,越是需要律師去堅守。當然,我相信,謝燕益自己說得很清楚,他雖然離開律師這個行業,但是他絕對不會拋棄法律。他會繼續維權。”

彭和平律師還表示,嚴格意義上講,謝燕益將成為“社會人權工作者”,即使從事維權工作,也不能再被稱為律師。另外,他的聲明可能還涉及行政許可,律師證被註銷和吊銷前,實際上他還是一名律師。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