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被捕維權律師家屬 向最高法院遞狀被拒

  • 葉兵

北京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王峭嶺對現場採訪的外媒表示,向最高法院遞狀被拒

709抓捕律師案中被捕的北京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王峭嶺與被抓後已經獲釋的維權律師的妻子李文足前往中國最高人民法院信訪部門提交控訴材料,接待法官拒絕受理。李文足和王峭嶺對現場採訪的外媒表示,她們控告地方公檢法對王全璋、李和平實施她們所說的違法行為和迫害摧殘。她們強調,最高法沒有受理,拖延敷衍,但她們將繼續採取法律行動。

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和李和平律師的妻子王峭嶺星期五上午身穿貼著各自丈夫名字的衣服到達最高法信訪處,當時有歐盟、德國和加拿大等駐華外交官、多家外媒和眾多聲援者在那裡等候,吸引一些路人圍觀。
幾名法警很快將李文足和王峭嶺帶進信訪辦,並警告媒體和圍觀者不得拍攝現場情況。

此前,李文足和王峭嶺在路邊接受了媒體採訪。

李文足:我的孩子她一看到和平叔叔,就叫了一聲叔叔,然後就抱住我問,和平叔叔回家了,我的爸爸甚麼時候回來?控告他們的違法行為。這兩年,一直宣稱他們在依法治國,但是他們在709案上,所作所為完全與依法治國背道而馳。他們嚴重踐踏人權法治。這兩年,他們不光對這些律師,剝奪了他們所有的合法權利,連我們這些家屬也被迫害被株連。我們被抓進派出所無數次,被毆打過,每天被幾十個秘密人員威脅、跟蹤。

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對現場採訪的媒體表示,她控告辦案人員對李和平實施酷刑和強迫灌藥。

王峭嶺:整個人被摧殘的老了將近20歲。走的時候還是一個年富力強的中年人,現在是個老人。他被強迫灌藥,被灌一種所謂的治療高血壓的藥。所有709被逮捕的人幾乎都有這個反映,被灌過這個藥。他沒有高血壓。

李文足和王峭嶺被幾名法警帶進最高法信訪辦之後,外媒和圍觀群眾仍在繼續等候,其中許多人是帶著舉報材料的訪民。

李文足和王峭嶺出來後對美國之音介紹了她們進到裡面以後的發生的情況。

李文足:進去之後就被一些法警截住了。然後把我們帶到一個通道,開執法(記錄)儀,問我們要幹甚麼,然後要看我們的控告書。我們說,我們是到法院控告,讓法官接待我們是正常的。後來跟他們爭論了一番之後,就把我們帶到接待大廳6號窗口,一位女法官接待我們。她讓我們把東西和身份證給她看,問一些問題。一邊問問題一邊打電話,聽對方的指令。後來撂下電話就說:你等著吧,一會兒領導出來跟你談。撂下這句話後,這個專門接待我們的女法官就不見了。領導也一直沒有出現。

李文足表示,她聽到女法官重複了在電話裡發號施令的領導說要把她們請走的話。

王峭嶺對美國之音表示,我們是按照法律確認的公民權利來行使這些權利。他們本應該接受這些材料,可是他們竟然連材料都用這種方法給退掉了﹐王峭嶺表示,去年709家屬到最高檢表達訴求時,警方如臨大敵,對待她們如同恐怖分子,要抓捕,而今天法警急於讓她們趕緊離開。
4月28日,李和平被天津二中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剝奪政治權利四年。

與709案件其他當事人一樣,官方發佈的消息稱,李和平當庭表示認罪悔罪,不上訴。但是,王峭嶺告訴美國之音,李和平沒有認罪,當局在宣判之後把他帶到渡假村,過了10天上訴期才送他回家。

週五上午和下午,美國之音記者致電最高法信訪辦和最高法新聞局,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王全璋為原鋒銳律師事務所律師,被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目前仍羈押未判。他妻子李文足表示,王全璋被捕近兩年,一直沒有消息,也沒有見律師,家屬長期受打壓迫害和跟蹤監控。她表示,這次提交材料沒有得到受理,她要繼續維權,直到709案所有被捕者獲得自由。

王峭嶺對美國之音表示,李和平回家後,拒絕了當局給他佩戴跟蹤定位儀的要求。

王峭嶺:從天津回來的時候,他們就要給他戴。 10號那天在司法所,也要給他戴。但是和平律師嚴詞拒絕了。他說我跟我的家人在一起,你們這種方法讓我沒法跟家人在一起。他是堅決拒絕佩戴的。我在這方面我非常支持我老公。我覺得,佩戴這種定位監聽的手錶,對於一個人是極大的羞辱。本來把一個無辜的人秘密審判,這樣硬性加上一個罪名,折磨成這個樣子,還要給他加上,就像奴隸一樣身上打上一個印記一樣。非常讓人覺得羞恥。我堅決支持我丈夫,堅決不能戴這個東西。

王峭嶺和李文足呼籲社會各界,繼續關注709家屬將繼續為李和平、王全璋、謝陽、吳淦、江天勇等709案所有涉案人的遭遇和處境。

不久前從泰國轉逃到美國避難的謝陽律師的家屬陳桂秋在網絡上發文表示,懷疑在法庭上否認遭受酷刑的謝陽精神上出了問題。

2017年5月12日,吳淦的代理律師燕薪發推文表示,當天下午到天津看守所會見吳淦時,看守所人員告知,辦案單位通知他們,因案件需要,暫時不能會見。他表示,由於案件在審判階段,不准會見涉案人是違法的,他將去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看法院如何作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