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佐治亞州特別選舉意義重大 亞太裔或成決定因素


佐治亞州特別選舉意義重大 亞太裔或成決定因素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03 0:00

佐治亞州即將於1月5日舉行聯邦參議院席位特別選舉,兩位民主黨候選人將挑戰兩位共和黨現任參議員。如果民主黨贏下全部兩席,將從共和黨手中奪回參議院控制權;而共和黨只要能保住其中一席,就能繼續執掌參議院。這場選舉吸引了全美國的目光,特朗普總統和當選總統拜登都多次來到佐治亞州為本黨的候選人助選。那麼這場選舉為何如此重要?亞裔選民為何會在這場較量中成為兩黨爭奪的焦點?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以及前聯邦眾議員共和黨參選人趙宇空近日在美國之音的討論會中分享了他們的觀點。

在如今的政治版圖之下,如果民主黨借助佐治亞州的這場特別選舉拿下參議院控制權,那麼白宮、參議院和眾議院將全部在民主黨的控制之下。夏明教授表示,這意味著一個“政黨政府”的形成,並將給美國帶來影響深遠的重大變局。

他在美國之音的討論會上說:“在這麼一個政黨政府下,我的一個感覺是,美國可能會進入第二個新政。一個新政時期的政府,將對美國大的基礎結構,無論是醫療、文教、基礎設施,還有美國的稅收,都會進行大的變更。”

而這或許正是很多保守派擔憂的地方。共和黨人士趙宇空認為,由民主黨領導的“政黨政府”會採取過於激進左傾的變革,是“非常危險的”。

他在美國之音的討論會上說:“今天的民主黨跟克林頓總統時代的民主黨已經不一樣。那時候他反對非法移民,打擊犯罪,並和共和黨合作搞福利改革。那時候的兩黨之爭都是為美國的利益。現在這個民主黨已經走向極端,比如說在加州搞16號法案,還有拜登要取消標準考試,危及我們華人的利益,就是我們孩子的平等教育權益。然後他們要搞社會主義的結果均等,濫發福利,然後就是增加稅收,推出繁瑣的規章制度。還有呢,他們要大赦非法移民,成為民主黨的票倉,並改變美國的選舉人制度,增加左翼大法官的人數。這些都會根深蒂固地改變美國的民主制度。”

如果共和黨能夠保住參議院的控制權,就能阻止未來拜登政府的某些施政議程。趙宇空認為,問題的關鍵在於權力制衡。他表示,雖然民主黨當中也有溫和的成分,但如果參、眾兩院加白宮都處於民主黨的控制之下,這樣的權力就會鼓勵民主黨當中的進步派推行偏激進的政策,所以參議院的控制權留在共和黨的手中才能對權力形成制衡。

不過,自由派人士和保守派人士對於“激進”的定義顯然不同。政治學教授夏明以丹麥等北歐國家和加拿大為例,指出民主黨想要採取的社會變革和這些國家既有的政策相比並不算激進,而這些採取了共和黨眼中的激進政策的國家,其居民生活幸福指數卻超過美國。

他認為,共和黨對民主黨試圖將美國帶向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指控,“是把政治學的基本概念進行閹割以後想去販賣兜售”。

關於權力制衡的問題,夏明教授認為,美國的權力制衡體制是建國200多年以來最重要的政治遺產,“是永遠不可能被廢除的”。但是,如今美國面臨新冠病毒、經濟恢復、氣候變化、社會撕裂和國際領導地位的挑戰這五大危機,而危機之中需要的是國家集體行動能力。

他說:“美國人現在經過了這5場大的災難之後真正認識到,美國應該在危機中崛起。而危機中崛起,恐怕就應該給民主黨一個新的授權,讓他們在未來有一個統一的政黨政府,能夠有決策能力,能夠給美國帶來公共行動。我覺得這其實是美國政治的活力和靈活性,是一種進步的基礎。”

由於佐治亞州參議院席位特別選舉的重要性,民主、共和兩黨都傾注了破紀錄的人力和財力在這樣一場州一級別的選舉中。而這場競選的一個特殊之處,還在於兩黨都更為重視對亞太裔選民的爭取。

根據華盛頓的非政府組織“亞太裔美國人投票促進會”APIAVote的數據,在過去的20年中,佐治亞州亞太裔人口增長了138%。在2020年11月的總統選舉中,該州亞太裔選民的投票率增幅超過了其他所有族裔。雖然該州亞太裔選民在總選民人數中的佔比只有3%,但相較於2000年的1%已有了較大增長。而且在11月的大選中,拜登就是憑藉著0.2個百分點、不到1萬2千多張票在佐治亞州險勝,這足以證明,在一場差距僅為微毫之間的選舉中,這關鍵的3%選票或將決定最終的勝利。根據新聞和民意調查數據聚合網站RealClearPolitics的統計分析,目前佐治亞州參議員特別選舉中的兩對競爭者的支持率差距均在2個百分點以內。

競選專家普遍認為,和其他族裔選民相比,亞太裔群體內部政治立場更為多元,且政治傾向更為搖擺,有更多可被爭取的空間。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認為,雖然在這次大選中,包括華裔在內的一些亞太裔選民轉向了共和黨,但佐治亞的亞太裔選民整體上仍然比較偏向民主黨,不過這其中稍有波動便可能影響全局。

他在美國之音的討論會上說:“現在亞裔在佐治亞州,尤其是在亞特蘭大地區,發展非常快。而亞特蘭大地區的亞裔發展主要跟高科技和高教育的移民是有關係的。所以我們看到,總體上來說,亞裔現在還是在傾向於民主黨。但是因為這次是在佐治亞,佐治亞是從吉米·卡特當選總統以來首次翻藍,所以佐治亞現在的競爭是“肩並肩”的,差距是非常的小,所以亞裔稍微的一些風吹草動當然可能影響這次的變化。”

美國多個華裔政治團體參與到了佐治亞州這場特別選舉的助選工作中,這其中既有為民主黨助選的組織,也有為共和黨助選的聯盟,反應出華裔社區政治立場的對立。

積極為佐治亞州共和黨參議員助選的趙宇空認為,很多華人因為在中國經歷過集體主義、社會主義所帶來的困苦,因而對民主黨進步派的訴求有更強烈的反對,這是很多華裔站出來支持共和黨的主要原因。

他說:“美國是最優秀的社會制度。現在民主黨想要把美國帶到一種集體主義、社會主義,它不是革新、不是進步,而是往後退。這就是大家的動力。”

根據佛羅里達大學選舉數據統計項目“美國選舉計劃”,已有超過300萬人在佐治亞州參議院席位特別選舉的提前投票階段投了票,這使得這場選舉的投票率打破了歷史記錄,體現出選民對於這場選舉的重視和用選票決定美國未來發展方向的使命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