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博明:直言對抗中共是特朗普標誌性的外交遺產


白宮副國安顧問博明談中國與世界其它國家的關係(2020年10月23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15 0:00

在美國大選進入倒數計時之際,白宮一位高級官員周五(10月23日)指出,坦率直言地對抗中共的外交政策或成為特朗普總統的標誌性外交遺產。

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星期五在英國智庫“政策交流”(Policy Exchange)舉行的視頻會上以《貴在坦誠》為題發表中文演說。他讚揚前總統裡根的那句名言“戈爾巴喬夫先生,推倒這堵牆”是坦率的範例。博明指出,所謂“對抗性言論會讓國家相互敵對”的說法,這種陳舊觀念被美國外交使團偽裝成謙恭的政策,實際上卻反映了一種自大心態,而這恰好被中共的統戰攻心戰所利用。

特朗普外交政策形成對中國新共識

博明說,作為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標誌的“坦率”,形成了“針對中國的新共識”,不僅是美國民主共和的“兩黨共識”,而且這一共識正為越來越多的美國在歐洲和印太地區盟友所分享。

“我們引領了這一共識,”博明在問答環節指出。 “這是特朗普總統的標誌,可能是未來相當一段時間裡改變美國外交政策的主要遺產,”他補充。

作為《華爾街日報》前駐北京首席記者的博明,週五再度以中文發表演講。主持人介紹說,博明是美國政府主導對華政策的官員之一,他用中文演講意在直接訴諸全球中文受眾,因為“他相信,中國並不僅僅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代表來定義” ,他希望與世界各地中文觀眾有廣泛互動。

世界上“沒有任何政權比中共更有能力影響他國政策以及國外民眾的認知和選擇,”博明指出。

從歷史上看,中共取得政權“並非完全得力於軍事戰鬥力,而是藉助於對敵人的滲透和操弄”,這正是今天“中共領導人狠抓統戰工作的原因”,博明說,中共統戰的主要特徵“就是不透明”。

博明表示,中共擁有人數龐大的統戰部門,“幹部數量是美國國務院外交人員的4倍”。

博明說,中共統戰部的工作目標是“蒐集他國情報,對海外居民施加影響”,因此,“統戰幹部是集情報、宣傳和心理誘導於一身的通才”。中共統戰工作的主要手法“是給數百萬人建立檔案”,其中“包括你我”,而在高科技時代的今天,中共借助互聯網,“其心理誘導的原材料是大數據”。

中共大數據囊括所有國家:使你既軟弱又恐懼

他點名“深圳振華數據信息科技公司”,這家服務對象為中共國安系統的企業,“蒐集了240萬外國公民的資料”,其“檔案囊括了幾乎世界所有國家”, 該公司首席執行官稱之為“攻心戰“,“這是中共將傳統的列寧主義跟強大的數字監控新工具相結合的宏大部署,”博明說。

博明指出,中共統戰攻心戰得益於西方自由世界的自由環境,“我們自己(為中共)創造了條件,我們將知識產權、政府文件和私人生活任意公開,像本攤開的書。“

博明剖析了中共利用高科技大數據監控的最終目的,“是通過軟硬兼施,使得個人選擇甚至國家政策陷入某種有利於北京為所欲為的心態,這是一種認知上的背離,既軟弱又恐懼,得意自滿而又無能為力,彷彿今天說,'認為中共構成威脅還為時過早,'可明天又說,'中共確實是威脅!但是大勢已去,為時已晚,'陷入這種特定心態,就像是服了《黑客帝國》中的“藍色藥丸”一樣被幻象所征服。“

中共攻心戰的兩個永恆主題

博明說,中共統一戰線和攻心戰的厲害之處在於其海外宣傳的兩個永恆主題,“'未來是屬於我們的,你越早配合越好,'同時:'我們跟你們沒什麼不同,別擔心。'”

博明指,這兩句騙辭,“在歷史上共同構成了所有列寧主義運動宣傳的核心。”

他引用新西蘭學者布雷迪(Anne-Marie Brady)揭露統戰伎倆的話說,中共“一帶一路“和”人類命運共同體“是這類宣傳運動的經典樣本;中共的統戰是“一種工具”,“專門腐蝕和侵蝕我們的政治制度,削弱我們的力量,製造我們的分裂,窒息我們媒體的批評聲音,並用鈔票堵住我們精英的嘴巴,使他們成為中共的維護者”。

博明說,針對中共的統戰攻心戰,特朗普政府確立了兩個原則:對等和坦誠, “對等其實非常簡單,如果他國損害我國利益,我將以彼之道還之彼身,既合理又通俗,包括針對潛在的侵略者,這是防禦性策略,植根於公平和威懾的概念。坦率的概念是,當大家誠實地和公開地談論朋友、對手和自己時,民主制度是最安全的。

把真話當挑釁是讓獨裁者得逞的手段

博明表示,“把講真話當成挑釁,是獨裁者禁止民主國家發言的手段,經常能夠得逞。裡根總統說,這是自由國家遭受的第一個也是最嚴重的挫敗。當自由的人民停止向對手說真話時,其實就是欺騙自己。他認為,”實際上坦誠佈公就是通過減少戰略誤判以促進和平”。

博明說,面對新疆發生的中共侵犯人權的行為時,西方世界必須坦率:“作為一個在反恐戰爭中參與了三次反恐戰鬥部署的美國海軍陸戰隊隊員,我可以告訴你,新疆發生的一切在道德上同反恐沒有任何關聯之處,這恰恰是1948年中國外交官張彭春參與起草《世界人權宣言》時要根除的對人權的侵犯。在中國的任何哲學、宗教或道德思想中也不可能找到支持在中國的土地上建立集中營的做法。”

張彭春是中華民國政府駐聯合國安理會代表、聯合國大會《世界人權宣言》的主要起草人。

博明說:“如果正確辨別邪惡,使之無所遁形,就會發現邪惡其實是脆弱的,甚至是虛張聲勢的,讓邪惡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貼上標籤,能使人免受誘惑,擺脫恐懼。”

他引述好友多蘭(Tony Dolan)的話結束演講:“制度性的邪惡有著根本性的矛盾,它同時可以強大無比卻又脆弱不堪,因此它那侵略本性終將導致自我毀滅。它意識到自身的道德荒謬,就像在善的海洋裡隨時傾覆的一葉扁舟。邪惡最害怕的是公之於眾的真相,那就讓我們大聲高呼吧。”

美國政府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高級官員告訴美國之音,與中國交往坦誠非常重要,“就是不要躲躲閃閃”。他說,中共“指望美國不要坦誠,希望我們對新疆問題一句話不說,這就不叫坦誠;他偷竊了美國這麼多的高科技,希望我們不說,這個也不叫坦誠。所以坦誠是很重要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