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俄共被批已成中共黨支部 俄政黨攻訐開打中國牌


俄共領袖久加諾夫2013年3月23日在國家杜馬等待來訪的中國領導人習近平。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49 0:00

俄羅斯共產黨被揭發收取中共金錢和其他好處,並被批評是在俄境內為北京服務的中國代理人。有分析認為,俄政黨之間時常抹黑揭短,但打中國牌攻擊對手十分罕見。這起事件也反映了中國與俄政黨之間各種檯面下的互動和微妙關係。

出書演講賺錢 與中國聯繫密切被批受賄

俄羅斯“祖國黨”5月3日發表公開信,指責俄羅斯共產黨,俄共領袖久加諾夫和其他俄共高層從中國和中共那裡獲取金錢、其他形式的支持和行動指示。這封寫給俄羅斯司法部長的公開信要求對俄共與中國的關係展開調查。公開信認為,俄共、久加諾夫等俄共高層的行為完全符合相關法律條款,有資格被列入到外國代理人的名單中。

公開信說,俄共高層人士頻繁去中國旅行和發表演講。久加諾夫的3本書被翻譯後在中國出版獲取稿費。久加諾夫的一個孫子也以留學實習的名義在中國學習中文和生活。另一位俄共高層,曾經擔任過伊爾庫茨克州長的列夫前科攜夫人在一年中更有多達三分之一的時間在中國度過。

公開信說,通過演講和出書等方式獲取報酬可被看成以隱蔽的方式收受賄賂。 “祖國黨”因此認為,久加諾夫等人以隱蔽的方式獲得外國資助在俄羅斯境內從事政治活動。

公開信還批評俄共高層不關心俄羅斯內部事務,反而在俄羅斯主要官媒上為中國和中共宣傳。公開信特別提到俄共中央第一副主席阿福寧上電視在西藏,新疆,新疆棉等問題上支持中國,阿福寧還稱讚北京為西藏和新疆發展貢獻良多。

在俄共成員普遍高齡老化的背景下,阿福寧被認為是俄共內的一顆少壯派政治新星。甚至有人看好他未來能接替久加諾夫領導俄共。

俄政壇複雜 但拿中國做文章非常罕見

“祖國黨”的公開信還特別引用了一家名叫“莫斯科新聞”的網絡媒體針對俄共與中國關係的批評。這家媒體抨擊俄共已變成中國的代理人,俄共許多主要成員都是財閥富豪,而中共也同樣服務今天的中國大資產階級,並不代表每天工作10多個小時勞工階層。

俄羅斯將在9月份舉行議會選舉,目前各個政黨已開始為選舉準備。被定義為外國代理人的政黨和個人,將可能被選舉活動拒之門外。

有俄羅斯政治學者認為,這封公開信所引出的問題是,這是“祖國黨”自己發動的一場攻擊俄共的行動?還是“祖國黨”受人指使,這僅是一場攻擊俄共大規模行動的開始?

也有分析認為,在左翼陣營,俄共仍然是一股目前還無法被人取代的重要政治力量。在議會大選前夕,克里姆林宮可能藉“祖國黨”之手警告俄共和久加諾夫等人有把柄被掌握,如果久加諾夫們不聽話,不按照官方的遊戲規則行事,俄共和久加諾夫等人將會遇到麻煩。

俄羅斯政壇上各政黨彼此攻訐的情況過去也有發生,但在俄中關係日益密切之際,拿中國做文章來攻擊對手的舉動卻非常罕見。

俄共認為是正常工作 幫忙克里姆林宮外交有先例

俄共對“祖國黨”的公開信嗤之以鼻。俄共主要成員,久加諾夫的新聞發言人和國家杜馬議員尤先科說,一方面這是一起受人指使攻擊俄共的行動。另一方面,俄共受歡迎程度提升,“祖國黨”想用這種方式為自己獲取更多支持,俄共不想被利用,為二流政黨做廣告。

尤先科說,與中共合作互動是俄共很正常的政治工作中的一部分,俄共從未想對任何人隱瞞。他說,俄共也同古巴、越南等國共產黨合作,按照公開信的邏輯,俄共會成為所有國家的代理人。

不過,俄共也有在克里姆林宮外交活動中幫忙的先例。多年前俄羅斯支持西方和國際社會制裁北韓。那時俄共曾派代表團多次訪問平壤,成為俄羅斯與北韓聯繫互動的另一條管道。

俄第二大政黨 中國官媒喜愛採訪

每年的列寧和斯大林出生和去世紀念日、五一節、十月革命節等到來時,俄共都必辦活動。俄共目前是俄羅斯第二大政黨。俄共的民意支持率一直較穩定,在12%到13%之間徘徊,但遠遠少於執政的“統一俄羅斯黨”。而“統一俄羅斯黨”同中國往來也很密切,雙方同樣有定期會晤機制。

近些年來,俄共領袖,俄共黨員出身的學者、漢學家、政治人物等都是中國官媒喜愛的採訪對象和座上賓。久加諾夫3月份對中國官媒表示,他們也在準備慶祝中共建黨百年。他稱,這對全世界和俄共來說都是件大事,多次訪華的他為此感到自豪。

一些俄共黨員出身的俄羅斯名人還喜愛把去中國旅行,參加各種研討會,去莫斯科中國大使館做客,參加各種中國豪華宴請的照片發表在社交媒體上炫耀。

保守民族主義政黨“祖國黨”目前的民意支持率大約僅為1%。與多年前經常用暴力襲擊外國人的光頭黨相比,“祖國黨”被認為走文明道路推動俄羅斯民族主義。

民族主義政黨來者不善 同樣與中國有聯繫

“祖國黨”的後台實際領袖是俄羅斯知名政治人物羅格津。羅格津曾是俄羅斯副總理,目前是與中國有很多合作關係的俄羅斯宇航局局長。

許多分析認為,“祖國黨”與中國也有密切關係。有“祖國黨”背景的一些經濟學家,政客也時常去中國訪問,其中有人還曾訪問過北京天安門的毛紀念堂。

除了羅格津外,“祖國黨”的另一名創建人是著名左翼經濟學家和普京的前經濟顧問格拉吉耶夫。但格拉吉耶夫也是俄共黨員,他多年前還曾是俄共在國家杜馬中的議員。中國媒體也喜愛引用格拉吉耶夫的話解釋蘇聯解體,俄羅斯時政和中俄關係。

被批已不是傳統共產主義政黨 中國投入難獲回報?

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說,今天的俄共都由一群民族主義分子組成,久加諾夫的許多言論充滿排外色彩,與共產黨傳統教義中的國際主義相違背。

尼科里斯基說,俄共這些人又很善於見風使舵,撈取紅利,中國幫助俄共未必能獲得對等回報。

尼科里斯基說:“我也看到中共的確在積極幫助俄共。雙方定期會晤,讓人覺得俄共不會孤立無援。但今天的俄共已完全是另外一種政黨和另一種活動方式。”

尼科里斯基說,為取悅選民,久加諾夫等人現在都變成了東正教徒,俄共也可被稱為東正教共產黨。這與中共對待宗教的態度完全不同。

2018年俄羅斯總統大選時,代表俄共參加大選的莫斯科郊外的農莊主席和富豪格魯吉寧在遠東曾對選民表示,應限制中國移民和防止中國擴張。

其他一些規模較小的信奉共產主義和馬列主義的俄羅斯左翼政黨也批評俄共高層早已腐化墮落。一些分析人士說,在今天的俄羅斯政治環境下,俄共同樣在克里姆林宮的牢牢控制之下。與一些體制外的反對派舉辦集會不被批准,集會遭驅散和參加者被捕不同,被稱為體制內反對派的俄共舉辦集會通常都會被批准,也不會有人被捕。

XS
SM
MD
LG